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无人的角落里修炼功法,他倒是有自知之明。”

  “就他那无法修炼的百年练气体质,我倒是挺佩服他的勇气。”

  “话说他不是上了惩戒榜了么?怎么还有闲情在这里修炼不可能成功的功法?”

  “看他衣服破烂的,我猜他是刚从龙涛易几人的手下逃离出来。”

  “猜什么猜,问问就知道了。”

  ……

  玄脉望着指点议论,向他围来的众位外门弟子,心思高悬,他没想到躲在角落也这么快被发现,如果有人出去把他的位置暴露从而引来耳仪执事,他的下场可以预见。

  如果他现在逃离修武阁,又该藏身何处?万一刚出修武阁就碰上耳仪执事怎么办?

  玄脉双拳紧握,对于自己的处境感到无比烦闷、焦虑。

  “哟!还捏着拳头,这是想跟我们动手么?”一位大蒜鼻青年,嗤笑间,伸手推向玄脉的肩膀。

  “啪”

  玄脉下意识抓住大蒜鼻青年的手腕,引得整个修武阁空气一寂。

  “哟喝!你个百年练气垃圾竟还真敢动手!真……”被启元门最底层的垃圾抓住,感觉落了面子的大蒜鼻青年,意欲抽手给玄脉一拳,谁知竟然抽不动手臂。

  玄脉眼内戾芒一闪,抓住大蒜鼻青年的右手逐渐加力,尔后望着惊疑的大蒜鼻青年从双眼圆瞪,再到额头冒汗,继而吸气惊恐的变化,心中畅快非常。

  以前他是没有实力,而现在有了实力,他岂会任人欺辱!

  大蒜鼻青年的变化让其他人诧异不解,其身侧的青年更是忍不住摇头嗤笑:“大蒜,不就一个练气垃圾么,至于么?”

  然而,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嘭”

  伸手欲抓向玄脉的青年,眼前一花,尔后只觉前胸一痛,身体就仿佛脱离了地心引力一般,撞着身后俩人化作了滚地葫芦。

  修武阁一片静谧,哪怕是痛的倒吸冷气地大蒜鼻青年,也震惊的忘了疼痛。

  玄脉的出手有多快,他只看到一道幻影,而被玄脉击飞的青年,修为可比他中阶化气高上一个境界。

  高阶化气的修为,竟然抵挡不住玄脉的攻击,哪怕是青年近距离的大意,也说明玄脉的实力绝对不是弱鸡一般的练气,最起码都是中阶化气甚至是高阶化气。

  众人一想到玄脉现在是中、高阶化气修为,心中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修炼需要积累,玄脉三天不见,竟然连跳俩三级。不管玄脉是得到福缘,还是自我突破,这都表明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不是任人欺凌的练气垃圾了。

  虽然震惊,但有些自我感觉良好的骚年,却对玄脉一鸣惊人的举动很是不爽,一个连飚俩三级的暴发户,竟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装逼打脸,尼妹,这不是打他们的脸么?

  “啧啧!暴发户就是暴发户,刚提升点实力就耀武扬威,都不知道低调做人才能活得长久。”

  玄脉斜眼望向下巴微抬的傲娇青年,发现只是一位高阶化气的自以为是之徒,顿时收回目光,松开被他捏青了的手腕。

  没想到玄脉这么轻易就放过了他,揉着手腕的大蒜鼻青年,不由对着玄脉投以感激的眼神,这让玄脉感觉十分无语。

  “暴发户!你敢看不起我!”被玄脉赤果果忽视的傲娇青年,仿佛自尊遭到了践踏一般,怒愤挑衅道:“我气元拳练成了第三重,你个暴发户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三重气元拳?

  众人“唰”的一下齐齐望向傲娇青年,脸上纷纷露出震惊、艳羡,气元拳二重和四重分别是一道坎,迈过去就会产生质的变化。正因为是坎,所以大多数人都停留在气元拳第二重。

  能修炼成三重气元拳的人,领悟力一般不错,能把气元拳彻底掌握,也就是修成五重的,是绝顶天才,启元门近百年把气元拳修成五重的,只有号称启元门年青一代的第一天才,炫霜殿一人。

  傲娇青年能练成三重气元拳,算得上小天才一枚,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突破化气进入内门,他有理由傲娇,至少大部分人都觉得他有这个资本。

  气元拳三重?

  玄脉不由想起前不久被他踩裂嘴巴的龙涛易,龙涛易不就是气元拳三重么?

  虽然能击败龙涛易有很大的幸运成分,主要还是经络纹身借助了其他三人的元气和龙涛易自己的元气。

  但是,现在的他可不是前不久的他,学会了变异气元拳三重的他,相信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不借助他人的气元,他也能在对拼中,轻松击败龙涛易。

  傲娇青年虽然练成了气元拳三重,但是实力才高阶化气,跟巅峰化气的龙涛易根本不能比,所以傲娇青年的挑战在玄脉看来,根本就是找虐的行为。

  玄脉没有虐人的爱好,而且他因为常被人欺凌虐待,对虐人深恶痛绝,而且以他现在的处境和身上的秘密,根本不宜闹出动静引来外门执事。

  由于玄脉不言不语的深沉,让众人不确定他具体的修为,所以玄脉迈步间,其他人纷纷避让。

  这就是强者!

