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宝宝从来都是相信苏冉冉的,在他的眼中苏冉冉就是万能的,就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苏冉冉的。

  见苏宝宝不再纠结此事,苏冉冉转眸看向了陶瀚宇,淡然的说道,“陶大人,昨日找到的那些药粉,的确是下在井水之中的,但是这种药粉的话对人体是没有任何危害的,就只是会让人陷入沉睡之中,药性也只会持续十二个时辰。待十二个时辰后,无需解药就能够自行缓解。”

  见陶瀚宇听得认真,苏冉冉继续说道,“虽然这种毒不致命,也不会对人体有任何的危害,但是他让人陷入睡眠,彻底失去反抗意识,如果用于战场上……”

  苏冉冉说到这里,眼眸中闪过丝丝担忧,如果真的用在战场上,那么只要一晚就可以让对方全军覆没。

  陶瀚宇自然是明白苏冉冉话中的意思,也自然知道这样看似危害不大的东西,放在某些地方的危害却足以致命。

  “冉冉,你的意思是?”陶瀚宇看着苏冉冉担忧的问道。

  “因为这种毒无色无味,毒发之时也毫无征兆,所以即使有人下毒,在下毒之前也很难发现,所以,我们现在能做的就只是防范!”苏冉冉再次开口,美眸中闪过一抹坚定。

  “我已经让府兵守住了城内的几座水井,并且派士兵当街巡逻,发现可疑的人要及时来报!”陶瀚宇点点头,表情一片沉重。

  “我已经研制出了一些可以探测出井水中是否被下毒的药面,陶大人可以将这些药面分给手下士兵,让他们每天在交班的时候取出些水来测一下。”苏冉冉说着,从随身的包包里拿一大包药面递给陶瀚宇。

  陶瀚宇接过药面之后,苏冉冉又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单子,递给陶瀚宇,“这张单子上是这些药面的配方,如果用完之后,可以让人按照这上面的配料再行配置。”

  又一次接过苏冉冉递过来的东西后,陶瀚宇抬眸看着苏冉冉,眼神中依旧满是担忧。

  对于他的担忧,苏冉冉不是不明白,只是说有些东西不是就只是担心就可以解决的,还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

  “大人不必担心,这些药对人体都是无害的。再说了,我们每次都只取一瓢水而已,也可以用了之后将那水给倒掉。”

  苏冉冉说到此处,见陶瀚宇心中依旧担忧,便又开口说道,“大人,我建议你将这件事禀报朝廷,让朝廷及早做好准备,最好可以调查一下,类似的情况在其他地方是不是也曾发生过?希望可以引起朝廷的重视吧!”

  苏冉冉说完,长长的叹了口气,目光看向不知名的远处,心中依旧担忧满满的。

  虽说大周的皇帝是个难得的明君,但是这件事如果只是发生在陈良郡,那么这件事只怕就不会引起皇帝的重视。

  如果皇帝不重视,说什么都是枉然。

  不过,这些事都不是她该担心的不是吗?

  她本是一个医者,她能做的也都已经做了,甚至连主意都给他出了,如果还是无法改变一些的话,那也只能如此了!

  就在苏冉冉心中做着打算的时候,韩烨不知何时走到了苏冉冉的身边,双臂环胸,立于一侧,磁性的声音回响在苏冉冉的耳边,“只要将此事上报朝廷,就一定能引起朝廷重视的。”

  苏冉冉听到韩烨的话,转眸看向他,美眸中闪过探究和惊讶,他这是在跟自己保证吗?可他又为什么要跟自己保证?再说了,他又怎么能肯定皇帝的想法呢?

  虽然苏冉冉没有说话,但是她眼神中的担忧却很明显,也毫不遮掩。

  “我们的皇帝陛下虽然不喜征战,但是却也不是一个怕事之人!人家都来到自己的地盘上挑衅了,他是咽不下这口气的。所以……”

  韩烨说着,转眸看着苏冉冉继续说道,“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一定要顺着斩月帮的这条线追查下去,如果能够找到那幕后之人自然最好,如果找不到,至少也要知道,这药到底是谁下的?又为什么下的?”

  韩烨的话自然是很得陶瀚宇的赞成,但是却触了苏冉冉的逆鳞。

  “姓韩的,要查你自己去查!你给我记住了,我们当初说好的只是保护你到达京城,那晚的事我可还没忘记呢!”

  苏冉冉说着,眼神中闪过一抹鄙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韩烨一遍,撇了撇嘴,又说道,“那晚某人临阵脱逃的事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说法,居然好意思在这里指手画脚!”

  对于苏冉冉鄙视的眼光,韩烨并没有任何的表现,看着苏冉冉淡然的说道,“我那天是去府衙了,可是到了那里,却发现那里一个人都没有!”

  “哦,是吗?”苏冉冉秀眉微挑,将目光转向陶瀚宇,很明显是不相信。

  “那日府衙中的人都被我调到城外勘察了,所以府衙中也的确是空无一人。”陶瀚宇略一思索,随即开口。

  “看来我是冤枉你了!”苏冉冉听到陶瀚宇的话,嘴上说着很抱歉的话,可俏脸却满是不屑,明显还是对韩烨临阵脱逃的事情有所不满。

  不过,好在那日韩烨不在,若真的被这厮看到她施用梦幻仙境的话,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当然,就算他有任何的想法,她苏冉冉也不会在意。

  闯荡异世多年,如果事事都去在意,那苏冉冉还不得被累死啊!

  “那倒也不是,毕竟我当时的确是不在!”韩烨见苏冉冉依旧这副表情,也深知苏冉日心中所想,嘴角微抽,冷漠的脸上出现一丝破裂。

  这个女人为什么就如此的与众不同?

  -9酷/匠◇t网首发

  女人不是都应该温文尔雅的吗?

  不说温文尔雅,但至少也应该是有女人家的样子吧?

  难道她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很像妒妇吗?

  对,就是妒妇!

  韩烨心中突然想到了妒妇这个词语,心中升起一丝爽意,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大,他越来越喜欢他给苏冉冉的定位。

  对于韩烨突如其来的笑容,苏冉冉撇了撇嘴,一记白眼之后,鄙视的赏了一句,“有病!”

  说完之后,转身,走到苏宝宝身边,揽着苏宝宝的肩膀,朝着大厅走去。

  韩烨看着苏冉冉和苏宝宝离开的背影,右手探上鼻梁,轻轻地摩擦着,嘴角同时不断的抽搐,冰山脸再次崩裂,一条条裂缝逐渐浮现,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给面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