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万剑广场半天,万剑宗才懒洋洋的走出来一个接待弟子。

  “刘副宗主,好早呀,这届可带了好的苗子来参加比试?”接待弟子对着刘海说道,眼睛来回在沐风等人身上扫视。

  “王接待,比起往年应该好上一些吧!”刘海微笑的答道。

  “恩?确实好一点点,起码有一位元婴初期弟子了,不过怎么还带上两个金丹中期弟子来了?难道是随从?”王接待疑问的问道。

  “额,这个!不是随从,是来参加小辈比试的弟子。”刘海尴尬的说道。

  “不是吧?难道天雷宗就没有其他金丹后期的弟子了?往年都是清一色的金丹后期弟子,虽然是垫底,但起码好看一点,今年直接是金丹中期都上来了,这不是让我难堪吗?”

  “王接待,他们两虽然是金丹中期,但不是一般的金丹中期弟子,现在我也不好说,到了比试自然知晓。”刘海卖起了关子,对于沐风和陈辉还是信心十足,尤其是沐风,虽然是金丹中期,但是他却能一招秒杀数十元婴期强者。

  刘海有种预感,这届万剑宗小辈比试天雷宗恐怕会因为沐风而一飞冲天。

  “哼!希望如此,可别让我出丑的太没面子,唉,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摊上你们这个垫底的宗门,房间还是原来那个,自己去吧。”

  说完王接待头也不回的离开。

  “刘宗主,那王接待那话什么意思?我们垫不垫底跟他有关系吗?”沐风好奇的问道。

  万剑宗安排了十三个弟子分别接待十三个附属宗门,而王接待就是负责我们天雷宗的,我们成绩的好与坏直接跟他的利益挂钩,如果我们成绩好,那么他在万剑宗就能享受更好的待遇。

  但是,历届我们天雷宗都是垫底的存在,其实王接待也确实被我们牵连了,不仅待遇最差,而且在万剑宗也是处处被人排挤,讽刺,说到这,刘海一脸的惭愧。

  “哼,要不是千年前的那场大战,我们天雷宗岂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刘海一脸的恨意,显然对于千年前覆灭天雷宗的万法门与魔神宗恨之入骨。

  “呦,这不是刘副宗主吗?这么早就来万剑宗了,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继续垫底?”

  只见二三十个穿着一身火红道袍的人群朝沐风等人走去,他们每人火红道袍上都有一团燃烧的火焰图案,栩栩如生。

  “怎么了?老朋友见面连个招呼都不打?”一个身穿火红道袍,白发苍苍,面容猥琐的老者对着刘海说道,嘴角挂着一丝丝鄙视的笑容。

  “大老远的就闻到一股骚味,我道是谁呢?原来是火神宗的副宗主火虎大人来了,幸会幸会!”刘海没好气的说道。

  “哈哈哈,多年不见,你个老匹夫还是那副死样子,狂妄自大,每届都垫底,我不知道你哪来的狂傲资本?”火虎说道。

  “呦,呦,怪不得狂傲起来了,原来天雷宗也出了个元婴初期的弟子呀?”火虎扫视为了沐风等人后,不慌不忙的说道。

  “不是吧,连金丹中期都凑数来了?看来万剑宗给天雷宗的名额还是多了两个呀,啊~哈哈哈哈……”

  面对虎的嘲笑与鄙视,刘海一句话也懒得说,但是沐风等人却是有点憋不住了,虽然宗主有所交代,但是经过了多次侮辱与讽刺,沐风要火山爆发了。

  “老家伙,不就是带着二十个元婴期弟子来比试了,神气个啥?这种货色小爷我一巴掌能拍飞一大片。”沐风怒气冲冲的说道。

  “放肆,我们交谈,你一个小小的金丹中期的蝼蚁有什么资格说话?哼!”火虎生气的说道,同时释放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直压沐风。

  沐风对于火虎的威压丝毫不在意,沐风有七彩神珠护体,这点威压算个球!即便是出窍期,分神期,甚至更高境界的强者的威压也无法伤沐风分毫,还未靠近沐风就被七彩神光所吞噬。

  “小子,你找死吗?竟敢顶撞火虎大人,有本事站出来和我斗上一场,看我不打的你哭爹喊娘。”火神宗一个元婴初期的弟子站出来指着沐风喝道。

  “有何不敢,小爷我一根手指就能戳飞你,还敢说打的我哭爹喊娘?莫不是你认为元婴初期就天下无敌了?”沐风猖狂无比的说道。

  “啊!!蝼蚁,你给我滚出来。”火神宗元婴初期弟子咬牙切齿的说道,已经做好了出手的架势,只等沐应战。

  沐风大步一迈走上前去,这时刘海立马阻止道:“沐风,给我回去。”

  听到刘海的话,沐风虽有暴揍火神宗弟子的心思,但是还是走了回去,自己乃是天雷宗弟子,必须服从宗主的安排,何况刘海还是一位不错的长辈。

  “怂,你叫沐风对吧,我记住你了,比试的时候你最好祈祷不要遇到我,否则我定要打断你的一条腿。记住,老字叫火鸟。”那名火神宗弟子威胁的说道。

  “噗!”

  沐风陈辉等人喷出一口口水,抱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啥玩意?火鸟?我看你就是一火鸡还差不多。”沐风捂着肚子说道。

  刘海向沐风等人使了个眼神,示意他们不要再说了。

  lP酷匠{}网…`唯E-一!正版%j,☆K其√u他Gs都是{盗版L7

  “火虎,老夫就不陪你们在这里相互讽刺了,咱们比试场上见真章,告辞。”

  刘海说完带着沐风等人朝着万剑广场西南方的厢房走去。

  走进厢房,沐风等人简直大跌眼界,这哪里算得上房间?简直就是猪窝。

  天雷宗所住的厢房是一栋三层的破旧老房,推开门一股霉味扑鼻而来,呛的大家一把鼻涕一把泪。

  老房大厅之中只有一张缺了一个脚的四方桌和五六张烂凳子,地上,桌上哪里都是灰尘,蜘蛛网挂满一墙,显然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人打扫过。

  每个房间都是空空如也,连床都没有,整个房间只要一样东西,也就是地上的蒲团。

  这就是垫底宗门的待遇,住的也是最差的,甚至还当不了沐风之前在天雷宗还是记名弟子所住的道房。

  看到此时此刻天雷宗那低人一等的待遇,沐风等人皆是拳头紧握,暗暗发誓这届小辈比试一定要为天雷宗争光,提高排名。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