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一脸的正义凛然,说的更是义正言辞,最重要的是他说出了所有人共同的心声,瞬间便得到了多数人的回应和支持。

  “对啊,任老,您刚才都挡住大家的视线了,他们都看不到了!”

  “就是,任老,你不能只顾着您一个人看是吧!”

  “这位小公子将画作拿起来,为的就是让大家都可以看清楚,您那样挡着,后面的人根本就看不到好伐?”

  “……”

  之前没有开口,是因为大家都碍于任文峰的身份和名望,现在终于有人领头了,那么他们附和一下又如何?

  所谓法不责众,即便到时候任文峰记恨,他也只会记恨那个领头的人,而不是他们这些跟着起哄的人,所以,他们也想趁机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寻找一下自己心中的那份平衡!

  听着众人对自己的指责,任文峰本就很大的火气在这一刻里烧到了最大,反怒的火焰将他最后的那点理智也给吞没了,他直接就跳了起来,转身面对着众人,高声吼道,“就算老夫不上前去看,你们就能看得到了吗?”

  冲着众人吼完,他又转过身,对着萧然一阵冷嘲热讽,“萧然,你这个老匹夫,你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丫的想的什么?你不就是看到了这画上的那首诗吗?你不就是想看那书法吗?”

  任文峰说着,冷厉的眼神又一次显露出丝丝不屑和鄙视,再次说道,“你要想看就直接说,又何必打着大家的名号来博众人的好感!真是假!”

  说完,他还很形象的做出一个恶心的动作,并伸手扇了扇,对着萧然鄙视的吐了吐,貌似萧然的所作所为真的恶心到了他一样。

  他这样的动作,看在苏宝宝的眼中,是那么的滑稽可爱!

  苏宝宝还是个孩子,自然是比较喜欢这样欢快的个性,尤其是像任文峰这样的接近老顽童的性格,更是得苏宝宝的喜爱。

  苏冉冉对于任文峰的性格也有些喜欢,因为这样真性情的人毕竟是少数,更何况还是在这样一个异世他乡,能遇到这样一个人,如果不结交的话,那实在是太遗憾了!

  她的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就将目光转到了苏宝宝的身上,而苏宝宝因为喜欢任文峰的性子,心中也正有此想法。

  母子二人目光对视,在对方的眸底深处都发现了同样的心思,相视一笑之后,二人见目光又一次落到了任文峰的身上。

  、a酷z匠网首z☆发☆。

  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

  这是苏冉冉和苏宝宝一直以来的收拢人心的制胜法宝!

  只要被他们盯上的人,也从来没有可以逃得掉的!

  任文峰和萧然之间的争吵还在继续,确切的说,是任文峰在继续挖苦着萧然,而萧然气的嘴唇发紫,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萧然,四大裁判之一。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在这四者之间,他对书法研究的最为透彻,整个尘封大陆上的人也都以的他的书法为榜样,以他为学习的楷模。

  而萧然,这个人和他的书法刚好相反,他的书法刚劲有力,气势恢宏,有静有动,可他这个人不但脾气火爆,而且性格怪异,还是懒人之首。

  他虽为四大裁判之一,但是却是一个只会挑起祸端,却不能善了的人。

  尤其是他在面对任文峰的时候,任文峰老顽童一个,不但嘴巴会说,而且还是个一无理也能辩三分的人,更何况他现在还发现了萧然的真正目的,所以,在此刻,萧然就更不是任文峰的对手了。

  尤其是在打嘴官司这上面,任文峰就更不会将他放在眼里了。

  “怎么?萧然,被我说中了,所以哑口无言了是吧?就你那点小心思,还来跟我斗,你还是省省吧!”任文峰一脸的鄙视,看着萧然嘲讽道。

  萧然气的脸色苍白,手指乱颤,就连想要指萧然都有些困难。

  尽管如此,任文峰还是不肯放过他,继续说道,“我就知道你这人虚伪,却没有想到,你居然还利用大家?真是过分!”

  任文峰的话可以说是将围观的所有人都拉到了他的阵营中,孤立了萧然,萧然气的要死,可是他嘴笨,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任文峰,只能干着急,气的直跺脚。

  “好了,既然大家都是为了斗诗会觅得有才人,又何必在意那么多?我们还是一起看看这位小公子的画吧!”一个衣着文雅的中年男子,摇着手中折扇,对着众人淡淡的说道。

  “原毅说得对,既然都是同道中人,又何须在意那么多?”一个身穿深蓝色锦衣的中年男子,冷冷的开口道。

  “姚粟,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任文峰听到姚粟的话,第一个表示不同意,直接跳出来跟姚粟理论道,“这厮居然利用大家,难道他做的对吗?”

  任文峰右手指着萧然,一脸的义正言辞,气势汹汹的说道。

  “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你们如果要选择的话,就选吧,不要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韩烨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说道。

  韩烨的突然开口,让本来还争论不休的几人瞬间闭上了嘴,有些哀怨的相互瞪着眼。

  尤其是萧然,他收到的白眼最多,谁让这件事是因他而起的呢!

  苏冉冉和苏宝宝在听到韩烨的话时,都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这个家伙居然这样跟四大裁判说话,难道他比这些人的权利还要大吗?

  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时候,这四大裁判还真的就听了他的话,一个个乖乖的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二人更加惊讶了,看来这家伙的确是比这几个人的权利大啊!

  否则这几个老古董又怎么会听他的话?

  不过,不管他是谁?又有怎么样的权利?他们将他送到这京城,结账之后,他们之间就没有关系了,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井水不犯河水!

  其他学子虽然不知道四大裁判为什么会听韩烨的话,但既然四大裁判都听韩烨的话了,那他们也就该听不是吗?

  于是。

  赏画继续进行中。

  大家的议论声再次响起,只是这次却没有出现像刚才那样的状况,一切都在顺利的进行着。

  最后,大家一致认定,苏宝宝的画,不论是从画技,画风,还是手法上都是无可比拟的,苏宝宝得了斗诗会画状元!

  斗诗会,斗诗会,少了诗又怎么能叫斗诗会呢?

  画完成了,就是诗了!

  在任文峰的宣布声中,第二轮的诗歌比赛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