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在想刑天?他虽然强大,但别忘了他已经被囚禁一万年了,况且他又强行吞噬你的魂魄,现在的他神力尽失,和一个凡人没有多大区别。”老者直接道明了朱载珏心中疑虑,继续说道:“以我的力量足以修复你的三魂七魄,而你反而可以吞噬了他的神念,至于他潜藏的神力在必要的时候会助你一臂之力。”

  一想到能得到堂堂战神的力量,朱载珏有些兴奋了,他着急的问道:“老头,什么时候能让我回去?”

  “该你回去的时候会让你回去的。”老者轻哼朱载珏得到的只有这么一个冷漠的答案。显然,老者对于朱载珏的称呼十分不满,甚至有些愠怒。

  “师傅,受徒儿一拜。”朱载珏脑子快速运转马上跪下行礼。

  “你这是?”很显然,对于朱载珏突然来这么一出,老者自己也没有想到。

  见朱载珏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就那么一直跪着,老者也不忍心。

  被动之下,老者妥协了,说道:“行了,老朽收了你了,快起来吧!”

  听到确定的回答,朱载珏喜不自胜,不经为自己刚才明智的举动暗暗兴奋了一阵。但,对于老者身份的好奇,还是只增不减。既然都已经确定了师徒名分,朱载珏也就不拖泥带水了。

  直接问道:“师傅,您的身份,呵呵!”朱载珏有些把握不住老者的心思,“您是什么人啊?”

  老者早将一切尽收眼底,朱载珏那个小心思又岂能瞒过他?

  既然收了他,老者也打开天窗说亮话,捋了捋那把白须,老者似有所想:“我乃上古神族龙族首任族长龙德衍,当时天地还没有那么明确的分开,人和诸神也都居住在一处。”朱载珏早已做好准备,可是龙族族长的身份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上古时期,人神混居,人可以通过修炼积聚气劲走上成神一途。所谓的神,其实就是把天级以及天级以下气劲修炼者的气劲转化为神劲。而达到神劲的修炼者,寿命可以达到千年之久,这也就是神。经过数万年之后,天地分开,人和神也分离。神被天带到九天之上,而人因为资质太差就被留在了大地。原本人神之间和谐相处的局面被打破了,人没有了神的压制,便开始因为财富、土地、权力的争夺开始互相残杀。后来,人界各个部落之间就发动了战争,这种情况一直持续数千年。“看着朱载珏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龙德衍心里有些发毛,但想想这个毛头小子也算挺认真的也就释然了。

  他继续道:“神界一直维护着和平,但平衡没有持续下去。神界七十二门派三十六神族之间也开始互相攻讦,刚开始是一个门派进攻一个门派或者神族势力,越到后来这种情况愈演愈烈。几个门派神族开始联合攻击另外几个势力,但我们龙族置身事外,没有卷进残杀,所以经过万年的争斗各族各派都已经几乎凋零了,只有龙族是一等势力的存在,是那么的令人仰望,无法企及。“朱载珏若有所思,打断了龙德衍的话:“弱者弱,强者强,弱者想要改变被强者吞并的命运只能合纵攻击强者。最后,所有的门派和神族联合攻打龙族,是么?”

  龙德衍微微颔首,想起那段往事,额头青筋暴起,面红耳赤。咬了咬牙,坚持了下来:“没错,最后各派各族合围我龙族总坛龙城,龙族子弟奋力还击。当时龙族虽然强盛,但由于各派各族人多势众,却还是败绩。龙族损失了大部分的神级高手,整个龙族面临着覆灭的危险。不得已之下,我制造了自己已死的幻想用以迷惑各派各族的追杀,冒着禁令带领龙族残余弟子来到人界隐藏!”

  “师傅,那后来呢?”

  “后来啊,我们隐姓埋名潜藏人界,而我则和四大长老以及一些弟子藏身昆仑雪域之巅。现在算来,为师也已记不清是多少年了,但是龙族重返神界的信念从未改变!”

  听完龙德衍的讲述,朱载珏似有所悟。朱载珏心中滋生了一个不一样的想法:这老头是神族中人,而且还是龙族族长。我一个凡夫俗子,身无分文,不过是一个落魄的皇子。光是这样不堪的条件,他又怎么能看上我?并且这么容易就答应收我为途呢?难道……””师傅,”龙德衍嗯了一声,朱载珏问道:“我是不是和你们龙族之间有什么联系?”龙德衍听到朱载珏的提问,先是浑身一震,惊讶的同时也在心里暗暗夸赞朱载珏的机智。

  “小子,你猜的不错,能够成为我龙族族长的人当然是我拥有我龙族嫡系一脉血统的了。”

  “这么说,我居然也是龙族的后裔?”朱载珏的嘴长得足以塞下一整个鸡蛋那么大。

  龙德衍一笑了之,这才娓娓道来:“你的确是我龙族的人,而且是我的嫡系后裔,不然你以为我会那么r轻易收徒?按辈分,你得是我的玄孙辈往后排一千位之后了。”

  朱载珏摸着头,问道:“那我应该还有其他不同之处才会入您老的法眼吧?”

