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让她抱着裴无尘一直坐在这里,那也是苏宝宝的坏主意。

  其实裴无尘现在的情况已经可以移动了,也可以送到莫楼中去修养,但是他却操了坏心眼。

  他就是要让老莫多抱一会儿,让她受累,等到他无尘叔叔醒来,他再添油加醋一番,保管他的无尘叔叔会好好的收拾老莫,也会让老莫永生难忘!

  被美男收拾,有了这样的经历,看她以后还会不会老惦记什么美男?

  老莫被苏宝宝威胁之后,只能再次老老实实地蹲回原地,继续抱着裴无尘傻大个的身体,可又觉得哪里不对,抬眸看向苏宝宝,见他一脸得意的笑容,老莫又开口问道,“苏宝宝,既然要将他留在莫楼,为什么现在不把他送到莫楼去?”

  “额……”苏宝宝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老莫居然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也太快了一些吧!

  他还没玩够呢!

  心中这样想,可嘴上却不敢这样说啊!

  “苏宝宝,老娘跟你说话呢!”老莫盯着苏宝宝,见他始终不说话,催促道。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无尘叔叔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不适合挪动,你还是乖乖的抱着吧!”苏宝宝说完,为了避免老莫再说出什么让他不好回答的话来,起身走到了门口,来到院子里。

  老莫看着苏宝宝离开的背影,心中那个委屈啊,再次浮上心头,暗自埋怨,她怎么就遇到苏冉冉这对母子了!

  两个人一个比一个刁钻古怪,一个比一个点子多,而且他们的点子还都是一个比一个坏,这让她有的时候真的是很难接受!

  当然,她说的是他们将这些点子用在她身上的时候,最让她接受不了。

  ……

  `H最)N新v章节WI上`\酷匠Z网》◇

  东方泛起鱼肚白,微风习习,昼的明亮逐渐取代了夜的黑,阳光重新照耀着大地,人们依旧早早的起床,从事着他们一直以来周而复始的工作。

  墨被众人带回郡守府后,经过苏冉冉一夜的努力终于将伤势稳住了,只是依然如苏冉冉之前所说的那样,暂时不易移动,否则会加重伤势,很有可能会影响以后的行动。

  当墨醒来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双眸中隐隐泛着痛意,却未曾开口说过一句话。

  尽管苏冉冉再三跟他保证说,她一定可以医得好他,可墨似乎还是不相信。

  说起来也是,一个功夫一流的人,突然间有可能永远卧床不起,别说是对墨这样一个高手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就是一个普通人,只怕一时之间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吧!

  最后,苏冉冉很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从房间中出来,将这个严峻的劝说问题交给了韩烨,让他来劝说他的手下,希望他可以尽快从这种伤痛之中走出来。

  保持良好的心态是一个患者必须要拥有的医好病的前提。

  这个前提不只是对于墨而言很重要,对于任何一个病人都很重要!

  苏冉冉刚从房间中出来,就看到郡守已经在走廊上等着她了。

  “大人,可是有事?”苏冉冉来到郡守两步之遥的地方站定。

  “姑娘,本官刚刚去查验尸体,发现了一件事。”郡守转身,看着苏冉冉,眸光中满是疑惑。

  “大人,有话请直言!”苏冉冉微微抬眸,但很快敛下,眸光中那被遮住的精光一闪而过。

  “姑娘,本官去检查尸体的时候,在死尸上发现了这个图案!”郡守说着,从衣袖中掏出一张纸,递到苏冉冉跟前。

  苏冉冉接过那张纸,展开,仔细的打量起来。

  纸上画着一个类似于马的图案,可仔细看的时候,又觉得那不是一匹马,好像是一匹长着翅膀的鸟类,很像以前一部动画片中的天马的样子。

  “天马!”苏冉冉低低的叫出了声,虽然声音很低,但是还是被郡守听了个清楚。

  “对,天马!”郡守肯定的应了一声,重复着苏冉冉的话。

  苏冉冉听到郡守的话,有些诧异的抬眸看向郡守,她有些意外,这个郡守居然知道这是天马,难道古代就已经有类似于动画片的漫画了吗?

  “郡守是不是知道什么?”苏冉冉抛开心中的疑惑,再次开口问道。

  “天马是曾经消失了的一个组织。天马的寓意是所向披靡,勇往直前。”郡守目光转向不知名的远方,貌似很沉重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让苏冉冉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

  “这么说来,天马应该是一个秘密地下军队的代号吧!”苏冉冉也将目光从郡守的身上收回,看向了不知名的远处,目光中有着些许遗憾和怀念。

  “是的,以前,天马是这块大陆上的最大最隐秘也最厉害的地下军队,他们有着最厉害的武器,有着最灵通的消息网络,还有着许多出神入化武功的成员,他们一直维持着这块大陆的和平,直到有一天突然在三国各地看到无数身上纹着天马图案的死尸,众人才知,天马被灭!”郡守没有丝毫的隐瞒,跟苏冉冉说着关于天马的一切,他知道的一切。

  只是在郡守说着这些的时候,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一阵阵的哀伤气息,虽然苏冉冉站在他的三步之外,但是却还是感受到了发自他内心的这种伤感。

  “莫非郡守以前认识的人中有天马的成员?”苏冉冉没有一丝犹豫,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郡守没有回答,但是却在苏冉冉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快速的转身,有些惊讶的看着苏冉冉,眸光中更多了许多的探究和欣赏。

  这个女子果然聪慧过人,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她就能推测出他认识天马中的人,这样的心思可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孺子可教也!

  “郡守大人不必用如此眼神看着我,其实我这也只是猜测,是郡守大人你发自内心的伤感感染了我,我想我可以理解这样的感受!”苏冉冉的话说的很直白,也够坦诚,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全数说出,并且丝毫不隐藏自己内心中的伤感。

  人类本就是高级动物,不管是开心或难过,不管是忧伤还是幸福,都是需要一个发泄途径的,尤其是像郡守这样深沉的人,他平日里应该就没有什么发泄的渠道吧!

  要不然今日也不会在她的面前露出如此伤感的一面!

  对于苏冉冉的理解和直爽,郡守对她的好感度又上升了一个新的高度,眼神中的赞赏再次变成了欣赏。

  “是本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姑娘勿怪!”郡守突然一脸笑意,看着苏冉冉分外亲切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