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痕呢?”木槿一到喷泉旁边,就扯开嗓子大喊。

  “这儿呢,怎么了?”小死神指着左手边沉着脸的紫痕。

  “紫痕!你在水里放什么了?为什么朵朵说大尾巴狼喝了那水跟喝了毒药似的?”木槿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紫痕面前,还没等紫痕反应过来,手已经狠狠地揪住了他的耳朵,紫痕感觉耳朵嘎巴一声,像是被扯断了似的。

  “木槿!木槿!你听我说!我什么都没做!”紫痕惊慌地抓住木槿的手腕,想控制住她的力度。

  木槿瞪着紫痕,胸脯由于愤怒而剧烈地起伏。她大概做了好一阵心理斗争,终于松开了手。

  “老实交代!”木槿狠狠地说。

  “是这样……”紫痕一边揉着滚烫发红的耳朵,一边委屈地回忆道,“你们都说我整天就知道宅着,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就去看了看公告板的新闻,我看到,神圣天堂对黑山的大君主领地发起了大决战,决战中杰兰特又变成了金龙,与黑龙展开了殊死搏斗,据说战斗之后,黑龙消失了,而金龙杰兰特身负重伤,另一只眼睛也瞎了,所以我就去找道格拉斯将军问个究竟,结果一旁的主教伊格纳西奥说海兽萨芬特拉复活了,让我去通知杰兰特……”

  “你说什么!”小死神跳将下来,一把抓住紫痕的衣襟,“你去找他了对吗?”

  “是……是啊……”紫痕被小死神如此过激的反应吓得一头雾水——先是木槿,又是会长,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然后杰兰特跟着你去船长达兰特根据地了是不是!”小死神的声音已经近乎咆哮。

  “是……是的……”紫痕忽然垂下眼睛,不敢看紫痕的脸,“杰兰特他……”

  “闲的没事你找他干什么!”小死神恶狠狠地推开紫痕,不知是难过还是气愤,一拳把喷泉的边缘捶了个稀烂,“杰兰特……我还是无能为力……”

  “会长……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木槿悄悄地问道。

  木槿的这个问题一下子把他的思绪拉回到眼前,他有些慌张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假装若无其事地转过身来。

  “没事,我消息灵通。”小死神说完,看着天空眨眨眼睛,把泪水掩回去,然后又看着紫痕说,“那你那杯水是怎么回事?怎么解释?”

  “萨芬特拉杀死了杰兰特,变成了海龙,我想要杀了海龙给杰兰特报仇,但是我不知道改怎么做,一个炼金师,她似乎比其他炼金师更加懂得药剂,并且给我配了一种能克制海龙气息的药剂,她说这是从海龙的鳞片里提炼出来的,还起了个名字叫镇龙粉,我给朵朵的那杯水里,就放了这东西,可是我之前自己喝了都没事啊。”

  “放屁!你不知道,朵朵可什么都知道!”木槿厉声打断紫痕的话,而此时朵朵也已经被水儿搀到了旁边,木槿忙跑过去扶着朵朵,“朵朵,告诉他们紫痕到底做了什么!”

  “紫痕……那水……我没喝……我是装的。”朵朵耷拉着眼皮,无精打采地说,“我听见你说什么‘身为炼金师,连水的味道都闻不出来’,还说什么以为我能识破,你还……”

  “朵朵!不是你想的那样……”紫痕慌忙解释道,“我只是单纯纳闷你为什么没有闻出水里加了东西,但是……但是我……我……我觉得你很漂亮,所以……”

  “算了……无所谓了,现在,快给我解药,你那水,他喝了之后,就像……就像喝了毒药似的。”朵朵仍然无力地一句三喘地说。

  朵朵的话,无疑让紫痕倍感委屈。

  “不可能啊,我真的自己先喝过了,而且我喝的是刚倒好的,药效十足我都没什么事,何况现在都晚上了,药效也挥发的差不多了,更不会有什么事了啊!”紫痕说完,摊开手看着大家,希望能从任何一个人的脸上看到一个信任的眼神,忽然,紫痕瞪大了眼睛,他想到了一个让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的事情,不禁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小心地,缓缓地说出了这个怀疑——“该不会……大尾巴狼他该不会……是……是那个吧?”

