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柱香的功夫后,二人到了一座高有千丈的山顶。刚刚落地。便有上千人齐齐跪地高呼:“参见阁主!”

  那呼声,震耳欲聋,响彻云霄。

  “免礼。”陆惜南一语说罢,跪在地上的人都站了起来:“谢阁主。”

  “这就是你的云阁弟子?”上官梓昕嘴上脸上都表现的很是淡定,可是心中却早已掀起了滔天巨浪。这么的整齐一致,显然平时里训练有素。

  “是啊,怎样,还不错吧?”陆惜南一脸的得意。

  上官梓昕还是第一次见到陆惜南如此表情,可得好好的打击他一下:“也就一般,还能排在第二,真不知道江湖人是怎么想的!”

  陆惜南笑着“哼”了一声。不再接上官梓昕的话,而是转头去对那些云阁弟子说道:“今日本尊来此,是有事情需要你们去办!”

  “但听阁主吩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又是整齐一致的洪亮声。

  “北亭公主聂晓梦何时进入天汶是第一件事,本尊知道,这对你们来说易如反掌,可是第二件事,本尊只限你们在三个月以内完成,而且不得有误,那就是将聂晓梦出生到如今所有的事情全都查清楚,然后一一禀报给本尊。”陆惜南道。

  “诺”,云阁弟子仍然是很整齐的回话。

  陆惜南回过头看向上官梓昕:“走吧。”

  随后,陆惜南施展轻功向山下飞去,上官梓昕紧随其后跟去。直到陆惜南到了明王府,落下身子,上官梓昕才也跟着落了下来。

  “难道本王和你定了情,你便真的无时无刻,寸步不离的跟着本王了?”陆惜南有些无语的看着上官梓昕。

  上官梓昕耸肩道:“有什么不可以么?”

  陆惜南苦笑扶额:“难道你就没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了么?如今只怕有很多人盯上你了,你现在可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啊。”

  “正因为这样,跟着你,不是更安全么!”上官梓昕道。

  “既然如此,你想跟着本王就跟着吧,不过也许我那天不高兴,就算你是我定情之人,说不定我也会杀了你。”言落,陆惜南回了吟风居。

  上官梓昕看着陆惜南离去的背影笑了笑,没有言语,转身回了蓝府。

  回到蓝府,天已经黑了,可是她前脚刚踏进府门,后脚就有人到了。

  “谁!”在京城多时,上官梓昕的警惕性也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起来。

  “上官姑娘,是我。”一个不太熟悉的声音响起,等走的近了,才看清楚,原来是谢莞:“那日一别之后便是十几日,原本想着上官姑娘会来与我相见,不曾想上官姑娘却是给忘了!所以,我只好自己来找上官姑娘了。”

  “原来是谢姑娘,那日答应你的事我并没有忘记,只是最近着实太忙了些,一时抽不开身,还请谢姑娘不要见怪!”上官梓昕一脸的歉意。

  “哪里的话,上官姑娘要是这么说,便是上官姑娘见外了!”谢莞道。

  “这里天黑,怪吓人的,我们还是先回房间,掌了灯后再说吧。”说吧,上官梓昕拉住谢莞的手便向落花苑走去。

  边走谢莞边说:“凭上官姑娘的胆识哪里是怕黑的人啊,只是担心我害怕罢了!”

  “谢姑娘过奖了!”上官梓昕道。

  “总是姑娘姑娘的,怪客气的,看上官姑娘的样子也比我年长,不如以后我就唤你姐姐,你便唤我妹妹吧!”谢莞道,“当然,如果上官姑娘不嫌弃的话。”

  “妹妹这是哪里话!”正说着,二人已经走到了落花苑。屋子里已经掌了灯。

  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言棠已爬在膳桌上睡着了。上官梓昕一时兴起,想要逗言棠玩玩。放开了拉着谢莞的手,走过去咩住言棠的鼻子,一小会放一下,一小会放一下。刚开始那几次。言棠没有醒来,可反复次数多了之后,尽管言棠睡的再死,也该醒了。

  “少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言棠见上官梓昕回来,惊奇问道。

  “我回来的早了,叫你都叫不醒,害得我都不能用膳,你说该如何办?”上官梓昕道。

  “啊?”言棠一听觉得这还得了,少主为了等自己一起用膳,居然等到自己睡醒,这……

  “少主,累了吧,来我为你捶捶背,待会再帮你揉揉腿啊,您就先吃饭吧!”言棠一脸讨好的模样。

  “嗯。”上官梓昕一边让言棠帮她捶背,一边自己吃了几口膳桌上的菜。

  酷…/匠L网正¤|版首kr发

  “噗呲!”在一旁的谢莞忍不住笑了出来,“姐姐可真会捉弄人,居然连自己的贴身随从都这般捉弄!”

  “捉弄?”言棠一听这词觉得有些不对劲:“少主,怎么回事啊?”

  “什么怎么回事?”上官梓昕佯装不知,然后拉着言棠坐到自己旁边,“赶快用膳,不用你捶背了哈!”

  说完,上官梓昕又招呼了一下谢莞:“谢妹妹也来一起用晚膳吧!”

  “晚膳我刚刚已经用过了,现在是吃不下了,只是腿倒是的确站的酸了。”说着,谢莞便走到膳桌怕你坐了下来。

  “姐姐这般狼吞虎咽的模样,今日是累极了吧?”谢莞道完上官梓昕没有说话,仍然自顾自的吃着晚膳。

  谢莞便又接道:“是为了七天后论艺的事情么?”

  “论艺?”上官梓昕一边嚼着菜一边挑眉看着谢莞。

  “难道姐姐不知道?”谢莞同样挑眉,“这可是京城中一年一度的大事啊,每年六月,都会在皇家别苑举行一次,由皇上主持,如果能名列前茅的话,男子有个好前途,女子也有个好嫁处啊!”

  原来是这样,上官梓昕在心里想了一下,看来这论艺自己还必须得去了:“我今日没准备,不过既然听妹妹说了,那么我还势必要准备一番!”

  “那姐姐打算准备个什么才艺呢?”谢莞追问。

  “至于这个,我还没想好,也可以不准备,到时候想到什么来什么吧!”是的,上官梓昕的确不知道要准备什么。

  “啊?”谢莞大吃一惊。没准备好,想到什么来什么?这……:“姐姐真是说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