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载珏的身体被刑天所占据,当然连同记忆也被刑天接受了。当了解到这个世界之后,又结合了自己的身份,刑天有些为朱载珏感到不平。但是,但察觉到了自己的实力已经没有当初那么强了,甚至连万分之一也未达到!

  一万年前,按照大明和上古的时间应该是四千年以前。刑天在炎帝被黄帝击败后,率领自己部落去找轩辕部落复仇,最后身死族灭,三魂只留下一魂,七魄散尽。肉身也化为了乌有,仅存的人魂被五极战神也就是五星所封印。现在占据朱载珏体内的不过是人魂万年以来唯一的一缕神念罢了。

  想要完全恢复实力是不可能的了,只能以修行循序渐进,慢慢积聚神劲,突破神劲达到仙劲的境界也不是不可能。在人界,除了上古几千年以来,恐怕达到神劲的人一人也没有了。

  人界的修练顶峰不过也是天级气劲,其下便是修行气劲之人都知道的存在,从高到低依次为天级、圣级、尊级、明级、玄级、地级,气劲每一个大层次分为九品。所以,修炼气劲是一件长久的事,上升一个大层次所需时间大概为五至十年左右,达到天级气劲的实力估计不死也老的走不动了!可想而知,修行之路充满多少的艰辛!

  刑天想要短时间提高自己的实力是不可能,何况神劲在人界是绝对没有敌手的存在。想想这些,刑天也就释然了,握着拳头,呼吸着周围的空气,气沉丹田集中意念进入识海。刑天用心感受着周围的一切,但令人不解的是,刑天的识海根本什么都不存在,这么说,刑天的识海不存在了!也就是意味着,刑天的神劲实力可有可无,除非识海复原才真正拥有神劲!

  刑天心道:怪不得刚才我一跃不过三尺,其实也不过就是常人的极限罢了!看来,接下来是有些意思了!

  下了山,刑天并没有去京城,因为他知道现在暂时的离开是明智的选择。吸收了朱载珏的记忆,刑天觉得是应该为自己做些什么。最起码,夺回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是分内之事。这也算对朱载珏的灵魂一个慰藉吧?

  酷{!匠"网正'E版☆4首Ba发

  刑天带着朱载珏的身份开始重新生活在大明,但事实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皇城,司礼监。李芳遣退所有内侍,除黄锦外只留下李芳、司礼监秉笔张琳、秉笔陈隐三个司礼监主事。

  “义父,这两日事情太多,东厂的事我们也才得到消息,真是猝不及防啊!”陈隐坐在下首,先开口。

  随后张琳也说道:“昨儿个,那五星聚之时,我随万岁爷到钦天监,看到那异象,真是奇!那众星汇聚,哪里是夜里,分明就是白天儿嘛!现在想来还是不敢相信。”

  陈隐点了点头,“义父,我们该怎么办?”

  李芳看了两人一眼,摆弄着手指上的戒指,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还能怎么办?办好自个儿的差事就行了。”

  “那是!那是!”

  “张琳,你就暂时提督东厂,陈隐你接任锦衣卫指挥使,叶江已经请辞了,眼下这局面咱们得替万岁爷掌好了。圣旨我跟夏首辅提一声,票拟一道马上批红,万岁爷那儿杂家去说。”

  二人大喜过望,纷纷道谢,一口一个义父干爹叫的那个亲热孝顺,比亲儿子都亲。

  乾清宫,嘉靖帝躺在龙榻上,嘴里念着那句预言:“五星聚,紫薇出,五百载,现明主!明主,除了朕还有什么明主?“嘉靖帝越想越怒,起身将一旁的宝剑拔出将面前的黄花梨御案一气劈成两段!

  刑天徒步下了山朝东而行,记得前世他曾到过泰山,不过如今去那不是为了重游故地。人界的仙气与上古相比早已所剩无几,稀薄的几乎绝迹了。那可是提高实力最快的方法,吸收了仙气修行神劲便不用受一般修炼法则所束缚。天资高的人当然人界不可能有,说的当然是刑天了。

  刑天现在就是要上泰山吸收那唯一的一些仙气,然后抓紧和朱载珏的身体的融合,否则找不到一具合适的肉身一切前功尽弃!不要以为强大的神念可以随意找一副皮囊然后寄居就可以了,那是十分危险的。如果没有和肉身相融合,那么修行起来就是举步维艰的局面。甚至,肉身达不到神念的要求,或与神念不符那么修炼会陷入瓶颈严重则魂飞魄散,肉身也化为灰烬!

