以玄脉现在的处境来说,筑基丹的诱惑自然很大,只有突破筑基,加上身上的脉络纹身,实力肯定有质的变化。到时就算遇到耳仪执事也可以应付了。

  百里执事乐呵呵地拿着那株血龙骨爱不释手,玄脉道别了一声,走了出去。

  远远看见一伙弟子走过来,玄脉不敢停留,匆匆离开了。

  回到道场,估摸血雉烈焰狮应该饿了。玄脉拿出换来的金丹走进去。

  血雉烈焰狮听到脚步睁开眼睛,看了玄脉一眼,又闭上了。比起才来时,明显态度好了很多,小兽蜷缩在它膝下,睁着血红的眼睛好奇地看着玄脉。

  “小家伙,别害怕。”

  玄脉小心翼翼地把金丹放进玉碟递过来,血雉烈焰狮大概饿了,立即张口吞了进去,吞下金丹,浑身血红火焰顿时一炽,凶恶地冲着玄脉挥了挥爪。

  不过,血雉烈焰狮大概还记着上次的事,虽然威胁地挥舞了一下爪子,却没敢再咬他。

  这次换来的金丹可以喂血雉烈焰狮半个月,接下来有半个月玄脉都在悠闲中,只要时常来看看就行了。

  玄脉最担心的是烨火执事回来。被烨火执事发现他身上的秘密就完了,内门不比外门,随便一个弟子都是筑基以上境界,玄脉要想逃,被登天还难。

  但无论如何,玄脉都要逃出启元门。

  下午,木船过来看时,显然对玄脉的任务完成得很满意。

  “烨火执事应该还得段时间才能回来吧,玄脉,你表现不错,等师傅回来我会替你美言,说不定师傅一高兴会奖励你筑基丹。”

  玄脉道:“多谢师兄,不知烨火执事还有多久才回来?”

  “快了,师傅大概还得半个月。对了,后天清古执事要开坛讲解武学,玄脉你有空就过去听听吧。”

  “清古执事讲解武学”

  玄脉顿时一阵心喜,他虽然是外门弟子,但常听师兄们议论内门的事,多少也知道一点。内门一些金丹,元婴境界的长老执事都自己收有徒弟,平时就在各自道场传授弟子。

  清古虽然只是内门一个小小执事,但他的实力据说已经到了元婴,门下徒弟最多。偶尔会当众在道场传授武学。一般都会允许其他弟子前去旁听。

  木船对玄脉工作很满意,就告诉了他,对一个外门弟子来说,难得的机会。

  木船走后,玄脉暂时被这件事吸引住了。反正在烨火道场这里也没事,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清古执事的道场在黑雾山附近,玄脉等到第三天早早赶去了。以清古执事的声望,自然引起很多内门弟子兴趣。连内门一些执事都关注了。

  玄脉到了哪里,清古道场已经人满为患。四周到处都是弟子,内门弟子已经接触高级功法,很多人身上背着剑器。连道场的外面的树上都爬满了旁听弟子。

  t@酷&#匠\s网w|正《2版$首=发Z

  玄脉本来还担心被人发现自己,一看这阵势顿时放心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进去。几个站在前面的弟子凝气想把玄脉摔出去,但被他暗运的脉络纹身反弹,差点摔倒,都愕然地看了玄脉半天。

  “哈哈,奇水执事,想不到你也来了,幸会幸会。”

  “折修执事,同好同好,难得今天清古师兄讲解武学,清古师兄可是半年没有开坛讲武了,我当然也要来学习了。”

  四周的人群忽然一阵混乱,有人喊道来了来了,只见中间人群让开一条通道,一个道骨仙风的老者走了出来。

  “清古师傅。”

  四周那些弟子一齐恭恭敬敬地喊道。

  清古执事微笑向人群挥挥手,清了清嗓子道:“众位弟子,多谢众位前来,有什么疑问都可提出,只要是知道的,清古知无不言。”

  四周响起热烈的掌声。

  清古执事清清嗓子,开始讲解。讲解的正是启元门三大剑法之一凌云剑法,凌云剑法是宗门最基础的功法,虽然只是地品功法,但突破六层后和气元拳五重一样有质的变化。

  不过,能突破凌云剑法五层的人凤毛麟角,这也是这套剑法就被视为地品功法的原因。一般弟子自知资质平庸,无法突破六层。都很少修炼这套剑法。

  清古执事一开始讲解凌云剑法,底下人群中顿时弥漫失望情绪。众人大多都是一个心思,反正自己也突破不了六层,练这套剑法也没用。

  玄脉身后一个弟子道:“唉,怎么又是凌云剑法,我们这些人资质平庸,根本无法突破六层,修炼也无用啊。”