  声音不大,却语惊四座,尤其是朵朵,她听了紫痕的这些话,登时俩眼一翻,昏了过去。

  …………

  估摸着朵朵已经走了很远,大尾巴狼挣扎着盘腿坐了起来,身后的翅膀盖过来把身体护住,接着,一块亮白的半透明石头从他胸前冒了出来,这块石头不断漂浮着在他身体周围绕来绕去。突然,吱呀一声,房门被什么人推开了……

  “白龙宝玉?嘿嘿嘿嘿……”一双火红的“牛角”伴随着苍老的笑声,颤颤巍巍地从门外晃了进来。

  “卡……拉……秋……”大尾巴狼——或者说白龙——虚弱地转过头看着她——旅店的老奶奶。

  “我虽然老了,但我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是一条龙。”老奶奶——或者说卡拉秋——走到大尾巴狼面前,抽出桌下的椅子坐在他面前,“而且,我虽然老了,但我仍然是屠龙勇士。”

  “你……你是要现在……杀了我……拿走宝玉?”白龙从翅膀里把头抬起来,两只眼睛已经变成了海蓝色的龙眼,瞳孔被拉成了一条竖线,“动手吧……轻而易举……”

  “嘿嘿嘿嘿……”卡拉秋年事已高,没有力气再像当年那般放声大笑了,她低声笑着,脸颊向着眼睑,堆起一个和蔼的笑容,“屠龙只是小孩子们玩的东西,我是来帮你的。”

  说着,卡拉秋站起身,从手里召唤出法杖,杖头的能量变成一个淘气的紫色光球,追逐着白龙的宝玉。

  酷/h匠☆d网o首发#

  “能不能让你的宝玉歇会,你不累我还累呢!”卡拉秋不耐烦地说。白龙苦笑了一下,但笑容马上又重新扭曲成痛苦的样子,他把双手反过来,左手托着右手,右手手心朝上,宝玉在他肩头盘旋了两圈,然后落下来稳稳地漂浮在他的手心上方。接着,卡拉秋集中精神,把这紫色的光球把宝玉包裹起来。

  大约过了十秒左右,能量被宝玉吸收,卡拉秋用力捏了一下手里的法杖,就听“啪!”的一声,法杖碎成了无数的小颗粒,随着卡拉秋将五指聚拢,这些颗粒也聚成一个球。

  “张嘴!”卡拉秋命令道“难受……张不开……”白龙痛苦地回答。

  “事真多!”卡拉秋一脸嫌弃地念叨了一句,然后尽量快速地抬起手捏着白龙的脸,把他的嘴捏开,将法杖汇聚成的颗粒球囫囵个塞进白龙的口中。

  “呃……呃……呃……”白龙不停地呻吟起来,卡拉秋见事情不对,便把颗粒球取了出来:“怎么了?”

  “咽……咽不下去……”

  “谁让你咽了,含着。”卡拉秋见是虚惊,又把他的嘴捏开,把颗粒球塞了进去。接着,她双手按在他的宝玉上,人老了力气不够,索性整个身子压了下去,把宝玉压在他胃的位置,白龙瞬间把眼睛瞪的溜圆,眼睛上的血丝不说,就连眼角也都开始撕裂发红。

  僵持了数秒之后,白龙一把推开卡拉秋,向前探着身子把嘴伸出床沿。

  “呕——”颗粒球被他吐在了地上,上面挂满了白色的液体。

  “舒服点没?”

  “还……还好……呃……好多了……”白龙喘着粗气仰面躺了下去,宝玉一点点沉进他的身体里,很快,他的脸上便可以浮现出无力的笑容了,“现在杀我还来得及。”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卡拉秋颤颤巍巍地朝门外走,“再怎么样你也是头龙,我这老骨头,还是安享晚年吧——对了,你现在很虚弱,千万不要有剧烈运动,有可能让你五脏俱裂而死!”

  “放心……不然你以为我还能去哪啊!”白龙闭上眼睛,渐渐昏昏欲睡了。随着房门关上的声音,走廊里传来卡拉秋凋零的脚步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