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学子中有人在听到苏宝宝的话后,已经沉不住气了,开口教训道,语气中也是满满的愤怒。

  “就是,一个小孩子,你懂什么?你知道怎么鉴赏书画吗?”

  “他一个小孩子,能画上两幅就已经不错了,哪里会懂的鉴赏书画?”

  “是啊,一个小孩子的话,我们怎么能当真?”

  “算了算了,一个孩子,童言无忌,我们继续!”

  “就是,不要跟一个孩子计较了,我们继续!”

  “继续继续!”

  “……”

  众学子一边极力的鄙视着苏宝宝,一边又为自己找着下台的借口。只是这借口实在是太过自私,他们居然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此这般的去打击一个孩子?

  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许多人一起!

  苏冉冉听着这些人打击的话,那本对韩烨的火气转向了众人,只是这转移的方式有不同。

  她没有愤怒,脸色也没有任何的异样,反而在转身看向众人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弧度,眼神中更是跳跃着幸灾乐祸的兴奋。

  敢挑战她家宝宝,就要做好被她家宝宝修理的准备!

  韩烨站在苏冉冉和苏宝宝身边,听着众人的话,也在留意着苏冉冉的表情,心中暗暗猜测着,苏冉冉会怎么收拾这群无知自傲的学子?

  可让他疑惑的是,苏冉冉不仅没有出声,没有愤怒,俏脸上反而浮现出一抹微笑,只是他怎么觉得这笑容如此的诡异呢?

  而围观的众人中,除了一些学子之外,就是一些百姓了。

  当大家听到众学子对于苏宝宝的贬低之后,有些人也忍不住了。

  酷匠*。网CP永x久=免F费‘看小^X说h

  “他不过一个孩子,你们怎么能这样打击他呢?”

  “就是啊,你们怎么能对个孩子说这么狠的话呢?”

  “就是,一群大男人,你们怎么一点气度都没有!”

  “太丢人了,就这样的人画的画肯定也不会太好!”

  “算了算了,别看了,道德出了问题,画的画再好有什么用?”

  “对,别看了……”

  “……”

  不是所有的群众都参与了议论,但是他们的话,却还是让这些自恃清高的学子们觉得耻辱。

  而这个时候,那个众人口中的小罪魁祸首却开口说话了。

  “众位叔叔伯伯,大家听宝宝说几句好么?”苏宝宝身形矫捷的跳上台,转身面对着大家,肉呼呼的小脸上带着浓浓的委屈,对着众人高声叫道。

  “好孩子,别怕,有什么尽管说!”那些替苏宝宝说话的人,在这一刻里,看着苏宝宝那张委屈的小俊脸,无比的心疼,开口叫道。

  “对啊孩子,你说吧!”

  “说吧说吧!”

  有人带头,就有人附和!

  附和的人自然都是刚刚替苏宝宝说话的人,当然其中也有一些看好苏宝宝却又胆小,没有开口的人。

  而今日围观的人中除了一些学子外,还要一些对武功有些见地的人,就比如斗诗会侧对面的酒楼上,一个精致的雅间内,有人就正在好奇的盯着斗诗会中的苏冉冉三人。

  斗诗会设在禹州城城中心的广场上,面积大约一亩左右。

  在这个小广场的正中心位置搭建了一个大约一米高的类似于舞台的建筑,而那些参赛的学子们也都围在台子上展示着自己的作品,而那些欣赏的群众则是围绕了台子的周围,大家可以旋转着欣赏每一位学子的作品。

  在台子的正北方向,有一个临时搭建的裁判台,裁判台上坐着的便是斗诗会的裁判,自然也是些学术界的元老级人物!

  而此刻,苏宝宝就站在台子的最南边,双眸中满是真诚的看着众人。

  苏冉冉和韩烨站在台下,微微抬眸看着台上的苏宝宝,二人的表情各异。

  别人不知道苏宝宝的本事,但是身为苏宝宝娘亲的苏冉冉却知道的很清楚,苏宝宝收拾这些人,绝对不在话下!

  韩烨的心中却不是这样想的,他知道苏宝宝这孩子智商很高,但是他一个六岁的孩子,即使是再有天赋,没有时间的沉淀,又怎么能绘得出好的作品呢?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苏宝宝不只是智商高,天赋高,他还有一个游逛了上下五千年古墓的娘亲,而他的娘亲对于古玩字画研究那也不是这些古人可比的。

  有她教育着苏宝宝,苏宝宝不想成才都难!

  苏宝宝见众人都很支持自己,委屈的小脸依旧委屈着,只是这委屈中也带来一丝开心。

  众人将苏宝宝的表现看在眼中,一致认为,苏宝宝果真是个孩子,还是显露着孩子的本性,单是大家一句支持的话,就已经让他很开心了。

  如此一来,众人心中的天平更加倾斜于苏宝宝了。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会有那么一块储藏善良的小空间,即使这个小空间有时是关闭的,但是它也总有会打开的时候,都会偏向弱小的一面,尤其还是一个看起来乖萌有礼的孩子。

  “我叫苏宝宝,今年六岁。宝宝虽然不怎么懂得鉴赏书画,但是宝宝也会画画写字哦!”苏宝宝说着,转头看了眼身后的众学子,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挑衅,虽然只是一撇,可那一撇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你们说宝宝不会画画写字,但是宝宝会哦!

  “虽然宝宝画的画很一般,但是宝宝也想绘一幅画给众位叔叔看下,让众位叔叔给宝宝鉴赏一下!”苏宝宝收起那么挑衅的目光,瞬间换上了满脸的真诚,真诚中还带着浓浓的期待,时而抬眸,时而垂眸,两根小手指对啊对,对啊对,萌萌的模样让人心疼,忍不住想要上前去摸摸他的头,好好的安慰他一番。

  苏冉冉看着自己儿子在台上的表现,心中自然自豪,可是嘴角也是一阵跟着一阵的猛抽,苏宝宝这丫的越来越会卖萌了!

  不过,貌似苏宝宝卖萌处事上还从未失过手!

  韩烨看着苏宝宝,心中微微诧异,但很快也趋于平静,俊脸依旧淡然,眸光依旧平淡,只是在那平淡之后却跳跃着兴趣的光芒。

  苏冉冉的儿子自然不会走寻常路,只是这孩子身上到底还有多少潜力是他不知道的呢?

  他可真的是对苏冉冉这对母子越来越感兴趣了!

  围观的众人虽然都很同情苏宝宝,也都觉得众学子的做法是不对的,但当他们听到苏宝宝的话时,他们也为苏宝宝捏了把汗。

  这些人可都是从各地赶来的学子,不说一个个才高八斗,可真才实学还都是有的,而苏宝宝只不过是个六岁的孩子,即使会作画,又怎么能与这些苦练了多年的学子想比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