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风等人飞过了一座座仙山城镇,累了停下来步行,欣赏沿途的风景。

  二十天后,沐风等人抵达了万剑宗所在的万灵山,刚进万灵山,就感觉这里的灵气扑鼻而来,浓郁的程度甚至超越了青鸾山脉的顶峰绝神殿,而这里还只是万灵山的边缘。

  小小的震撼了一下大家继续前行,不是御剑,而是徒步而行。

  刘海路上告诉了大家,只要进入了万灵山便不能御剑飞行,这是万剑宗的规定,御剑代表着对万剑宗的不敬,倘若被万剑宗的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曾经有一个三等宗主的天才弟子不听劝告,一意孤行,直接被万剑宗的一位大能一掌拍的魂飞魄散,而他所在的宗门直接被万剑宗除名,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没有一个活口。

  从此再也无人敢藐视万剑宗的威严,甚至同为二等宗门的修士来到这里也必须徒步而行。

  “快看,那人为什么敢御剑飞行,活的不耐烦了么?自己死了不算,还要连累宗门遭殃。”陈辉指着万灵山上空御剑飞行的少年说道。

  大家顺着陈辉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万灵山上空真有一位穿着蓝色道袍的元婴初期少年在那飞来飞去,好不悠哉。

  刘海微笑的摇了摇头,一五一十的边走边解说了起来。

  万剑宗弟子与天雷宗一样,分为记名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和核心弟子。

  u酷(●匠$z网唯)一jh正#V版6y,gN其3√他都是1T盗《版◎)

  在天雷宗辨别弟子身份的是宫玲,不同颜色的宫玲代表着不同身份的弟子。

  而万剑宗没有宫玲,他们辨别弟子身份的就是穿着与灵魂烙印。

  记名弟子穿着绿色道袍,外门弟子白色道袍,内门弟子蓝色道袍,核心弟子紫色道袍,而他们的道袍上都印有一把象征万剑宗的小剑。

  灵魂烙印其实就是与天雷宗的灵魂石一样,大同小异。

  听到副宗主刘海这么一说,沐风仔细看了下那弟子,果然,那蓝色道袍上有一把小剑。

  “这么说万剑宗的弟子可以在这万灵山御剑飞行?”龙丰问道。

  刘海摇了摇头说道:“非也,在万剑宗只有内门与核心弟子才能御剑飞行。”

  大家点了点头,原来那个御剑飞行的少年就是万剑宗的内门弟子。

  正当大家聊的津津有味之时,那位御剑飞行的弟子飞到沐风等人头顶说道:“尔等是何来历?来我万灵山所谓何事?”

  “回少侠,我们乃是万剑宗附属宗门天雷宗,前来参加今年的小辈比试。”刘海恭敬的说道。

  “天雷宗?”

  那位万剑宗弟子想了一会问道:“就是那个届届垫底的天雷宗?”

  刘海瞬间满脸通红,隐约能感受他身上散发着一丝丝怒气。

  “回少侠,正是!”刘海老脸通红的答道。

  “哦。那你们请便!”万剑宗内门弟子不肖的说道。

  说完转身御剑飞行而去,嘴里还嘀咕着:“来那么早难道就能摆脱垫底的局面?还不是废物一个?”

  看着那万剑宗弟子走后,刘海松了一口气,气得直冒青烟,但却又是事实,连反驳的理由都没有。

  “他大爷的,一个小小的万剑宗内门弟子竟然如此猖獗,简直目中无人,毫无礼数,目无尊长。要不是宗主交代我们不要惹事,我刚才就想一巴掌扇飞他。”陈辉气急败坏的说道。

  “陈师弟,少说两句,万一被人听见就麻烦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唉!”龙丰说道。

  “少说两句吧,省的浪费口舌。”Tim说道。

  沐风此刻自然也是无比的生气与愤怒,但是过过嘴瘾唠叨几句也没有作用,沐风暗道:“今年的比试别让我遇到万剑宗的弟子,否则我要你们好看!”

  “好了好了,在这里抱怨又有什么用?有本事你们几个今年把天雷宗的排名提上去,到时候人家自然会对你客气点。”刘海说道。

  大家大约走了一柱香后便到了万剑宗的山门前,一座用青石浇筑而成的十米高大门傲立在万灵山中间,大门写着“万剑宗”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气势恢宏,比之天雷宗山门不知道高级了多少倍。

  而这里的灵气浓郁程度超乎你的想象,空气中开始有液化灵力凝聚,可想而知有多浓郁。

  两排共八名身穿白色道袍的弟子守在大门两边,清一色的金丹后期弟子。

  金丹后期的弟子只不过是个守大门的?这该有多奢侈,放在天雷宗至少都内门弟子,搞不好还有可能是核心弟子,倍受宗门培养,而在这里却只是一个守大门的苦逼外门弟子。

  而天雷宗守大门的几乎都是开光期弟子,与这万剑宗根本没法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天壤之别。

  “站住!尔等是什么人?来万剑宗所谓何事?”一个守大门的弟子问道。

  “这位小兄弟,老夫是天雷宗的副宗主,这几位是天雷宗来参加小辈比试的弟子,还望放行!”刘海说道。

  “恩?这几个就是来参加小辈比试的弟子?”那名万剑宗弟子不肖的问道。

  “正是。”

  “哈哈哈,就这几个蝼蚁?逗我么?”

  那些守大门的弟子接着一起哈哈哈大笑。

  “别说参加小辈比试,就算和我们比一比都不一定能赢,竟然金丹中期的都上来了两位,哈哈哈。”

  “天雷宗果然是十三座三等宗门垫底的一座。”

  此时陈辉拳头捏的咯咯作响,眼看就要冲上去干一架了。

  沐风拍了拍陈辉的肩膀,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要冲动。”

  其实不仅是陈辉,几个守门的弟子竟然公然嘲笑天雷宗,而且还在副宗主面前,大家怎么能不愤怒,只不过大家都憋在心里,表面上还要装作微笑的应付,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还请诸位放行!”刘海拿出万剑宗的请柬说道。

  这几位弟子一看到请柬,立马闭上了嘴,让开一条道供沐风等人通过。

  沐风等在刘海的带领下轻车熟路的上山,一路上看到了不少万剑宗的弟子,他们看到沐风一行人,都是指指点点,没有一个弟子上前问好,有的也只是讽刺与嘲笑。

  又走了半注香,终于到了万剑宗每届小辈比试的场地:万剑广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