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上官梓昕醒来,却不见陆惜南与慕容明轩来找她,随即让人去传,可是却回报说不在城内。

  上官梓昕知道肯定又是陆惜南那个混蛋拉着慕容明轩去夜袭了。于是便打算登上城楼看看。

  等她登上城楼后,果不其然见到陆惜南与慕容明轩押着一个人正往回赶。

  陆惜南也看到了城楼上的女子,抬起头笑道:“蠢女人,我将海辰给你绑来了,你看要如何处置吧!”

  那个人就是海辰?上官梓昕打量着被押的那人,一身白色铠甲,头发用玉冠束着,一张容颜白皙俊美,当真是又一美男。

  “昕儿,快开城门啊!”慕容明轩在城楼下叫道。

  上官梓昕闻言并没让人开城门,只是责备的问道:“陆惜南,慕容明轩,你二人还将我这个主帅放在眼里么?”

  “蠢女人……”

  t、酷-b匠“!网uk首Z2发

  “住嘴!”上官梓昕毫不留情的打断了陆惜南,看着他骂道:“尤其是你,三番五次的不听从命令也就罢了,如今还带着一个人和你一起犯错,简直可恶!”

  陆惜南被说的哑口无言,慕容明轩上前一步道:“昕儿,昨夜我们……”

  “你以为你就很好了么?知错犯错,你比他更可恶!”上官梓昕现在总算知道自己以前在万花谷带着言棠一起犯错师傅是个什么样的心情了!

  陆惜南听到上官梓昕骂慕容明轩那句你比他更可恶的话,心里偷偷一笑,脸上倒是没有表现出来。

  “哈哈哈哈……”被二人押着的海辰突然仰天大笑:“想不到堂堂天汶的两个战神,神话般的存在,居然被一个女人骂的连话都不敢回了,看来也不过尔尔啊!”

  言落,海辰又是一阵笑。

  “闭嘴!”陆惜南将海辰往下按了按。

  “海二公子这话的意思是瞧不起本帅了?”上官梓昕挑眉,“不止瞧不起本帅,也是瞧不起我们天汶的皇上了!”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海辰不承认。

  “呵”,上官梓昕笑了一声:“现在我就让他们放了你,来和我打一场,如果你赢了,我就放了你,并且还你一座城池,如果你输了,我就杀了你!”

  “蠢女人(昕儿)……”

  “你这样也太不公平了吧?”海辰道。

  “公平?”上官梓昕再度挑眉,“你现在已经是阶下囚了,我现在已经是在给你机会了,你还要公平?你若是如此讨价还价的话,是不是不想要这个机会了呢?”

  海辰咬牙思考了一下,这的确已经是自己眼下最好的机会:“好,就按你说的来,我赢了,放我走,还我一座城,我输了的话,反正都是一个死!”

  “痛快。”上官梓昕说罢之后便命令陆惜南与慕容明轩放了海辰,二人刚开始不肯,可是在上官梓昕那喷火的眼神下他们只得放人了。

  海辰被放开后,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对城楼上的上官梓昕道:“来吧!”

  上官梓昕闻言,不见她有任何的准备便已从城楼上飞下,直袭海辰而来。

  海辰见状也是足尖轻点,直接向上官梓昕飞去,眨眼之间,二人相距咫尺。各自使出自己的本领打斗在一起。

  陆惜南与慕容明轩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从眼下的形势来看,上官梓昕是打不过海辰的,不过他们也都知道,上官梓昕一向诡计多端,硬打不过就得智取。

  果然,海辰凝聚真气一掌向上官梓昕打来,上官梓昕一个横翻之后一只手撑在了地上,与此同时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向海辰抛去。

  海辰因为怕沙飞进眼睛里急忙用手去挡,就在这个时候,上官梓昕趁机迅速几脚踢在了海辰的小腹上,海辰瞬间栽倒在地。

  上官梓昕又是迅速一脚踩在了海辰小腹上:“你服不服?”

  “哼,我当你有多大本事,也竟只会耍这等下三烂的手段罢了!”海辰言外之意便是他不服。

  上官梓昕闻言将脚从他小腹上挪开:“既然不服,那就再来!”

  海辰从地上跃起之后,再度与上官梓昕打斗在一起,和刚刚一样,上官梓昕已渐渐不敌,可就在海辰要一脚踢到她之际,她却踢了一块石头向海辰的腿打去。

  “扑通”一声,海辰的腿被击中,倒在了地上,可是他仍然不服:“暗器伤人,算什么本事!”

