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酒楼中的那个人只是墨,她可能还会犹豫下,可现在身在火场中的是苏宝宝,苏冉冉怎么可能憋得住!

  “姑娘,这个地方可不是你能来的,你还是赶紧走吧!”一个杀手很难得的对着苏冉冉没有对其他人那样的狠戾,尽量轻声的说道。

  他居然知道面对美女的时候要君子一些?

  可他这样的表现却引来了周围兄弟的鄙视。

  “不想死的滚开!”苏冉冉双眸圆睁,飘飘然的落在众杀手面前,浑身透着彻骨的冷意,浓烈的杀意毫不遮掩的散发出来。

  “既然你想死,爷们就成全你!”那杀手身边的小眼杀手冰冷的眸子中同样透着彻骨的杀意,冷笑着开口。

  “找死!”苏冉冉冷厉的目光犹如冰刀,一刀刀的割在斩月帮的众杀手身上,而她那毫不遮掩的杀气,此刻也一再的外泄,浓郁的狠戾更是让众杀手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她看起来如此的柔弱,气场却如此强大?

  而且她身上的杀意连同她释放出来的威压,让他们忍不住想要膜拜!

  苏冉冉在落到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大开杀戒的准备!

  而她在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脚尖轻点,纵身而起,在空中不停的旋转,衣袂翻飞,白色的衣裙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犹如盛开的雪莲般圣洁高贵。

  柔顺的秀发张扬的飞舞着,而她那两条纤细修长的手臂也在不停的上下舞动着,随着她那双纤纤细手的不断舞动,似有花瓣伴随着浓郁的花香,从她的掌中飞出。

  众杀手在看到苏冉冉纵身跃起的时候,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苏冉冉如同跳舞般在半空中不断旋转着,而她的掌心也似乎真的下起了花瓣雨,伴随着浓郁的花香,一滴滴,一瓣瓣,落到众杀手的身上。

  未等他们反应过来,一直飞旋在半空的苏冉冉,突然目光变得狠戾,手臂舞动的也越来越快,花香变得更加浓郁,杀手们眼中的花瓣雨也越下越大,越下越多……

  众杀手似乎看到了一片花海,而那花海中似乎在下着银钱雨,而那银钱雨似乎越下越大,越下越多,越下越快……

  可是突然间,在他们的前面出现了一群提刀的黑衣人,那群黑衣人来到这下着银钱雨的花海中,二话不说就开抢了!

  抢就抢吧,可他们看到碍他们事的人举刀就砍,而被砍中的人鲜血直喷,染红了已经落在地上的银子,也染红了众杀手的眸子。

  他们双眸泛红,杀意外泄,握着斩月刀的手紧紧地攥着刀柄,青筋暴起,浑厚的内力作用于斩月刀上,斩月刀也跟随着那浑厚的内力,发出嗡嗡的低鸣,听着都觉得瘆人。

  那嗡嗡的低鸣似是来自地狱的召唤,更似是来自勾魂使者的锁链声,声声勾魂,音音惊人!

  i酷k匠网c正@《版首☆发

  苏冉冉依旧在半空中快速的旋转着,双臂依旧不停的上下翻飞着,花香愈加浓郁,花瓣雨下的更快更猛,而她在听到那来自斩月刀的低鸣时,嘴角却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那些杀手,在看到对方提着刀不顾一切的朝着他们劈来的时候,他们的眼眸在瞬间犯上了猩红,提刀就劈,不管对方是谁,也不管劈的对方的什么地方,劈头盖脸只管劈……

  “啊……”

  “噗通,噗通……”

  一霎时,酒楼门口一片惨叫声和身体倒地的声音……

  众杀手似是中了魔似得,一个个红了眼,对着自己的同伴提刀就劈,有人断了手臂,有人断了腿,有的人头被砍掉,在地上咕咕噜噜的乱滚,断臂残骸也到处都是。

  鲜艳的红色在酒楼门口迅速汇集成一条条河流,流向街道的另一侧,血腥味伴随着花香充斥在空气中,虽香却腥,让人恶心!

  但是这些他们都似乎看不到,依旧见人就砍,场面异常混乱。

  酒楼门口终于腾出了地,而苏冉冉也在这个时候落到了酒楼门口,而她一落地,就急匆匆的冲进了酒楼中,就好像刚才在半空中飞旋着的不是她,而那正在自相残杀的场面也和她无关似得。

  苏冉冉进了酒楼之后,韩烨从街角的地方走了出来。

  他看着酒楼门口那正在自相残杀异常诡异从的杀手们,俊脸上冷漠异常,神秘的紫眸中泛着冷厉的光芒,对着空无一人的黑夜,冷声吩咐道,“继续查!要快!”

  “是!”韩烨冰冷的话语之后,一道同样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从墙角的黑影中传来。

  韩烨没有再理会隐身在黑暗中的那个人,大步的朝着酒楼走去。

  苏宝宝冲进酒楼之后,从熊熊的火苗中来回穿梭着,直接就奔上了二楼,朝着苏冉冉的房间冲去。

  “娘亲……”而当他来到二楼的时候,发现苏冉冉的房间已经被烧的不成样子了。

  别说房间内没有人,就算有人,只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关键苏冉冉的房间里根本就没有人!

  不过,这对于苏宝宝而言绝对是好事!

  只要没有找到娘亲,就说明娘亲没事不是吗?

  难道在韩烨的房间?

  他又转身朝着韩烨的房间奔去,可是韩烨的房间也已经烧的不像样了,也没有韩烨的身影。

  难道他遇难了?

  那他的娘亲呢?

  “娘亲,咳咳……娘亲……”苏宝宝被浓烟呛得直咳嗽,眼泪也一个劲的往下流,他用酒水打湿了衣袖,附在鼻口部位,再次朝着苏冉冉的房间奔去,并在浓浓的黑烟中寻找苏冉冉的身影。

  可是火势太猛了,行走一步都异常困难,更别说是在这浓浓的的黑烟中找人了。

  “咳咳,娘亲,雪儿……”苏宝宝左躲右闪的,要小心不被火焰烧着,还要小心不会被随时掉下来的房梁等东西砸到,更要在这浓浓的黑烟中仔细的寻找苏冉冉的身影。

  可是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苏冉冉和雪儿的身影,苏宝宝更加着急了。

  难道他来晚了?

  难道他的娘亲真的出事了?

  不,不可能的,她的娘亲那么聪明,怎么可能出事?

  她还有雪儿在身边,雪儿也是那么的聪明,它一定能察觉到危险的,也一定会想办法通知娘亲的,娘亲肯定会没事的!

  一定不会有事的!

  可娘亲到底在哪儿?

  为什么他一直找,都没有看到娘亲的身影?

  还有雪儿!难道它被烤熟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