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瀚宇见苏冉冉和苏宝宝离开,快步跟上,只是在路过韩烨身边的时候,略微停顿,转眸同情的看了韩烨一眼,同样嘴角撇了撇,又摊了摊手,便朝着苏冉冉和苏宝宝离开的方向追去。

  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韩烨是被苏冉冉吃的死死的。

  换句话说,他陈良郡的很多事情以后还都要仰仗苏冉冉,甚至与以后大周国内许多关于毒药和解毒方面的事情也都要仰仗苏冉冉。

  所以,他一定要抱紧苏冉冉的大腿,说不定在关键时刻,苏冉冉这尊大佛能够给他关键的一臂之力。

  直到短短的数年之后,陶瀚宇站在他人生的巅峰时,回望过往,他都会为了他今日的明智之举感到庆幸。

  他庆幸他当初选择了苏冉冉,如果不是她,或许他永远也只能是空有一腔抱负,而没有施展的空间。

  韩烨看着陶瀚宇那同情的目光,又看着他那匆匆离开的背影,心中悲凉一片!

  虎落平阳被犬欺,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但是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韩烨也只能放下心中的一切想法,快速的朝着三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坚决不能让苏冉冉就这样将他丢下!

  别人或许不会,可苏冉冉这个女人却会!

  大厅中。

  苏冉冉和苏宝宝在分析着墨的病情,陶瀚宇坐在一边静静地听着。

  当苏冉冉看到韩烨走进来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就赏给他了一记白眼,然后动了动身子,将目光转回来,继续和苏宝宝讨论着。

  “娘亲,宝宝昨日又给墨做了检查,他的腰椎受伤程度没有我们一开始探知的那么严重。应该是因为受到外力的猛烈撞击,那里的脊椎裂了缝,加上突然而来的红肿和外伤,压迫了脊椎周围的神经,所以在最初的时候,才会给我们一个错觉,觉得他是伤到了脊椎,甚至有可能影响以后腰部以下的活动。”

  苏宝宝说到这里,微微停顿,转头看了韩烨一眼,又说道,“而且昨日宝宝发现这点之后,就对照他的情况给他熬制了膏药,外敷加内服,再配以施针,想来,少则半月,多则一月,他应该就可以下床了。只不过还需要静养!”

  苏冉冉很认真的听着苏宝宝的话,心中一片欣慰,只是这欣慰是少数,自豪更多些。

  她苏冉冉的宝贝果然是不一般的,她一直都知道!

  他居然发现了她没有发现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既然他苏冉冉发现不了,其他大夫就更发现不了了。

  不是她苏冉冉吹牛,苏宝宝对医术上的见地,在很多时候,比她苏冉冉还要高上许多。

  最重要的是,苏宝宝那发自内心的自信和对自己医术肯定,还有在证实之后的果决,更是其他大夫不能及的。

  苏宝宝的话不止是让苏冉冉惊喜,更让陶瀚宇震惊。

  他知道苏宝宝这个孩子聪慧,却没想到,这个孩子的医术居然在苏冉冉之上,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造诣,前途不可限量啊!

  相对于陶瀚宇的震惊,韩烨倒是淡定多了。

  他一直都知道苏宝宝不是一般孩子,单是从苏宝宝算计他银子的这件事上,他就已经知道了。

  所以,在苏宝宝显露这些的时候,他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倒是多了许多欣赏。

  也不知道他爹到底是谁?

  有这样的孩子,该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啊!

  此刻的韩烨,只顾着羡慕苏宝宝的爹爹,却完全忽略了苏宝宝为什么也长着一双紫瞳?

  如果他多想一想,也不会在接下来的生活中,与苏宝宝发生那么多的不愉快,以至于二人差点到了仇人的地步!

  “今早宝宝也已经给墨又施了一次针,现在的状况应该会比昨晚又好一些,娘亲一会儿可以去看看!”苏宝宝解释完了墨的情况,笑呵呵的看着苏冉冉,脸上一片期待,那模样貌似在等着苏冉冉夸他!

  知子莫若母!

  苏宝宝心中所想,苏冉冉自然是最明白不过的了!

  但是为了秉承她苏冉冉口中一直念叨的话,“骄傲使人落后”,所以,她还是很毅然的将苏宝宝满是期待的表情给完全忽略了。

  “苏宝宝,你丫的不要骄傲,这点成绩不算成绩,想当初,华佗在世的时候,他可是能做开颅手术的,你这点成绩就别拿出来显摆了,太丢人了!”

  苏冉冉说着,还不忘配以鄙视的表情,莹润的红唇撇了又撇,打击之意格外明显。

  苏宝宝本是满怀希望的等着苏冉冉夸他,却没有想到居然等来了苏冉冉一阵犀利的嘲讽,这让他极度委屈。

  为毛的娘亲就不能夸夸他呢?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难道他就那么的不如别人家的孩子吗?

  他只不过希望得到娘亲的肯定而已,难道这也过分吗?

  苏宝宝越想越觉得委屈,肉呼呼的小脸上也写满了哀怨,满脸的包子褶儿,将他此刻的心情完全的衬托出来,整个人也如同被霜打了的茄子,头耷拉着,双手也叠在一起一个劲的搓啊搓的,只是在搓手的中间,他时不时的会抬头看苏冉冉一眼,那眼神中的哀伤和难过,差点让苏冉冉没有把持住,开口重新夸。

  但是苏冉冉却努力的忍住了,前面刚贬低了,后面要夸,不等于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陶瀚宇看着这对母子间的互动,那张平日里淡漠的脸上也露出些许难得的笑容,看着苏宝宝毫不吝啬的夸道,“冉冉,我不赞成你的说法。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华佗是谁,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宝宝的确是很出色的。你可不要用衡量成人的方式去衡量他,你可别忘记了,他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

  陶瀚宇的一番夸奖倒是让苏宝宝的心里舒服多了。

  他微微抬眸看向陶瀚宇,见他正认真的看着自己,而且满脸赞赏的微笑,苏宝宝的肉包子脸不禁微红,然后快速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现在看这个郡守倒也没有之前那么让人讨厌了,反而觉得越来越顺眼了呢!

  苏宝宝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在心里很中肯的点评着。

  陶瀚宇看着苏宝宝抬头看他,又因为不好意思快速的低头,嘴角的笑容更灿烂了,原来苏宝宝还会脸红啊!

  如果苏宝宝知道在陶瀚宇的心中这样评价他,他一定会被气的吐血的。

  他知道他很聪明,智商超高,可是他也还是一个孩子!

  难道一个孩子会脸红不是很正常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