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馆到了,进去吧!”易天一句话把大家带回了现实,看着门庭若市的这座阁楼,上书潇湘馆三个红底黄字,门前是几个长得强壮的打手,并没有几个下等的烟花女子在招徕的景象。因为此刻门前已经堵住了,即使是只进不出也没有空隙。

  “诸位,诸位客官,今日潇湘馆客满了,都请回吧!”一个壮汉从潇湘馆里走出来站在门口喊道。

  一句话,门口就开始人声鼎沸了,你一言我一句的就开始吵了起来。

  刘煦和吴耀祖、李宗城二人对视一眼笑了笑,徐枫在一旁也是露出得意的笑,易天猜测这几个不好相与的准是没好主意了。

  “梁国公府吴公子,临淮侯李公子,永康侯徐公子,诚意伯刘公子到!”李宗城的家奴上前大声喊道。

  四个人一齐朝潇湘馆走了过去,易天摇了摇头也跟着进去了,陆吾和莺歌也随行上前。

  “原来是各位爷,小的有眼无珠,立刻给各位爷准备一间上房!”那刚才还站在潇湘馆门口威风八面的壮汉听到刘煦等人的身份马上走下来半腰躬着,一脸谄媚地迎上来。

  酷匠;网/|唯}L一K-正L(版#,|其他都T是◇{盗版)J

  “叫你们老妈子出来,嗯!“吴耀祖使了个眼色,后面的家奴得到命令从袖子里拿出一百两银票给壮汉,壮汉乐的嘴都合不拢了,连忙叫了好几声吴爷马上让人去通知老鸨。

  “各位走着!”吴耀祖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作了个请的手势,众人一起进了潇湘馆。

  易天跟着刘煦和吴耀祖几人进了潇湘馆一间二楼包厢,刚坐下便有侍女端着些时令水果和点心上了桌,然后潇湘馆的管事儿老妈子就趁这时候挪着蹒跚的步子扭着水桶腰进来了,看见一桌子的公侯王孙,老妈子马上就跪下了。

  “老婆子见过各位爷,有什么吩咐老婆子任凭差遣。”老婆子偷偷抬了头打量着易天几个人又马上低下了头。

  有刘煦、吴耀祖这几个在,易天也没多说什么,毕竟他们的身份在这应天府也是比较方便的。

  吴耀祖毫不掩饰意图,当即就问道:“听说陈琬儿姑娘办什么词会?”老妈子跪在地上,刘煦说了话她才敢起来,吴耀祖的话她一个历经世事,整日里周旋在公子堆的怎么会不明白?当下便回答道:“爷说的不错,陈姑娘今天的确是办了词会,只是现在不方便见客,几位爷要不挑我们潇湘馆的头牌来?”李宗城笑了笑,把手上的茶杯猛地放下,一阵刺耳的茶杯与桌子相撞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

  “你以为爷几个吃了饭得了空来着是找别人的?请陈姑娘一坐叙话都不行?”

  “哎呀我,老婆子说的真真确确是实话啊!”老妈子解释道:“陈姑娘说了待会就见客,爷几个要不去看看那个词会?也不差时辰啊!”

  李宗城本想再说些狠话的,吴耀祖抬了抬手他便没有开口。

  吴耀祖点了点头让老妈子下去,并且又给了她五百两银票。老妈子又惊又恐,虽说这金陵城的公侯子孙不少,可她是一个也得罪不起,不过有银子拿谁都是财神爷不是?领了银票带了几个姿色上乘的女子进了房间便识趣的下去了。

  看着老妈子下去了,此时易天和刘煦几个身边都坐下一个绝色女子,易天接过美女递过的酒看了一眼便放下。

  “老弟,你这不是拂了姑娘的好意吗?”吴耀祖看到易天并没有喝酒,自己搂着一旁妖艳女子的柳腰将一杯酒一饮而尽,极为满意。

  “是啊,易兄,不够意思了这就!”刘煦握着自己身旁的女子说道。

  徐枫、李宗城也纷纷说了几句,大约就是说易天不解风情了。

  易天敌不过几个人连番唇枪舌战,看了眼旁边的绝色女子拿起酒杯轻抿了一口道了一声好酒。

  绝色女子看易天如此勉强,问道:“公子是觉得奴家不及琬儿所以才如此的吗?”声如黄鹂,似清泉流过十分悦耳。

  易天连忙称不是,“姑娘如此绝色,实乃牡丹、蔷薇花中姣姣,在下是不敢亵渎啊!”易天如实形容这绝色女子的面貌,夸得恰如其分。

  那女子轻笑一声,易天又道:“在下又未曾一睹琬儿姑娘真容,说不定姑娘比之也不逊呢!“众人谈笑着,很快半个时辰就过去了。

  刘煦握着自己身边的女子。刘煦觉得很是满意,正想着家中的结发妻子那无趣的脸庞,于是盘算着能否将这个女子买回家好好享受呢!

  吴耀祖毫不避讳地直接拉着他旁边的女子亲了起来,那女子很是配合一直回应着。一旁的李宗城看着刘煦和吴耀祖,苦笑一声,相比之下他倒是更期待今晚的主角陈琬儿,对一直逗弄着自己的女子不屑一顾。

  徐枫把佳人揽在怀里,佳人含情脉脉,二人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侣一般,却不知一个心怀不轨,一个是另有所图罢了。

  “公子,是这些菜不合心意吗?还是奴家伺候不周到?”看到易天根本没有动筷子也没有主动和自己搭话说几句,易天旁边的这女子有些纳闷了?

