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宝宝自然也在其中。

  而这次作诗的主题与以往一样,还是与季节有关。因为现在是春季,所以大家可以选择一种春季的植物或景物作为题目来写。

  所有诗词中,也只有关于季节和植物的诗词最多见,那些文人也写的最多,对这些学子来说,也是最简单的。

  一众学子在听到题目之后,纷纷卷起袖筒,大笔挥动,在面前的宣纸上龙飞凤舞起来,只有苏宝宝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貌似不知道从哪儿下笔的样子!

  众学子中有人看了眼苏宝宝,见苏宝宝依旧傻愣愣的站在那里,有些人便又想要嘲笑了,但是要嘲笑也要等他们的诗词完成之后。

  眼看着大家的诗词都要挽成了,苏宝宝才慢慢悠悠的拿起桌上的毛笔,沾了墨,然后又低头,慢慢悠悠的在宣纸上写了起来。

  众学子写完之后,纷纷聚到苏宝宝周围,想要看看苏宝宝写了什么。

  只是这次他们都学聪明了,在靠近苏宝宝的时候,他们和苏宝宝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围成了一个直径大约三米的圆,将苏宝宝围在中间。

  苏宝宝在圆的中央快速的书写着,而苏冉冉依旧站在苏宝宝的一侧,做她儿子最坚实的后盾。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苏宝宝写着,那些学子们在一边低声的念着,一直到苏宝宝将所有的诗句都写完。

  还未等苏宝宝收笔,就听到众人大声叫道,“好诗!”

  苏冉冉听着众人对苏宝宝的夸赞,心中一阵鄙视,苏宝宝,你丫的居然也学会剽窃了。如果唐伯虎知道你盗用了他的诗句在这里卖弄的话,一定会被气的从他的墓穴中里跳出来找你的理论的。

  不过,苏宝宝这首诗在这春天里,尤其是在这桃花盛开的季节中,尤为应景。

  不得不说,唐大才子果然是有过人之处的,这首诗流传了几千年,还是那么的流行,就连在这架空的古代也是那么的受欢迎。

  苏冉冉在心中感慨着,却也对苏宝宝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赞叹着。

  这首诗她也就给苏宝宝念过一次而已,没想到,苏宝宝居然记住了,而且还记得清清楚楚的,还能写下来,而且一个字都没有错!

  苏宝宝听着众人的夸赞,倒是没有像众人表现的那样兴奋,毕竟这首诗不是他自己写的,还是有些心虚啊!

  果不其然,苏宝宝又一次以唐大才子的桃花庵取得了诗会的第一名。

  围观的众人纷纷想苏宝宝道贺,还有一些做父母的甚至跑到苏冉冉跟前,像苏冉冉请教教育孩子的方法。

  苏冉冉倒也不扭扭捏捏,有人问,她是有问必答,而且回答的很仔细。

  街道的转角处,一辆马车也和苏冉冉他们的马车一样,被挡在了街道上,无法顺利前行。

  “夫人,今日是一年一度的斗诗会,前面的路已经被堵住了,看来今日是过不去了!”马车夫看着前面拥挤的人群,又看了眼挡在他们前面的那辆马车,心中泛着嘀咕,可还是转头来向车内的人禀报道。

  “那我们就等一等吧!”车内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而那声音中还带着一丝丝的妩媚。

  马车夫听到夫人的回答,忍不住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心中暗道,夫人啊夫人,老爷又不在车里,您怎么还是这声音啊!听着让人难受!

  但是这话他可不敢说,也只是敢在心中默默的想一想。

  要知道这夫人可是当朝丞相苏晋鹏最疼爱的女人区寄芙啊!

  这个女人在苏府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丞相大人只怕也会给她摘来的。

  所以,在整个丞相府中没有人敢得罪她,而她的苏景陌,更是因为她母亲的缘故而得到苏丞相的无比疼爱,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今日刚好是区寄芙母亲的忌日,她早在几日前就已经和苏晋鹏说好了,今日一早就要出城去给老夫人诵经念佛,却没想到刚走到这里就被斗诗会围观的人给挡住了去路。

  虽然区寄芙心中也很着急,但是她也知道,这样的情形下,她只有等,别无他法,谁让丞相府到城门口就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呢!

  不过,想来,这斗诗会应该很快就结束了吧!

  区寄芙在心里这样告诉着自己,努力的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可坐在一边的苏景陌却忍不住了,她抬起纤纤细指挑起马车帘子,看向窗外,见众人都围在一起,貌似在议论着什么,心中很是好奇,便对着马车夫交代道,“车夫,你去看看,到底前面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那么多人围在一起?”

  马车夫顺着区寄芙指的方向看了眼发现果然像她说的那样,很多人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他点点头,应了一声,便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朝着围观的人群走去。

  片刻之后,马车夫又回来了。

  “夫人,小姐,那些人围着的是今年的画状元和诗状元,听说是一个孩子,才六岁!”马车夫说着,满脸的羡慕。

  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聪明,要是他家孩子有人家的一半就好了,不过,他家孩子似乎连人家一半的一半都没有啊!

  见马车夫一脸的羡慕,苏景陌撇了撇嘴,在心中那好奇因子的驱使下,她转过身却对着区寄芙说道,“娘亲,我们去看看吧!”

  区寄芙慵懒的靠在马车的软榻上,眼皮微敛,抬都没抬,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这样的热闹还是不要凑了!”

  可是苏景陌实在是拗不过心中的好奇,便挪到区寄芙身边,拉着区寄芙的衣袖,一下一下的摇着,貌似在撒娇,“娘亲,我们就去看看吧!刚才马车夫可是说了,今年的诗画双状元可是个六岁的孩子呢!您难道就不想看看那个孩子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吗?”

  酷匠‘,网首发{

  区寄芙依旧不为所动,对于她来说,这辈子没能生出一个儿子来,是她最大的遗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