  玄脉双拳紧握,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悟。

  “嘿!不敢接受我的挑战是怕输么?”再次被玄脉忽视的傲娇青年,心中怒火升腾,忍不住再次高声讽刺、威胁道:“我猜你肯定是在躲避龙涛易或者王雯执事,信不信我出去高喊一声你会很悲惨。”

  玄脉脸色一变,傲娇青年竟然猜到他躲避在这的原因,他在这里的消息绝对不能泄露,起码在他找到下一个藏身之所之前。

  难道要把他打晕?

  玄脉心中瞬间闪过这道想法,不过这很快就被他给否定,如果他想免除行踪泄露,必须要把修武阁在场所有外门弟子打晕,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旦有人逃出去,他的消息必定泄露。

  玄脉心中惊悸,他发现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寻找藏身点了,而是堵住修武阁外门弟子的嘴,让他们都出不去修武阁。

  对了,这群人不是都喜欢看热闹,不是都对他不爽么?

  他如果答应比斗,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不就可以让这群人不出修武阁了么?

  玄脉心中灵光一闪,感觉这个办法是解决他现在麻烦的最好办法。

  “我接受你的挑战。”玄脉突然转身开口,令得包括傲娇青年的众人一愣,紧接着傲娇青年浮现得意,不过还未等他傲娇,玄脉接下来的转折话语令他再次一愣:“但是我不想麻烦,想挑战我的,直接在这里挑战,如果怕受处罚,那就请闭嘴!”

  好猖狂!

  这是众人统一冒出的想法,玄脉确实猖狂,竟然让他们随意挑战,这让众人心中愤怒,太看不起人了。

  …酷z匠)网~首发

  但是玄脉前后转变如此之大,也让他们狐疑,前面还没有打斗的兴趣,转眼就变成了战斗狂,如此反复无常,难道是受了刺激,还是他的精神本来就变·态。

  不管玄脉是不是变·态,傲娇青年现在很愤怒,他现在就想狠狠的收拾玄脉一顿:“虽然揍你一顿有可能被你告状遭受惩罚,但是你的狂妄成功激起了我的怒火!”

  “你想太多了,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傲娇青年墨迹,玄脉很乐意拖延时间。

  但是很明显,玄脉的拖延时间计策并没有得逞,他的讽刺只是让傲娇青年彻底爆发,从而直接施展三重气元拳进行了攻击。

  玄脉没想到墨迹的傲娇青年如此暴躁,以致他根本没有准备之下,傲娇青年的拳头就已经朝着他的俊脸挥来。

  仓促之下,再加上不知道他所修炼的气元拳威力,玄脉不得不施展出变异的三重气元拳。当然,由于玄脉运转三重气元拳的经络纹身线路不需要经过脖子和脸上,所以被衣服遮掩的经络纹身,倒是没有人发觉。

  “嘭”

  金漆铸造仿佛有着纹络的金拳,跟晶莹剔透的冰拳相交,众人齐齐一愣,他们没想到玄脉竟然也会武学,而看他仿若三重气元拳的怪异拳头,众人更是满脑的疑问,这是什么功法?

  不过他们很快就被脸色剧变的傲娇青年给吸引。

  “这……”傲娇青年感觉右手传来一股超乎想象的巨力,尔后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凌空而起,鲜血从嘴里狂飙,把他视线染成了血色。

  不可能!

  傲娇青年不知道是因为不愿意相信事实,还是受伤太过严重,竟然在倒飞而起的下一秒就昏厥了过去。

  这……这尼玛是什么怪物?

  众人膛目结舌,望着倒飞了数米撞在墙上的傲娇青年,心中凌乱且惊恐。他们还没猜俩人战斗的开头,没想到战斗就这么干净利落的结束了。太他吗的快了,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秒杀,不对,就是秒杀!

  实力差距太大了,而看脸上遗憾,仿佛欲求不满的玄脉,众人心中寒气大冒,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与怪物一般的玄脉保持安全距离。

  玄脉确实很遗憾,他没想到自己的三重气元拳如此强悍,这让他既担心傲娇青年会因此挂掉,又烦恼脸上惊恐仿佛他吼一嗓子就能吓得屁滚尿流的众人全部跑掉,然后导致把他的消息泄露。

  整个修武阁寂静无声,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一喘气玄脉就会变·态癫狂,然后把他们给活活打死。至于他们为什么会有这种神奇的想法,主要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傲娇青年,太有版样的特质了。

  压抑的氛围仿佛随时都能引爆,玄脉脑中思维急转,他在思考如何让这群惊慌的兔子继续跟他这位大灰狼和谐的待在修武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