  这公子不会不好女色,不会是有那个吧?怎么连我一眼不看呢?女子对自己的相貌是极为自信的。

  易天要是知道此刻坐在自个儿身旁的女子这样猜度误会,他恐怕要按耐不住跳将起来了!

  潇湘馆里头牌中的头牌,在潇湘馆的地位仅低于陈琬儿的李芳玲平日里也是不轻易出阁的人物。今天出来,就是听老妈子说易天这一行都是公侯世家的大人物,这才有了心思出来一会。

  见到刘煦他们几个,李芳玲看他们不是五大三粗一副纨绔相就是如李宗城那样的傲慢,把一切都不放在眼里的人。几下打量,倒是角落里的易天长得英俊潇洒,衣服也是十分华丽,还拿着一把折扇,文质彬彬的,像足了戏文里台子上的潘安。

  最为重要的一点便是他看着自己却眼神没有任何大的波动,反而有种欣赏的感觉,李芳玲接受到了易天的善意,加上此刻几位姐妹都已经落座,恰好易天一旁的位子空着,她便走上去准备看看易天究竟是个伪君子还是真的是位不为美色所动的翩翩佳公子。

  现在看来,这位易公子根本就是眼力没有自己的存在,李芳玲看着易天宁愿和自己的跟班聊天也不理自己,她是又恨又无可奈何纠结的很。往往对自己容貌比较自信的女人,都认为男人是抵制不了自己的魅力,所以对于那些对自己并不感兴趣的男人,女人的表现反而是出乎意外的有一种去了解的冲动!因为太想知道男人不在乎的原因了,可是这也是自信心缺乏的一种表现吧?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丝竹管弦乐起,一声天籁韵透九霄,满堂惊做,易天唯一侧目,而此时李宗城已经打开了大门。潇湘馆的会堂上,此刻是众人云集,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都集中在那个正在唱水调歌头的女子身上。

  如泉水淙淙,又似黄鹂鸣翠,转而婉转悠扬,碧天云外直上青天!那翩若惊鸿的舞姿,更是让所有人耳目一新!此女便是潇湘馆花魁陈琬儿是也!

  易天一行人早已离开厢房围在楼上的勾栏,从上而下的注视着会堂中间那个白裙女子。一曲终了,只见她缓缓上前朝着楼上楼下的人们行了个万福。届时,掌声雷鸣,欢呼不断,她微微一笑,好似桃花初开,明艳妩媚,果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啊!

  易天此刻刚看见陈琬儿回身一眸,暗自惊叹:果真是天人下凡,竟这等清尘脱俗的女子!

  刘煦几个当面夸着,心底藏着,暗中想着,却不露声色。

  “琬儿有礼了,想必各位也都知晓,琬儿今夜这词会说是以文会友不如说是琬儿自己选夫婿,待会儿还请各位才子赐教!”陈琬儿虽是女儿身,言语之间却不乏男子的胸襟大气,毫不介意就道明了今夜众人来此的目的。

  台下应者颇多,不过这在陈琬儿看来不过都是些过江之鲫而已,她早已见惯了。要是,真的能选中一位才子,那也是有趣的很,心里这么想,但陈琬儿也是有准备的。陈琬儿此次一共准备了五场测试,前三场也就是她自己从古籍寻到的三幅绝对,若是有人要是能对的出前三道那就是已经是奇迹了,最后两道是陈琬儿三天两夜苦思之下偶然悟得。是以,陈琬儿已经认为今夜已经不可能有人直接过五关斩六将一路顺风的成为自己的夫婿的。

  陈琬儿徐徐退下,楼上立马垂下一幅两三丈长丝绸制成的对联。

  上联:风风雨雨暖暖寒寒处处寻寻觅觅,这是南宋女词人李清照的《声声慢》,很快就有人认出了对子的出处,那些肚子里有些墨水的都开始绞尽脑汁地想下联去了。平日里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儿们则是拿着银子去请人了,易天一行人记下了上联回到厢房里,而坐在楼上一间密室的陈琬儿正悄然观察着这一切。

  “李兄,不知可对出了下联?”吴耀祖有些着急的问道,看来武人就是武人,改不了的急性子。

  李宗城摊了摊手,抛去他的临淮侯家世,以他一个举人的头脑这幅上联并无难处,下联他已经胸有成竹不过是在斟酌而已。毕竟,这可是在陈琬儿面前表现的机会,他怎么会随意对个平庸的下联糊弄人呢?

  笔墨纸砚就在桌上,吴耀祖已经让人撤换了吃食换上文房四宝,为的就是借李宗城的才名可以单独与陈琬儿一见。

  易天拿起一杯茶,看着李宗城在宣纸上挥毫写下几个大字:莺莺燕燕花花叶叶卿卿暮暮朝朝,笔法苍劲有力,跟李宗城一副有些羸弱的身子骨很是不符。徐枫和刘煦围上来看了一眼都赞不绝口,吴耀祖虽然不懂,但看这下连与陈琬儿的上联最起码字数是没有出入的,这也就放心了。

  易天知道,以李宗城的才气写这幅下联恐怕是有些勉强了,少不了有抄袭前人的嫌疑。只是众人不知而已,他也不便揭穿,毕竟几个人刚相识,这么做也有失人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