  “无论怎样也是我赢了你!”上官梓昕道,“你已经输了两次,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赢,我照样放你走,还你一座城,如果你还是输给我的话,我便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海辰听言再次从地上站了起来,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冲过来,而是向上官梓昕抛来一捧沙。

  上官梓昕没有料到海辰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过她没有用手去挡,也没有闭眼,任凭那些沙子飞入自己眼中。

  就当海辰认为自己计谋得逞,一脚向上官梓昕踢来的时候,上官梓昕一把抓住了他的脚,用力一扯,海辰便栽倒在了地上,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问道:“这一次你服了么?”

  海辰没有料到上官梓昕宁愿眼睛进了沙子,伤害了眼睛也要杀了自己,自己与她何时有这种深仇大恨:“我无话可说!”

  “呵,你不知道我为什么宁愿伤了自己眼睛也要杀了你吧?”

  上官梓昕此言正中海辰下怀,盯着她问:“为什么?”

  “第一,你心爱的女子害我受了三个月的苦,让我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还害的我的好姐妹被玷污了清白,疯疯癫癫了几个月!”顿了一会,接道:“更因为,高手之间的对决,是绝对不能眨眼的。”

  海辰闻言也不再多问,只是默默的闭上眼睛:“原本我就是为了救梦而私自出兵,如今看来你已经将他杀了,既然如此,我再活下去也没有意义,只麻烦你干脆些杀了我吧!”

  “你倒是深情!”上官梓昕对眼前这个男子投出一抹赞赏的眼光,“不过她还没死!”

  听到这句,海辰猛的又睁开了眼睛:“那她在哪里?”

  上官梓昕见眼前男子如今这般模样,心里就极其舒服:“被我囚禁了,也被折磨的生不如死了。”

  “你……”男子又从地上站了起来,“我要杀了你!”

  言落,便向上官梓昕冲来。

  “放箭!”上官梓昕一声令下,城楼上的士兵立刻拉弓搭箭射向海辰。

  海辰躲过了几只箭后,再度向这边跑来,只是很不幸运,那满天箭羽不停的射来,终究他还是中箭了。

  看着海辰那慢慢往下倒去的身体,上官梓昕走到了他的近前:“放心,本来我是想再折磨聂晓梦一段时间的,不过看你在感情方面也算个好男人的份上,我就给她个痛快,让她尽快来找你!”

  海辰闻言本来睁着的双眼渐渐闭了下去,这一生,他爱过,虽然没得到,却也无憾了!

  “这海辰也算得上是英雄豪杰,就埋葬了他的尸体吧!”陆惜南一边说一边往前走,“蠢女人,你不会介意吧?”

  上官梓昕闻言回答道:“你说的没错,我自然不介意!”

  “来人,将海元帅的尸体抬去安葬了!”慕容明轩对城楼上的人喊了一声,城门打开,跑出来几个士兵将海辰的尸体抬去安葬了。

  “说吧,你们两个是怎么做到抓住海辰的?”上官梓昕想知道这次又是用了什么方法。

  “呵”,慕容明轩笑了一下:“这个说起来就得感谢明王了,昨夜我与明王商议,夜袭,这是明王惯用的手段,海辰必然有防备,不过明王同样去夜袭了,也假装被抓住,这时,海辰放松了警惕,我便带上几个千扇门的人再次夜袭,果然就成功了!”

  上官梓昕看向陆惜南:“你就不怕海辰杀了你?”

  “他肯定不会杀我。”陆惜南道,“因为他丢了那么多城池,他要用我做人质来和你们交换,我身为天汶当今皇帝的兄长,你们不敢不妥协!”

  上官梓昕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懂眼前这个黑衣美男子了,以前她只觉得他帅,他有手段,可是没想到,他城府如此之深,将每一件事情都精心算计:“你当真好计谋啊,看来我请旨做主帅就是多此一举了,你明王殿下只怕人坐在京城,也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吧!”

  陆惜南知道上官梓昕是气了,他想开口解释,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昕儿,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你好!”慕容明轩实在忍不住想要说出真相。

  “为我好?”上官梓昕蹙眉,“你们做的哪一件事不是为我好呢!”

  “昕儿,明王是怕你上了战场万一一不小心有个意外的话……”后面的话慕容明轩没有说下去。

  “蠢女人,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没有尊重你,没有将你当成元帅而生我的气,可是,我真的不能看着你上战场,我真的怕你有什么意外!”

  “什么都不用说了,是我抢了你的帅印,我现在去拿来交给你!”说罢,上官梓昕回了城。

  只留下黯然伤神的陆惜南与心如刀绞的慕容明轩站在那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