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怕到时候会输的更惨吧!

  那这孩子不是受的打击更大?

  不过瞬间的事,斗诗台周围一片议论声。

  有人说苏宝宝是不知天高地厚,有人说苏宝宝或许真的是天才,也有人说苏宝宝一个小孩子,即使是赢了也是侥幸,也有人说苏宝宝是目中无人,还有人说苏宝宝就该受到教训,这样以后就不会再这样目中无人了……

  直到最后,众人说着说着,目光落到了苏冉冉和韩烨身上。

  苏冉冉听着众人对苏宝宝的议论,嘴角抽了抽,有些不爽,她家宝宝有那么差吗?他们居然这样说他家宝宝!看来她家宝宝应该好好的露一手,给他们看看,省的以后他们再敢以貌取人!

  韩烨自然也注意到了众人目光的转移,还未等和苏冉冉打招呼,就听到有人开始劝了。

  “这位公子,这位夫人,你们还是劝劝你家孩子吧,他那么小,就不要逞强了!”

  “是啊,孩子小不懂事,作为父母就应该好好管教才是啊!”

  “孩子就像小树,如果不好好管教,是会长歪的!”

  “你们做父母的不能看着孩子胡闹啊!”

  “……”

  众人的议论声此起彼伏,一声接着一声,最重要的是,很多人都在指责苏冉冉和韩烨不会教育孩子……

  但这些都不是最让苏冉冉郁闷的,真正让她感到郁闷的是这些人居然认为韩烨是苏宝宝的父亲,而且还觉得她和韩烨是夫妻!

  她长得虽然美,但是还沾点人气,平易近人,韩烨却长得像个妖孽,冷起来像块石头,让人不敢靠近,他们两个怎么看都不像一对好伐?

  苏冉冉心中想着,微微侧脸,美眸扫过韩烨的侧脸,嘴角抽了抽,暗叹,妖孽就是妖孽,就是一张侧脸都足以魅惑众生了!

  不过,说来也怪,今日怎么没有人围观韩烨呢?

  或说起来,他们这一路走来,韩烨走在哪儿可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啊!

  酷匠◎√网‘唯L;一V正m版H,.g其他9?都\K是盗.}版

  而那些围观的人中不仅有未婚女子,还有已婚妇人,甚至连一下年逾半百的老妇人也纷纷注目,而韩烨都能从容以对,丝毫不受影响。

  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苏冉冉都会忍不住感慨一番,妖孽就是妖孽,果然是不同寻常,老少通吃啊!

  苏冉冉对于韩烨的评价虽然从未说出口过,但是每次她看韩烨的目光中却总是带着丝丝打量,甚至有的时候还带着浓浓的鄙视,这些韩烨都看在眼里。

  尤其是刚才,苏冉冉那目光中又一次带着的鄙视,韩烨虽未看到,但是却能感受得到,不过,他采取的措施依旧是无视!

  无视掉苏冉冉的鄙视目光,无视掉众人的议论,无视掉对面那些裁判看到他时的惊恐,无视掉……但有一样东西,他却一直在留意,那就是在他们右后方那股子打量的目光。

  虽然那目光他还未感受到任何的恶意,但他还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以防突发状况!

  这里虽然是京城,是他的地盘,可依然要小心,那些想要他死的人可是从来都没有停歇过!

  见苏冉冉和韩烨都没有开口劝苏宝宝的意思,周围的人议论的更大声了。

  “哪有你们这样做父母的,看着孩子闯祸也不管!”

  “就是,你们这样纵容他,难道就不怕他将来会犯下大错吗?”

  “是啊,他们这样的父母实在是少见!”

  “……”

  众人逐渐从对苏冉冉和韩烨的劝说变成了指责,而他们指责的对象却依旧是默不作声的,似乎没有听到他们的话,表情依旧淡然,目光依旧平静的注视着台上的苏宝宝,唇角微弯,貌似对自家宝宝很自信的样子。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

  当他们谈论的对象把他们忽视了的时候,他们就越是想要引起对方的注意。

  就像现在这样的情形,虽然苏冉冉和韩烨一再的无视众人的议论,但是众人却没有放弃的意思,跟有些执着的人,直接走到苏冉冉和韩烨跟前,面对面的对他们进行劝说。

  苏冉冉看着面前这个书生模样的人在那里夸夸其谈,嘴角抽了又抽,白眼翻了又翻,可那人似乎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他似乎是打算一直说到苏冉冉或者韩烨开口劝说苏宝宝为止,又好像是一个长期没有听众的人突然间找到了听众,急于将心中所想表达出来一般。

  但苏冉冉绝对不是他的听众,韩烨更不是!

  “你说完了吗?”苏冉冉双臂环胸,冷眼看着面前的书生,目光中写满了烦躁和厌恶。

  书生看着苏冉冉如此眼神,自觉的认为是他的话起了作用,心中庆幸,但还是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说完了!”

  “说完了就让开!”苏冉冉目光突然凌厉起来,扫过书生脸颊的目光如同尖锐的刀子划过,书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但他依旧坚持着。

  他挺了挺胸,深吸口气,又开口道,“这位夫人,你这样做是不对……”

  书生的话还未说完,苏冉冉那冰冷的眼神又一次扫过书生哪站略显苍白的脸,嘴角一阵嘲讽的微笑,冷声说道,“你长期沉迷女色,不思进取,还好意思在这里说本夫人?一个有辱圣贤之名的人,你还是有多远就滚多远吧!”

  苏冉冉说着,满脸的不屑再次浮现,眼中的嘲讽更甚,对着身边的韩烨说道,“把他扔一边去!”

  韩烨点头,刚要动手,就看到那书生脸色更加苍白,右臂微微抬起,颤抖着手指指着苏冉冉,气的语无伦次,“你怎么能如此有辱斯文?果真是女人难养也……”

  书生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苏冉冉再次给打断了。

  “女人难养?呵呵,难道你不是女人养的?难道你是从石头缝中蹦出来的吗?又或者你是有娘生没爹教……哦,明白了,难怪你如此的沉迷女色,以至于得了这种病……”

  苏冉冉说着,微微低头,朝着书生的下身瞟了一眼,眼神中的意味深长毫不遮掩。

  书生听到苏冉冉的话,嘴角猛抽,又瞧见苏冉冉瞟向他的下身,他的心中猛地一惊。他最近是觉得下身有些不舒服,但那些大夫也找不出任何的原因。而现在这个女人居然盯着他的那里看,实在是太无耻了!

  不过,难道他真的得了那种病?

  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书生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貌似瞬间就会晕倒的样子。

  韩烨站在苏冉冉的身边,自然看到了苏冉冉扫向书生下身的眼神,嘴角不住抽搐,心道,这样的女人,谁如果娶回家的话估计也够他喝一壶的了!她这逻辑,这眼神瞟的角度实在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