  另一人也道:“凌云剑法无法突破六层,威力还不如气元拳,看来今天又白来了。”

  果然四周的人群一阵议论后,慢慢地有些弟子离开了。

  清古执事视若不见,仍旧认真地在前面讲解着。

  “凌云剑法要义在于凝气,凝气于心。金石为开,起剑行俾脉要冲,入虚道,步天腑。尔后一路行中……。”

  清古执事淡淡的声音在道场上回荡,底下多数弟子都露出失望的神色,只有少数几个执事却面色凝重,认真听着。

  玄脉本来站在人群里,四周的一些弟子失望地偷偷溜走了,他一下子到了前面。

  不过,这对玄脉来说却是机会。玄脉在外门除了无意学会气元拳五重,其他功法一无所知。即使外门弟子不屑的凌云剑法前四层,他也不知道。

  清古执事的讲解一字不漏地传入了玄脉耳中,随着心中默念,隐约察觉周身脉络纹身内似乎有一股微弱气息在呼应。

  “清古执事,你讲的都是凌云剑法入门的基础剑法,难道我们这些内门弟子还需要听吗?”

  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从人群中发出。

  清古执事停下来,看着人群里走出来的一个灰衣老者淡淡道:“姚师兄,你有何话要说?”

  玄脉顿时一惊,走出来的老者正是在黑雾山亲眼看见暗害了白师兄的那人。

  四周的人群顿时一阵骚动,灰衣老者姚师兄背着一把青色长剑,微笑说道:“一个人讲着枯燥,不如我和清古师兄切磋,让众弟子观摩一下领悟其中道理如何?”

  底下弟子闻听,全都一阵愕然。

  这种开坛讲武的,都是受弟子拥护的长老执事,向徒弟讲解武学。前来旁观的出于礼貌只能旁听,很少有人会当场提出向主人切磋。往往武学切磋,胜了遇到心胸狭隘的会结怨,败了就是砸了场子。

  场上清古执事的几个亲传弟子脸上都露出愤然之色,一个个看向师傅。场上气氛顿时微妙起来,那些刚刚准备离开的弟子一看有热闹看,又悄悄溜回来了。

  玄脉此时心里却暗暗替清古执事捏了一把汗,他在黑雾山亲眼看见白师兄使出凌云剑法六层的威力,却还是被姚师兄暗害。

  清古执事面上丝毫没有露出不悦,微微一笑,说道:“师兄修为高深,一定知道凌云剑法其实是并不差,只是大多人不知道罢了。”

  “哈哈,看来清古师兄应该突破了六层,何不露一手,让弟子们开开眼。”

  姚师兄声音带着一股阴阳怪气的腔调,底下弟子一听就知道他是有意冲着清古执事来的。

  清古执事淡淡说道:“姚师兄,今日这些弟子都在等着讲解剑法,师兄如若要切磋,改日清古上门请教,如何?”

  “哼哼,清古,当着众弟子面你是不是不敢?”姚师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四周弟子全都面面相觑,这一看就是姚师兄诚心上门砸场来了。清古执事的亲传弟子们个个都是怒火腾起,看着姚师兄。

  清古执事面色也微微一变,道:“请师兄不要咄咄逼人,改日清古自当上门请教。”

  内门执事长老之间平时相互不干扰,彼此不服挑衅的事虽有发生,但像这样公然在开坛演武上挑衅,也很少见。清古执事就算脾气再好,此时也微微有了怒意。

  但此时的姚师兄,一心想在众人面前让清古出丑。自然不肯罢休,哼了一声抽出剑,道:“清古,你不是说凌云剑法厉害吗,来来,你我切磋一下,让弟子们也学习学习。”

  “师傅……。”清古执事的几个亲传弟子再也忍不住都拔出剑,怒目而视。

  清古执事气极反笑:“哈哈,既然如此,切磋必有胜负,你我无论谁输了都不好看。不如我们赌一把如何?”

  “怎么赌?”

  清古执事环顾众人说道:“姚师兄,你和我都在场上随便寻找一名弟子,各自传他剑法,让他们代表你我决斗。如何?”

  四周弟子闻听,顿时一阵兴奋。这可是闻所未闻的斗法。

  姚师兄一双阴阳眼转了一圈,阴沉沉地点了点头。毕竟大家是都是同门师兄,他如果再逼就显得过分了,如果被长老知道肯定会责罚他。

  哼了一声,姚师兄立即扭头在人群里看去,想寻找一个根基好的弟子。

  场上的弟子闻听,都跃跃欲试,因为这两人决斗,为了赢对方,肯定会倾尽所学。如果有幸能得到他们传授,实力必然大长这种机会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清古执事实力接近元婴,姚师兄敢来挑衅,肯定实力也不弱,所以那些弟子全都争着嚷着向前面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