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思琪闭着眼,想象着天国的草原的时候,身体下面蓦然一沉,吓得她连忙睁开眼,但是还不到一秒的时间,甚至她的身子还没有开始下落,一双有力的手臂就把她抱了起来,同时,她的身子靠在了一个坚实的胸膛上,淡蓝色的马西莫培伦上衣映入眼帘,胸前那条深蓝的围巾被气流极力地掰了起来,顺着衣衫向上,他看到大尾巴狼正看着自己。

  风猛烈地呼啸在他们的耳畔,他们只能这样静静地看着,思琪能感觉到师父胸膛的温暖,这温暖,化作一股暖流,瞬间涌遍全身,一丝红晕随着这暖流浮上香腮,她不由得用力把右手伸过师父的肩头,环住脖子,左手也抬起来用力抱上去。

  “斯虎……我喜欢你……”她把头依偎在大尾巴狼的脖子下面,枕在自己酥软的肩上。

  风仍旧在他们的耳畔呼啸,大尾巴狼感觉到脖子底下在震动,似乎是思琪在说什么,但是现在没有工夫琢磨这事情,他抱着思琪,借着刚才的惯性,从空中落到船甲板上。

  “这是哪?”思琪把头抬了起来,像是刚睡醒似的看着四周。

  “噢……”思琪点点头,重新依偎在他的脖子下。可是刚刚挨到他的身体,思琪就仿佛被烫着似的腾地把身子直起来,张大眼睛看着大尾巴狼,闹得大尾巴狼莫名其妙地也瞪大眼睛看着思琪。

  他们这样面面相觑,大约两三秒的时间,大尾巴狼忽然意识到此时此刻的动作似乎有点太亲密,于是触电般把手抽了回来,这一抽回来不要紧,思琪身子下面失去了支撑,大叫一声就要摔在甲板上,大尾巴狼见状又赶忙伸手够到思琪身子下面,说时迟那时快,他一把将抱思琪抱在了怀里,虽然是抱住了,但是由于思琪惯性太大,坠的大尾巴狼一跟头栽了下去。

  他把眼睛睁开,忽然感到自己的脸正贴在一个光滑温暖而柔软的东西上。

  “这什么?”他伸出手摸了一下,像皮肤似的手感。

  “你讨厌!”思琪突然大叫,大尾巴狼吓得忙把头抬起来,可是还没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只听“啪!”的一声,一个巴掌呼在了脸上。这一巴掌着实很重,打得他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

  “喂!你怎么了!”大尾巴狼捂着脸问道。

  这个时候,他看到思琪正侧坐在面前,右臂挡在胸前,左臂挡在肚子上,左手则用力拽着衣襟盖住肚子。

  “呃……噢……噢噢——”大尾巴狼尴尬地挠挠后脑勺,他意识到自己刚才摸到的一定是思琪的肚子,“我不是故意的啦!”

  他站起来,走过去朝思琪伸出手,示意她扶着自己站起来,思琪瞪了他一眼,但还是抓住了他的手,他稍稍用点力,就把思琪拉了起来。思琪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尾巴狼,盯的他心里发毛。

  “干啥这么看着我?”

  “斯虎——我——”思琪支支吾吾地,说到一半便停止了,她看着大尾巴狼的眼睛,或许是由于刚才的风力太大,他的眼角还带着一丝泪痕,一些细密的血丝把眼白衬托得更加如月光般皎洁,而他淡紫色的瞳孔,犹如一汪澄澈的泉水,又似泉眼般不断颤动,在这颤动中,她似乎看到了他的紧张,她也能感觉到,师父呼吸的节奏逐渐加快了起来。

  大尾巴狼本是要等她把话说完,但眼睛却也不自觉地观察起来,思琪有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不似朵朵那般的婴儿肥,但是却有和朵朵一样的大眼睛,一双娥眉宛如羊毫挑起温柔的一掠。柔眸似水,长睫如风,点点泪痕还如丹凤栖梧般点缀在睫毛之间。

  xy最新‘章节O》上●4酷%◇匠o网i{

  这时候,大尾巴狼似乎感到思琪的脸庞更加清晰,清晰到可以看到虹膜上细密的线条,她的体香扑面而来,呼吸声竟也如雷贯耳,他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此情此景,任何话语都被卡在嗓子里,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思琪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开始的时候拉着思琪的前臂还是平伸着的,而现在已经垂直下去了,而且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竟然与思琪五指相交地握着。大尾巴狼此刻满脑子都是朵朵的脸在飘,自己虽然平时对思琪疼爱有加,但是未曾想过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尤其是自己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朵朵,看来自己的确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开始擂起鼓来,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思琪忽然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搭在下睑上,仿佛两张排弩正搭在弦上,他不得不说,这是他头一次对长睫毛产生反感,然而这样的情况,他也没得选择了……

  月光下的神圣天堂不似白天里那般甚嚣尘上,却也成了那些自然音乐家的舞台,草丛里的蛐蛐儿,树林里的知了,还有那些仍在忙碌的鸟儿,在夜色里此起彼伏地演奏着他们的声乐。一些萤火虫伴着乐鸣啁啾,一同萦绕在低矮的树丛中。

  “有没有到凯德拉关卡的票?”毒药找到售票员索兰娜。

  “阿尔巴特罗斯号应该还在路上,你们必须要稍等一会,不过还有另一个方法。”索兰娜话说一半,忽然竖起食指摆出一个灵机一动的样子。

  “什么方法?”

  “有一艘飞艇要飞过莲花沼泽,然后绕到凯德拉关卡,不过……”

  “就它了!”毒药打断索兰娜的话。

  “等下,这很危险的!因为你知道莲花沼泽那边是什么。”索兰娜说完,很抱歉地笑了笑,“而且等一等的话,直达的飞船可能就回来了。”

  “那我还是等等吧。”说完毒药走到一旁想要坐下来,然而有几个公会之外的冒险家也在旁边等待登船,好在最旁边的还留这一个人的空位,“这到底算幸运还是倒霉?”

  毒药无奈地耸耸肩,坐了下来。

  “嘿,药姐!”毒药刚坐下不长时间,小死神就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毒药见小死神走过来,就往边上挪了一些。

  “你坐着吧,我站会没事!”小死神把斧头摘下来拄着。毒药见他没有坐下来的意思,便又回到原来的姿势。

  “你可要知道,这飞艇刚开走。”

  “没事,我好歹也是个身经百战的人。”小死神得意地说,“等见到大尾巴狼,你可得好好劝劝他,不过我觉得他不会有啥问题的,顶多就是生气。”

  忽然,小死神的脸色沉了下来,好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事情,眼睛紧张地左右滚动。

  “你怎么了?”毒药看着他的表情,也紧张起来。

  “我有点事,一会船来了你自己上去吧。”说完,小死神背起斧头慌慌张张地朝北面跑去,不消几分钟就消失在视野中了。

  “奇怪……就不能陪我多呆一会嘛,有什么事情能比我还重要。”毒药坐回椅子上,抬头望着天空中的月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