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说八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有什么用处吗?”

  “是没有什么用处,今天你并没有工作,同时你家住的离这里也仅仅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再怎么做你也没办法制造出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哼,那不就成了,再说了,我根本没有做这种事情,我也没有杀害高岛,你刚才说的都是胡编乱造出来的。”

  “是不是胡编乱造我不知道,不过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你会从被害人的书房里拿走那个奖杯呢?”

  泽川猛地倒退了一步,呼吸的频率加大了不少,却又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

  “什么……我不清楚你在说些什么?”

  博士冷笑一声:“我想,差不多也该到了才对。”

  现场外头老远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报告,警部大人,我找到了!”

  这是那个之前被荻野警部吩咐出去办事的那名警员,他喘着大气,看样子很着急地回来,手里面还捧着一个金黄色的奖杯。

  看到它,那两个人顿时吃了一惊,泽川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

  “二位,我想你们应该都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川谷先生很快回答说:“这该不会是,高岛的……?”

  “没错,这正是高岛先生所得的奖,这位警官麻烦你将这个奖杯放回到书房内书架的第三层,应该有一个完全匹配的地方才对。”

  警员照做,来到了书房,再四处找寻之下,也很快发现了那个正方形的印记,这一块的灰尘极其少,很显然原本放过什么东西。

  他照着阿笠博士所说,将这个底面为底座的底面正方形的奖杯稳稳地摆放在了上面,发现两者居然真的十分吻合。

  此刻的泽川,已经没有像刚才那样神气,他只是看着地板,半天都不吭一声。

  “泽川先生,能麻烦你解释一下,被害人放在书房的奖杯,为什么会在你家搜出来了呢?你可不要告诉我,这个被被害人视为珍宝的奖杯,会那么轻易地就交到你的手里。”

  泽川的腿哆哆嗦嗦地打着战,在那滴豆大的冷汗滑过自己的脸颊时,他似乎是终于做出了觉悟,叹的那口气也道不尽他的苦衷一般。

  “泽川,真是你杀了高岛?”川谷先生扶着他的肩膀,仍然不敢相信这一切。

  他点了点头答道:“对,没错,的确是我杀了他。”

  “为什么,你们不是很要好的同事吗?”

  “没错,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居然会跟那个家伙分享了我这么多年的实验成果。”

  “你的实验成果……难道是……!?”

  “你说的没错!”

  泽川忽然握紧了拳头,然后发疯似的指着那尊奖杯吼道:“那可是我的成果!”

  所有人都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直到他终于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接着说道:“说实话,原本我并不是想告诉他什么的,我只是没有忍住,只想着如果能在他面前炫耀一下子也好,毕竟我什么都比不上他。可是我真的没想到,过了几天,他居然来跟我说……

  「泽川啊,你那个什么实验,最后的阶段我已经帮你完成了哦,而且已经发表出去了。」

  「发表?你这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以我的名义啦,反正都能帮你把自己的成果发扬光大,谁发表不都一样嘛,哈哈哈……」

  打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决定了我要做的事情,今天来的时候,我本来还有些犹豫究竟我该不该这么做,我想让他把专利还给我来着,想不到他竟然说……

  「你在说什么傻话呢,我可是好心好意帮你发扬光大,想让我还给你,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你就杀了他对吗?”川谷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是。”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说出来呢?”

  “呵呵,说出来有什么用,我从来都是一个无名小卒,就算我说了出来,你们真的愿意相信吗?”

  见川谷沉默不语,泽川便又冷笑了几声,将双手伸出去,接受了那副冰冷的手铐。

  事件结束之后,柯南慵懒地伸着懒腰,博士说:“也好,事件总算是圆满解决了。”

  灰原冷不丁地说道:“说到底,我们还是白来了一趟呢。”

  博士笑着,摸了摸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休息了一宿之后,便带着他们启程回到米花。

  翎与斑约在了某个咖啡厅内,他们各自点了一杯咖啡,面窗而坐。

  “九尾的查克拉,你感知到了一点了吧。”翎先开口道。

  “你说的没错,昨日清晨有那么一刻,我感知到在离这里西北方向近百里,有一股十分不同的力量,只是太微弱了,那真的是九尾吗?”

  “我也没想到九尾居然会出面帮他,不过也罢,让他们增进增进感情也好,其他的尾兽,你最好尽快找出来,时间不多了。”

  “之前,终结之谷的那几个人,你查的怎么样了?”

  “只不过是普通的盗墓贼,反正他们现在也被关在牢里,你不用去操心。”

  翎说着,轻轻地抿了一口咖啡,香醇的味道与浓郁的口感在口中回味着。

  “你知道吗?”翎又接着说道,“即便忍者早在数千年前灭亡,在这个时代,仍旧有当时幸存下来的忍者的后裔,比如身为宇智波族的我来说,还有的,则是有返祖的能力,这一类人,被称为返祖者。”

  酷匠&网0/唯T一o正:-版-,j其他C都9是。盗版

  “那又与我何干?”

  “啊哈哈,只是想提醒你一下罢了,再怎么样,我们忍者永远都活在黑暗之中,曾经的那个忍者世界已经不复存在了。”

  斑听了,不由得笑出声来。

  “你这话说的,就好像你是从那个世界来的一样。”

  “毕竟我时不时地就听大蛇丸提起,每个忍者都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接受不同的任务,他们也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忍道,忍者是太阳下最值得骄傲最光明无限的职业。”

  “那时候的事情我懒得去回忆,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大蛇丸那家伙居然能活到现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