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宝宝一边在心中猜测着,一边一次次的自己推翻,娘亲那么爱他,又怎么舍得丢下他?

  就算要死,他也要和娘亲死在一起!

  此时此刻,看着呼啸的火舌,和那浓浓的黑烟,苏宝宝眼泪再也忍不住了,顺着肉包子似得小脸刷刷的往下流,脚下的步伐也有些趔趄,直接奔着那房间的粗壮的火舌就奔了过去。

  “娘亲,雪儿,你们等着宝宝……”苏宝宝后悔不已,痛哭流涕。

  苏宝宝的脚已经迈进了苏冉冉的房间内,而就在他的头顶上,一根两米长的房梁正被大火‘劈啪啪啪’的烧着,随时都有要掉下来的可能。

  苏宝宝站在进门的地方,蹲下身子,想要看看他的娘亲是不是被烟呛得晕倒在了地上。

  可是,他却依旧没有看到苏冉冉和雪儿的身影。

  苏宝宝有些绝望了,但他还是不愿放弃,将身子覆的更低,继续努力的寻找着苏冉冉和雪儿的身影。

  此刻的他是多么希望苏冉冉能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能够点他的头,能够骂他……

  希望雪儿可以出来蹭他的腿,可以咬他的裤脚,可是……

  苏宝宝想到这里,眼眸中的泪水流的更快了!

  那根被火烧着的房梁在苏宝宝蹲下的那一刻,正一点点的断裂着,只剩下了最后手指粗细的一些还连在一起,随时都有要掉下来的可能。

  而苏宝宝,只顾着压低身子去找苏冉冉,却没有注意到来自他头顶上方的危险,正在悄悄的降临!

  终于。

  功夫不负有心人,大火不枉熊熊烧!

  它把那根房梁中间连接的最后一点中心给烧断了,而那断裂的房梁直冲冲的就朝着苏宝宝砸了下来。

  眼看着房梁就要掉到苏宝宝的身上了,可苏宝宝还毫无所查。

  “小心!”

  L1酷匠网◎首发

  一声粗狂的叫声之后,苏宝宝被一个人扑在了身下。

  “哼——”那人发出一声闷哼,将头歪在了苏宝宝的脖颈处,不再说话。

  苏宝宝想要转身看看身上的那人是什么情况,动了动,却发现动不了。

  那人压在他身上,更重要的是,那人的身体很重,貌似他的身上有东西!

  苏宝宝想要用内力震开那人身上的东西,却丝毫动不得,因为他一动,那人就会又一次发出一声闷哼。

  苏宝宝知道,他此刻正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看来是他救了自己。

  而在这个时候,苏宝宝有听到了一个磁性冷沉的声音,从他身后的门外传来,“宝宝,你别动,我来!”

  那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担忧和愧疚,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阵浓郁的掌风。

  来人浑厚的掌风直接就将救了苏宝宝的那个人身上的房梁给劈开了。

  劈开了房梁,来人将那个救了苏宝宝的人从苏宝宝身上放到地面上,担忧的看着苏宝宝,问道,“宝宝,我来晚了,你受苦了!”

  “无尘叔叔,你怎么现在才来?呜呜……娘亲,娘亲她……”苏宝宝从地上爬起来,一下子就扑到了来人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此刻的苏宝宝,满满的悔意,满心的痛苦,看到裴无尘,便像看到了亲人一般,所有的委屈和懊悔,在这一瞬间里都得到了释放,所有的痛苦和绝望都在这一刻里得到了最好的发泄。

  “宝宝,你先别哭,你听我说……”裴无尘满脸的心疼,揽着苏宝宝的双肩,想要将他从痛苦的哭泣中拉回来,可这小子不哭是不哭,一哭起来就哭死苦活的!

  “呜呜……不听……哇哇……都怪我,是我把娘亲害死了……哇哇……”苏宝宝这个时候哪里会管裴无尘要说什么,他只知道他的心里很难过,他很后悔。

  他的娘亲都不在了,他以后要怎么办?

  他离不开他的娘亲啊!

  苏宝宝将头埋在裴无尘的怀里,满脸的泪水都抹在了裴无尘洁白的衣袍上,就连那两桶鼻涕也都抹在了裴无尘的衣袍上。

  但是裴无尘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而他注意到的除了苏宝宝满脸的痛苦,就是苏宝宝满脸的泪痕了。

  其实他的心里很着急的,酒楼里的火越着越大,越着越猛,看这架势,不出一刻钟,整座酒楼都会坍塌的,所以,他们现在要赶紧离开这里才行。

  苏宝宝的痛苦,裴无尘看在心里,疼在心上。

  虽然他知道苏冉冉没事,但是苏宝宝不知道啊!

  而现在真正后悔的人不该是苏宝宝,而该是他裴无尘!

  今日苏宝宝离开酒楼去往莫楼的时候,他因为不放心,就跟在苏宝宝的身后,一直到他进了莫楼。

  但是他发现有人一直跟着苏宝宝,直到苏宝宝进了酒楼之后,那人就离开了,他很疑惑,便跟在了那人的身后。

  可是刚跟出去没多久,那人似乎就发现了他,想要甩掉他。

  可他裴无尘是谁啊?

  他可是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一点红,又怎么会轻易的被甩掉?他跟着那人到了酒楼,见那人进了韩烨的房间,最后离开又去跟着苏宝宝。

  而他见那人没有什么恶意,就去买些吃食,却没想到他只是离开了一下子,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江湖人都以为一点红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定也是一身黑衣嗜血如命的冷面煞星,且丑陋无比,却无人知道,令江湖人闻风丧胆的一点红居然是个偏偏白衣的净面书生,且冷峻非凡,更是狡猾如狐,敏感韧性。

  更重要的是见过一点红真面目的人都死光光了,也因此给一点红的名声更增添了神秘的一笔。

  当然,苏冉冉和苏宝宝是例外!

  他们是唯二见过一点红却没有死的人!

  直到今日,一点红还清晰的记得当年初见苏冉冉和苏宝宝时的情景。

  当时的他,接到一单生意,刚刚得手,就遇到了正被人追击的苏冉冉,她怀里正抱着刚满周岁的苏宝宝。

  一边要防备对手伤到苏宝宝,一边又要小心的躲避对手手中的兵器,左躲右闪的她,本来应该是极为狼狈的,但是她矫捷的身影和那快速移动的步法,却让她如跳舞般惬意。

  而裴无尘也是因此而注意到了苏冉冉和苏宝宝。

  这一注意,就是五年!

  在这五年里,他除了出单,都会守在苏冉冉和苏宝宝的身边,帮他们处理了很多棘手的问题和一些找事的人。

  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