  “您老”这个尊称龙德衍很受用,这又当面夸了朱载珏几句,然后郑重其事道:“还记得当时你在东厂诏狱发生了什么?”朱载珏摇了摇头,盯着龙德衍。

  “臭小子,当时五星汇聚,众星环烁,五百年一遇的五星聚被你小子给遇上了,并且选中了你。命中注定,你将成为人界之主,你不仅有着龙族的血统而且是紫薇星转世,更有着战神刑天的形神肉体。我当时在闭关修炼,准备率领人界龙族所有成员强行突破两界封印入口,重返神界。姻缘巧合之下我又感受到了五星聚的异象,所以推算一下,结果就发现你的存在。”龙德衍似笑非笑地说下去。

  “现在,你见到的不过是我的一缕神念罢了,我的真身现在昆仑雪域之巅,这也是我龙族的秘密之一。”

  龙德衍说完了一切,也就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小子,我留下了龙族修炼的秘籍,你好好参悟,可以修复淬炼你的三魂七魄,七日之后,我们师徒再见!

  朱载珏的左手突然出现一本红色的古籍,上书“龙族秘法”四字。

  #酷…匠√网u6正版x首\Q发)V

  翻开第一页,便可以看到:龙族秘法乃我龙族中人方可修行,非我族类强行修炼龙族秘法者魂飞魄散,除去三界外,永世不得入轮回……

  次日早晨,京城皇宫之中。早起值守的几个内侍正在乾清宫前无精打采地扫着地。突然一个内侍大叫起来,惹得所有人都聚拢过来。

  “你们看,这是什么?”那惊叫起来的内侍指着天空问道。

  随后,空中飘舞着片片雪花,渐渐地愈下愈大,落满了宫门前的一大片空地上。

  景山上,一个时辰前还是一片灰黄,而现在早已是银装素裹了,俨然一个白色世界。眺望远处,群山绵延,一条条白龙纵横交错。天是灰白色的,大地是一片雪白,整个人界笼罩在白雾之中。

  皇宫外的大街小巷,所有的勾栏酒肆早已打开门窗,所有的人都在庆贺瑞雪的降落。这是一个吉兆,瑞雪兆丰年,所都有人走出家门,有的人还买了烟花爆竹在门口燃放,孩童们正向在雪地里扔雪球。整个北京城笼罩在一片红白之中,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喜悦里。

  一内侍跑着进了司礼监,未经通报就推开值房的门,一见四位掌印、秉笔都在批阅奏折,立即跪下了。看到一个内侍冒冒失失地跑进了,李芳也没吱声,只是停下了动作。

  “出了什么事?连规矩都忘了,你要不说出个好歹来,今儿杂家非得打断你的狗腿不可!”陈隐恶狠狠。

  那内侍赶紧又磕了三个响头,大呼道:“禀报老祖宗,黄总管、张总管、陈总管。天降瑞雪了,快出去瞧瞧吧!”

  听到天降瑞雪的消息,李芳立即起身,陈隐、黄锦、张琳也跟了上去。推开值房的窗,顿时飘进一大团雪进来,一时就扑在了四人的笑容上。

  “走,给万岁爷报祥瑞去。”李芳抬起脚,踩着稳步不紧不慢向着门口踱去。三人也纷纷应声,披上了暖袍,四人出了大门,望着漫天大雪,司礼监所有人都出来了。

  嘉靖帝得知降雪的消息,连关也不闭了,出了后宫立刻下了一道免直隶、顺天府一年税赋。

  白色的山林一片寂静,整个世界只有那么几声鸟啼声,近处连风吹树梢的声都没有。树木、草丛沉寂在冰雪中,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接连落在地上,渐渐堆积着。

  雪地里,一个孤单的身影穿梭在雪中。越过一个山头又到达一个地势险峻的山腰,从一块巨大的的岩石跳下。拍拍身上的积雪,看着左侧有条从那片岩石上流下的潺潺溪流。那个人影只身走到溪前,蹲下身子用双手捧起清水就向脸庞拍去,双手浸在清澈的溪水中不停地搓洗着,任溪水染成血红色!

  看清了那张俊逸非凡的脸,是了,着身影就是朱载珏。不对,应该是刑天才是。

  一想起刚才杀的一个樵夫,那满脸的血迹,刑天就愈发地兴奋起来!

  “好久没有尝到这么新鲜的美味了!真是怀念啊!”刑天站起身闭着眼回味着。很快,又加速朝前方行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