  隐隐感觉到朱载珏体内还有朱载珏残余的魂魄和虚弱的意识,这让刑天十分不安。吞噬朱载珏三魂七魄的时候损耗了不少神劲,现在的实力已经和人界一个普通人无异了,况且朱载珏这副肉身原本就那么羸弱不堪,更别提什么强壮之类的废话了。

  面对现实,刑天显得十分无奈了。眼前的这种境遇真有点想上战场上厮杀一番的冲动,身无分文,衣衫不整的,连乞丐都不如!

  这是什么?感觉脖子上一阵冰凉,刑天伸出手摸了摸是一块玉。出脖子上取下,原来是一块白龙玉佩。纯洁无暇的白玉上雕琢这一条龙,上面还刻有一个字,就是朱载珏的字“珏”。

  刑天高兴的一阵欢呼,倒不是白龙配是朱载珏的什么身份象征。这可是玉,上等的玉,值钱啊!管他是什么来由,现在这块白龙玉佩就是刑天的唯一所有了。

  “兵神刑天,杀戮过甚,怨煞噬主,执着贪恨。逆天而动,罪当不赦,念及曾随炎帝征战,劳苦功高,忠心可鉴。今判刑禁万年,由五极战神执刑。”一万年前,刑天被神界抛弃,受刑一万年。每日都要受尽九九八十一次天雷击打,那种比之地狱还要残酷的惩罚“你还好吗?”黑暗的虚空之中忽然传来一阵久经沧桑的声音。

  朱载珏缓缓睁开双眼,“呃,这是哪儿?我怎么什么也看不见?”

  那声音再次传来:“小子,好久没有人到这儿来了,你是第一个。”

  “呃,嗯?”朱载珏什么也看不见,但虚空里依旧传来那沧桑的声音。

  “我还活着吗?”朱载珏不知道身在何处,以为自己到了冥界,而那沧桑的声音不是鬼还会是谁呢?

  “小子,已经死了,现在留在这儿的不过是你的命魂。”

  朱载珏朝着声音源头仔细寻找,但依旧没有什么发现。

  当听到自己已经死了,内心不是失望,反而有一些庆幸。身为武宗遗腹子,又遭监禁,十八年来过着人鬼不如的日子,活着就是煎熬,活着就是最大的痛苦。现在肯定自己离开了那个厌恶的世界,反而觉得有些莫名的喜悦。

  “死了就好,死了我就没有遗憾了。”朱载珏自言自语道,字里行间似乎又有些心口不一。

  “是吗?没有遗憾吗?原本属于自己的却失去了,自己的父亲已经死的那么冤屈,你这做儿子的倒也真孝顺。”

  朱载珏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冤屈,乱七八糟的,风马牛不相及的,听的云里雾里的。

  “朱载珏,你真的想死吗?”

  朱载珏叹了一声:“不都已经死了吗?”

  只听见虚无之中传来一阵笑声,“呵呵!世间的事也不都是不可挽回的,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死了的人还能活过去吗?”朱载珏真的不懂那声音说的是什么,他只问道:“那个在我体内的人是谁?”

  虚空中不再有声音,良久之后,又突然响起:“都死了,是谁有那么重要吗?再说,那可不是人。”

  朱载珏自嘲自讽:“只是好奇,”仔细回顾了刚才那声音所说的,朱载珏再次问道:“不是人?”

  “啊!”朱载珏抬起头看见一个身着白衣,须发皆白的老者活生生站在自己的面前,讶异之下出于本能反能惊呼起来。老人缓缓道来,直到回答完了朱载珏所有的问题。

  “他是战神刑天?那我的肉身被他占据,他岂不是在人界以我的身份存在?”朱载珏得知一切,一时间觉得一切那么突然,不过一夜之间自己就“死”了。

  “既然是战神刑天,那我岂不是回不去了吗?”

  老者微微一笑,问道:“小子,怎么?现在又想着回去了?”

  朱载珏有些羞愧的低下头,之后抬头狡辩道:“我只是因为自己的肉体被别人占据感到不平,那可是我的肉体。”

  其实得知武宗皇帝被人长期下毒的事实之后,朱载珏从心底就已经改变了最初的想法。原来一直听闻自己的父皇是昏庸无道,残害百姓的昏君,自己也一厢情愿的觉着自己对不起大明百姓对不起先祖。所以,无颜苟活于世,只等那一杯毒酒便草草了结这错误的人生。

  现在,朱载珏想要回去的的欲望占据着心里所有的角落。他要回去夺回原属于自己的皇位,最为重要的他要恢复父亲的名誉,为父亲正名,惩治那些暗害父亲的大凶之徒。

  老者对于朱载珏所想当然了然于胸,只是也不点破。

  “我可以让你回去,夺回属于你的肉体,至于其他的我也有心无力。”

  朱载珏点点头,但联想到刑天的身份,又踟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