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御书房,花公公从外面走进来:“皇上,北亭聂公主求见!”

  皇帝只淡淡说了一个“宣”字,花公公便去传北亭公主觐见了。

  须臾,刚刚出现在京城那个花轿中的女子便进了御书房。

  见到皇帝,弯腰行礼:“北亭公主聂晓梦拜见天汶皇帝陛下!”

  “聂公主免礼!”低着头批阅奏折的皇帝此刻抬头看向聂晓梦,“聂公主一路舟车劳顿,朕先安排你去行宫休息吧!”

  聂晓梦直起身子看着皇帝:“多谢皇上好意,不过我还有事想请天汶皇上批准。”

  皇帝没有想到聂晓梦刚刚到天汶就急着道明来意,一时有些惊讶:“聂公主请说。”

  “我此次来天汶不为别的,只为和亲而来!”聂晓梦如实说出心中所想。

  “和亲?”皇帝挑眉,“与谁和亲呢?”

  “我听说天汶的皇子中,除了二皇子华王已经娶了王妃之外,其他皇子都还没有娶亲,所以我想从这些还没有娶亲的皇子中请天汶皇上替我安排一个!”聂晓梦道。

  G:酷,“匠4网)*唯,w一正,版W,}其%他T#都e是z盗版

  “未成婚的皇子是有几个,可是你若不给朕一个明白话,朕也不知道将公主指婚给那位皇子合适啊!”皇帝有些为难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便说了!”聂晓梦道,“我想嫁给四皇子,明王陆惜南。”

  “南儿?你为何要选南儿?”皇帝明知故问。

  “我实话实说吧,也并不是我喜欢明王殿下,只是我来和亲,那么必然是有目的的。而我的这个目的自然是保家卫国。明王殿下在战场上神勇无比,所以我嫁给他为的是平息两国间的战争!”聂晓梦道。

  “你想嫁给本王,可惜本王不同意!”不待皇帝回话,陆惜南便从御书房门外走了进来,一起跟进来的还有上官梓昕。

  聂晓梦之前在战场上也是见过陆惜南的,所以自然认识:“呵,自古婚姻大事,凭的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想不想娶,貌似由不得明王殿下说了算吧!”

  陆惜南自然知道聂晓梦说这话是为何意,就是告诉自己的父亲他是皇帝,要他说了才算。

  “聂公主所言不差,不过我早已有心仪之人,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亲。我想聂公主应该是个明白人!”陆惜南道。

  “敢问明王殿下心仪之人是谁呢?”聂晓梦看到了一旁的上官梓昕:“不会就是这位姑娘吧!”

  皇帝也看向上官梓昕,等待着陆惜南的答案。

  “不错,就是她!”陆惜南毫不犹豫的答道。

  “那么敢问她是什么身份呢?”聂晓梦仍然不愿放弃。

  “江湖侠客。”上官梓昕道。

  “原来如此。”聂晓梦听言脸上表情仍然如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嫁于明王殿下做王妃,她做个侧妃,也不算是我毁亲了!”

  “不好意思啊公主,我不愿和别人分享同一个夫君。”上官梓昕道。

  “本王也曾许诺她一生一世一双人!”陆惜南道。

  “明王殿下,您没有烧糊涂吧?”聂晓梦挑眉,“您可是生在皇室啊,试问全天下有那个皇室子弟可以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别说做不到,就算你能做到,我想天汶皇帝陛下也不会同意吧!”

  皇帝听言看向陆惜南:“是啊,南儿,你怎么可以说出如此糊涂的话来呢?别说我不同意你说这话,就连你和这个女人在一起,朕也不同意!”

  “父皇,儿臣的婚姻大事,儿臣想自己做主!”陆惜南道。

  “你……”皇帝有了些怒意,可是最终还是被他压制了下来,“南儿,还记得那年你做先锋,攻城破寨无数,英勇无比。朕本以为你只是个武将,是个将才,可后来你的学业也总是皇子中的第一名,朕便知道你是文武双全之人,你不会不明白孰轻孰重吧!”

  陆惜南听言,微微有些动容,可转念一想,他还是坚定了自己最初的想法:“父皇,儿臣年纪虽轻,可也算是经历无数,也算得上是天汶的开国功臣,可是这些年儿臣也并没有以功高自恃。桩桩件件都按照父皇的旨意来办事,这一次,我想自己做一次主。还请父皇成全!”

  “这……”皇帝被陆惜南一席话说的没有了言语,半晌才道:“聂公主,这……”

  “我倒是有一个方法,可以让皇上不为难!”从进了皇后就没说几句话的上官梓昕此刻说道。

  “哦,你有什么方法?”皇帝求救般的看着上官梓昕。

  上官梓昕看向聂晓梦:“聂公主,我目前虽然以惜南定情,可是并没有成亲,还没到木已成舟的地步。所以你还是有希望的,不如我们公平竞争吧!”

  聂晓梦一听,思索了一下后觉得可行,这以后日子还长。谁能保证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就算不发生,自己也可以制造一些事情的发生。

  如此一想,聂晓梦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下来:“好,只是不知道怎么个公平竞争法?”

  “很简单啊,三个月为期限,三个月之内,惜南爱的如果还是我,那么便请聂公主放手,如果三个月之后,惜南若是爱上了你,我就祝贺你们,绝不纠缠,如何?”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姑娘可得说话算话。”聂晓梦道。

  “我上官梓昕在京城如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不为别的,就凭自己的面子,也会信守如今的承诺的!”上官梓昕道。

  “如此就好。”说罢,聂晓梦又对皇帝行礼:“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么还请天汶皇上安排人带我去行宫吧!”

  “好!”皇帝向花公公说道,“花远,带聂公主去行宫!”

  “诺!”花公公领命带着聂晓梦出了御书房,往行宫走去。

  “儿臣告退!”说罢,陆惜南牵起上官梓昕的手出了御书房。

  然后三下五除二的出了皇宫,“你回府吧!”陆惜南道。

  “我刚刚才帮了你,你现在就要撵我走啊?”上官梓昕道。

  陆惜南看了看上官梓昕。二话没说,足尖轻点,施展轻功向西北方向飞去,上官梓昕也同样施展轻功追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