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匠,怎么了?”一个冒险家看他手里的活停了下来,不禁问道。

  “打烊了打烊了!”柏林挥了挥手,把刚刚烧红的铁片扔到水里,熄了炉火,转身推开门回了屋里。

  他把门紧紧地关上,生怕隔墙有耳,然后在屋子里寻找刚才躲进来的小女孩。

  “人呢?出来!”柏林窃声喊道,然而声音迅速被屋子中央火堆燃烧的噼啪声吞噬了。火光跳动着,仿佛整个屋子都在动。

  “你不许哄我出去,我有要紧事!”百合花的声音在屋里回荡,老柏林顺着声音,找了半天,才看到,在墙边,火光掩映着那小女孩的半边白衬衫,和一绺金黄的头发。

  “不哄你出去。”柏林走到火堆旁边,捡起一些树枝扔到火堆里,然后坐在一只饼形木凳上,“过来坐,可能我认错人了。”

  百合花没有回答,怯生生地走到近旁,火焰的热量烤的她面庞如炬。

  “快坐!”柏林歪着身子指着她脚旁的一个同样的饼形木凳,百合花张大眼睛看着柏林,点点头坐了上去。

  “为什么不开灯?”百合花有些试探似的问道。

  “噢对,瞧我这记性,都给忘了。”柏林站起身,走到门边,“叭!”的一声,天花板正中间亮起一盏球形灯,把整个屋子都照的明晃晃如露天一般。

  柏林坐回来,拎起一把铁棍,拨了拨篝火,火星成群地顺着火苗蹿了上来,仿佛是要飞到灯罩上去。

  “我……”百合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道,“我想要和你组建柏林协会!”

  柏林摘下他的眼镜盔,露出小小的眯缝眼,眼皮和眼袋塑成眼球的形状。

  “我看看你手里的那个本子。”

  “噢!”百合花起身走到柏林旁边,把本子递到他手里。

  柏林捻起一角,一页页地翻阅。前面的灭世计划他似乎并不感兴趣,而当他翻完了这灭世计划,后面的内容,让百合花也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回事?”

  “嗯?”柏林侧过脸看她,“你的东西,你都不知道?”

  “不对啊,之前没有这些啊!”百合花看着这一页,上面画着一个无线机器人的“解剖图”,“难道……”

  “难道什么?”

  “难道我刚才拿错了本子?”

  “怎么回事?”柏林说着,把刚才那纸片也拿了出来,“你看,这是从你这本子里掉出来的,我之所以没哄你走,是想知道,你这里为什么有我署名的纸片?而且,我可以断定,这是我亲笔写上去的。”

  “这……我也不知道,我本来是从‘灭世者’的石桌上拿的,这都是她的灭世计划,是一个男的让我拿着它来找你的。”

  柏林紧张地继续翻阅,后边是越来越多复杂的机器人“解剖图”,而且每一个都用到了古代人技艺,从这小女孩所述的始末来看,这些机器人所用到的古代人技艺,一定是自己的“功劳”了。

  “那么找我来,建立柏林协会?有什么用?”

  “他告诉我说,要建立一支军队,来阻止灭世者!”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我觉得,可能这个本子是来自未来的某个时间段里,而且在这个未来里,‘柏林协会’是存在的。”百合花充满希望地看着柏林。

  “这样吧,我送你去一个地方,那里可以保证你死不了,我要调查清楚了再决定是否同意你这个什么协会的想法,但愿你不是在糊弄我!”

  “放心吧,我说的都是真的!”

  柏林转动眼珠,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转身走到自己的床边,掀开灰黄的兽皮床单,从床底下抽出一个铁皮机器人。

  最*新章W节上{x酷l~匠●:网◇n

  “这是什么?”百合花好奇地问。

  “这是个全自动无线机器人,可以做自动贩卖机,但是重要的是它可以带路,带你到泰努玛拉关卡去。”

  “那是什么地方?”

  “一片沙漠,但是可以避开你所说的‘灭世者’。”柏林把机器人脑袋拿了下来,用一根极细的长针在脖子的电线上拨来拨去,“嗯……线路没有问题。”

  百合花好奇地看着柏林把机器人的脑袋装回去,然后又开始做“开颅手术”。当他打开机器人的脑壳时,一个翠绿的塑料板呈现在眼前,柏林看了看,向后掰过左臂从手边的窗台上拿过来一只装满灰色粉末的广口瓶,然后用这根长针在塑料板上的集成电路间刻画,时而从广口瓶里挑出写粉末涂抹在刻画过的线路上。

  这样大概持续了十来分钟,柏林表情极其痛苦地直起腰。

  “呃——终于弄完了!”他用力在后腰锤了几下,然后对着机器人说,“走到我的工作台!”

  机器人没有回答,但是身体开始动了起来,朝着房间里面拐角位置的黄木桌子走过去。

  “哇——”百合花看着这魔法般的机器人,就像是当初看到火炮开火一样的心情。

  “不错。”柏林走过去,把机器人的脑壳盖上,接着,他对百合花道,“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我叫百合花!”她有些羞怯地答道。

  “嗯……”柏林接着对机器人说,“带百合花到泰努玛拉关卡!”

  “是的!”机器人发出特有的机械振音,朝百合花走过去,这时候,随着一个纸张摩擦的声音,工作台上的一张纸被拽了起来,柏林连忙按住。

  “嚓!”那张纸被撕掉了一角,但柏林并不在意。

  “跟着它走吧。”柏林道。

  “噢,好的,谢谢!”百合花看着机器人好奇得出神,几乎忘了还有柏林的存在了。她赶忙抓起那个笔记本,跟了上去。

  看着机器人带着百合花走出屋子,老柏林不自觉地低头看了一眼手底下按住的这张纸——这是之前自己写给凯德拉关卡的亲戚考林的书信,信的落款是自己的名字,由于写的太多,落款不得不挤着写到右下角,可是已经被机器人的脑壳夹住撕掉了。

  “嗯?”柏林摩挲着纸张的断口这是一种特制的信纸,无论撕成什么样,只要是“原装”的,都能立刻粘合复原,连胶水都不用。

  突然,他瞪大了眼睛,慌慌张张地在火堆旁边翻找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