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一个声音从窗外传来。

  “白……”朵朵从梦中腾地惊坐起来,急促地喘息,“白什么……呃……”

  这时候,她看到月光投在狼藉的地面上,在窗棂疏影中,很明显的有一个人形的轮廓。

  “大尾巴狼?是你吗?”朵朵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影子。

  “什么大尾巴狼,我可没兴趣管你那些家长里短!”说着,窗户被猛地推开,一个红色的影子跳进房间,身后仍然挂着一缕白光,但是这白光不似之前大尾巴狼那般的耀眼,而是像一缕银发。

  “阿尔杰塔?”朵朵看着面前的这红衣银发的背影。

  “有件事情要你去做!”阿尔杰塔没有摆架子,也没卖关子,直接把朵朵从床上给拎到了地上,吓得朵朵忙把睡裙压住,脚底下胡乱地乱趿拉,半天才踩到她的圆头鞋,“我联系到了杰兰特,人类已经对黑暗大君主的领地出兵了,你去那边找杰兰特,找不到的话问士兵也能问出来了。”

  “那……那然后呢?”朵朵心里纳闷,那么多人不找,尤其是像大尾巴狼和小死神那样的神一样的存在,怎么偏偏找到了自己呢?但是阿尔杰塔如此着急的样子,让她也来不及多问了,只好把衣服穿好,头发索性不系了,戴上穿线环,挂上泡泡枪,蹬蹬蹬地跑下楼去,老奶奶问她去哪她也没听见,慌慌张张地推了门出去。

  水儿和木槿偷偷打开门缝,看到阿尔杰塔从朵朵的房间里走出来,下了楼,哒哒的高跟鞋声回荡在走廊里。

  老奶奶沉进椅子里,并没有理会从楼梯上下来的高跟鞋声,但是声音到身边就停止了,她心里不由得纳了闷,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只见阿尔杰塔正吃惊地看着自己,这让老奶奶也不禁把眼睛瞪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阿尔杰塔先开口了。

  “嘘——”老奶奶示意她不要太大声,“老了,找个地方安享晚年罢了。”

  阿尔杰塔摇摇头,没再理她,踏着哒哒的声音朝外面走去。

  “你们小心点,我看到他还活着。”老奶奶大声提醒她。

  “我知道,不过放心吧,这次一定要让他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阿尔杰塔侧过脸回答她,然后又朝门外继续走去。

  “呵呵呵呵……”老奶奶沉回椅子里,闭目养神,“未必啊……”

  “杰兰特!”

  月色下,还是那光明之背,黑山山角,枯朽的路向标已经被千军万马踏入泥土,细碎的木茬支出地面,像是落入湍流中的求生的手。朵朵看到杰兰特正站在练兵场门口。

  “阿尔杰塔正在等待,赶快行动!”杰兰特丢下一句话,便打开练兵场的大门,随着一声熟悉的号角,一片魔物大军冲了过来,杰兰特伸出手,在他面前出现一个绿色的魔法阵,同时在魔法阵前面推出一片白色的气流,紧接着,在不远处,发出一阵轰隆隆的连环爆炸,猝不及防的魔物被这龙之变奏曲打飞到空中,灰飞烟灭。随后,杰兰特又从身后召唤出六个光球,光球朝前方射出无可阻挡的耀眼金光,那些围攻过来的魔物被金光照到,便痛苦地尖叫起来,然后身上开始冒烟,最后变成一撮黑色的粉末。随后,他又跟上一个三连斩,将后边剩下的魔物全部消灭。

  …………

  当他们来到一个上坡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了阵阵号角,这不像之前的那般高亢,而是更加浑厚,朵朵正在想的时候,就听身后稀里哗啦的脚步声,以及金属撞击的声音,她回过头来,只见阿尔杰塔带着神圣天堂的军队抵达了城下。

  “要不要这样,好像没有我也可以啊!”朵朵一遍遍地回想自己被莫名其妙的叫起来,莫名其妙地拽到这里,又莫名其妙的跟着参加——不,应该是参观了——这场杰兰特的屠魔秀,到底阿尔杰塔在想什么?

  “我是想让你看到,平日里和你最亲近的人,到底是个什么!”阿尔杰塔走到朵朵的身旁。

  “你说什么?”朵朵瞪大了眼睛,难道阿尔杰塔所说的最亲近的人,是在说大尾巴狼吗?

  “嘘——看着!”阿尔杰塔把手指在嘴唇上比划了一下。朵朵本想问清楚,但是看阿尔杰塔的样子,也就不说话了。

  杰兰特独自站在路口,望着那个他们曾经奋战过的地方……

  “五十年了……这里还是没有变。”他自言自语道,“黑龙……”

  话音刚落,只听山头一声巨吼,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他们的头顶上,只见一对遮天的翅膀从山尖打开,尖锐的趾爪抠进山体,碎石稀里哗啦地滚落下来。同时,前面嘭的一声,又一大批魔物哇呀怪叫着冲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杰兰特跳将起来,踩着山体参差嶙峋的怪石跳到黑龙面前,同时杰兰特金光四射变成了金龙,和山头的黑龙扭打在一起,然而不出十个回合,两条龙便抱成团滚落悬崖……

  “大尾巴狼……你居然是……是……”朵朵睁大了的眼眸中,映着他们落下去的悬崖,泪水一点点漫上眼眶,随着眼睑的悸动,泪水如决堤一般簌簌地翻涌滚落,“不会的,这不可能!”

  )…酷Ht匠*$网V正3《版首V发q

  朵朵转身朝着神圣天堂跑去,呜咽的声音由于脚步而颤抖,泪水顺着眼角飘落到身后,不知道跑了多久,她感到手脚开始发凉发麻,身体也莫名地感到寒冷而哆嗦,紧接着,这股寒意开始沿着四肢蔓延到身体,她甚至觉得整个身体都变得麻木冰冷,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心跳了,而且是狂乱的心跳。她不得不停下脚步,因为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走路了,迈出去的每一步,都虚弱地落在地上,两条腿就像两根面条一样软绵无力。

  朵朵蹲在地上,却仍然无法缓解她全身的无力,于是她只好坐下来,然而这只能让她感到心跳更加猛烈,仿佛关着一个活物,正疯狂地想要撞破心脏逃出来。不知是因为天黑,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眼前的黑暗愈发浓重了,甚至侵吞了整个视野,她感到额头阵阵麻凉,终于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