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郡守突如其来的亲切,苏冉冉一时之间还真有些不适应。

  她抬眸看着郡守那满脸的笑,嘴角略微有些惊讶,没有想到,一个常年奔赴在战场之上的人居然还有如此优雅淡然的一面,实在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不过,他笑起来的样子可比他板着脸的样子看起来好看多了。

  苏冉冉在心中默默的点评着郡守,嘴角又一次浮上一丝笑意,看着郡守笑呵呵的说道,“郡守大人多虑了,我不是那样小心眼的人。您身为一郡之首,镇守边塞要地,肩负着国防安全,凡事仔细一些也是应该的,这本就是你的指责所在,我很理解,也很佩服!”

  苏冉冉的理解让郡守再度对她刮目相看,这样的心胸,这样的见地,就连身为男子的他都自愧不如。

  “多谢姑娘肯不计前嫌!如若姑娘不介意的话,是否可以告知在下姑娘的芳名?”郡守转身看着苏冉冉,诚恳的问道。

  但他刚说完,又觉得有些唐突,便又开口说道,“姑娘和姑娘的朋友还要在此逗留一些时日,而本官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姑娘帮忙,总不能一直这样姑娘姑娘的叫着吧!”

  苏冉冉嘴角微勾,淡然的开口说道,“郡守大人多虑了,名字而已,不过是一个代号,又有何不可告知的。”

  郡守听到苏冉冉的话,再次对苏冉冉的直爽点赞,如此气魄,如此不拘世俗,果然非俗人可比。

  “本官陶瀚宇,陈良郡郡守!”郡守率先开口,道出了自己的姓名。

  要想让别人相信自己,首先要做出一些诚意来。

  “苏冉冉!”苏冉冉转眸看着陶瀚宇,微微一笑。

  “本官年长你许多,应该也算是你长辈级的人了,本官也不客气了,就叫你冉冉吧!”一切说开,陶瀚宇从苏冉冉的眼眸中也看到了真诚,便也不再做作,毫不客气的开口说着。

  苏冉冉虽然心中有了思想准备,但是对于郡守突然间的大转变,一时之间她还真有些接受不了。

  之前他是那样的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可是却没想到他居然也是一个性情中人。

  “好!”苏冉冉点头,俏脸上依旧挂着淡然的微笑,不做作也是好事,至少以后在陈良郡再有什么事,这个郡守就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了。

  尤其是莫楼!

  莫楼现在的产业虽然是没人能够撼动,但是却也不是绝对的!

  更何况,莫楼的规模还要继续扩大,还要创建其他产业,也势必离不开地方官的扶助。

  “冉冉,关于天马……”陶瀚宇再次开口,话题又一次转到了关于天马的问题上。

  “大人,你是在怀疑,当年传言天马部众被尽数暗杀,这其中另有隐情?”苏冉冉见陶瀚宇粗狂的脸上满是纠结,便直率的道出了自己的看法。

  “是的!本官当年就怀疑天马之劫是有人故意而为之,而那些人也势必是因为受到了埋伏,如若不然,凭借那些人的身手,一般人是没那么容易得手的!”陶瀚宇再次开口,深深地叹了口气,沉重的说道。

  “大人可是想到您的……”苏冉冉转眸看着陶瀚宇,见他一脸的伤感,低低的问道。

  最新《(章节上\/酷6匠{网

  “他是我的好友,我们同窗多年,关系匪浅,而我却一直都不知道,他原来也是天马成员,直到……直到找到他的尸体……”陶瀚宇说到此处,眸底深处流露出浓浓的伤感,全身上下透着哀伤的气息。

  “大人的心情我很理解,好友的突然离世想来对大人的打击也很大吧!”苏冉冉转身,看着陶瀚宇的眼眸中满是真诚的又说道,“于是,大人一直在追查当年那场血案的真相对吗?”

  陶瀚宇哀伤的目光投向不知名的远处,似是看到了他那惨死的好友,浑身的伤痛的气息恣意蔓延,感染着他身边的苏冉冉。

  “这些年,我一直在查当年发生的事,从未有过丝毫懈怠!我一直都觉得当年的事一定另有隐情,直到前段时间……”

  陶瀚宇说到这里,转身看向身边的苏冉冉,眸光中闪过更多的迷茫,“大概就在两个月前,也是在陈良郡内,也是斩月帮的杀手,他们刺杀了刚刚告老还乡的前阁老贝珏海,全府上下老弱妇孺共计二十八口,无一幸免。杀人手法的残忍程度,让人无法想象!”

  “那贝珏海生前可有仇家?”苏冉冉听到陶瀚宇的话,秀眉紧蹙,满脸的担忧。

  如果当年天马之劫真的是有人故意而为之,那这个人的实力该有多大啊!

  想到这里,苏冉冉转头看向了墨所在房间的方向,这个韩烨到底是怎么惹上斩月帮这些人的?

  而斩月帮的这些人又和当年的天马之劫有什么关系?

  苏冉冉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昨晚在酒楼门口,陶瀚宇在检查了那些尸体之后,会想要见韩烨了!

  他应该是想到了什么吧!

  “贝大人是个难得的清官,在朝中想来也得罪了不少人吧!”陶瀚宇想都没想,便开口说道。

  “那倒是!清官历来都是最不受官场之人待见的!”苏冉冉附和道。

  对她而言,她现在最想要知道的是,韩烨到底是什么人?

  他的背后到底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

  前路到底还有多少艰难险阻在等着她?

  此刻的苏冉冉,怎么想都觉得她这次接着单是极不应该的!或者说,银子要少了!

  “那大人在那些尸体上发现了什么?”苏冉冉再次开口,询问贝珏海家被灭门的惨案。

  “我们赶到的时候,贝府中已是血流成河,满地残肢断骸,最后经过拼接,发现全都是贝府老少的尸体,并没有发现杀手的尸体。”陶瀚宇双手负于身后,又一次看向不远处,眸光中满是深沉。

  在他的辖下,还是在前阁老刚刚回到陈良郡就发生了这样的惨案,不说对他的政绩有什么样的影响,单是当时造成的恐慌就是天马之劫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

  清官被灭门,这无疑是给那些立志要做清官的朝中之人一个下马威,让他们在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要深思一番,以免得罪了一些不该得罪的人,而招来灭门之灾!

  就在陶瀚宇和苏冉冉讨论着贝府血案的时候,韩烨从墨的房间中走了出来。

  出了房门的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来到二人身边,没有任何的表示,开口道,“在下听说,当时血案发生的时候,陈良郡就如昨日这般诡异,并无一人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