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能不能让我回去了呢,毕竟也挺晚的了,我已经在这里耽搁了一个多小时了,我的妻子和孩子还在家里等着我呢,毕竟我这次过来只是想看看高岛他的,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副所长川谷问道。

  同事泽川也急切地说:“就是嘛,我看高岛他八成就是自杀的吧,刚刚那个警察不是也说了吗,绳子上没有发现别人的指纹。”

  荻野警部是左右为难,究竟该不该放走他们呢。

  “可是,我怎么也想不通他这个人会自杀。”

  柯南拉了拉川谷的一角,示意让他附耳过来,柯南轻声地问道:“川谷先生,为什么你会说高岛先生他不会自杀呢?”

  川谷点了点头,也同样细声说:“因为他两周前刚得了奖,因为他新研制的一种麻醉药物。”

  ^4酷%z匠)网i◎正a9版?首:发n

  柯南若有所悟,他用手比划着,接着问:“那是不是……这样子……差不多是这样……”

  川谷连连点头。

  如柯南所料,他已经掌握了事件的一切,接下来,只要找到证物即可。

  他把荻野警部拉到一边,荻野蹲下身来,问道:“怎么了,柯南,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柯南遮着嘴巴,在她的耳边不知说了什么。

  “这都是博士告诉我的,不过这件事最好办的越快越好。”

  荻野她冲他点了点头,又找了一名警员,让他立刻去办这件事情。

  柯南来到了博士那儿,对他做了一个「OK」的手势,博士站起身来,来到他们的面前,而柯南也躲在了博士的背后,拿出了变声器。

  博士故作咳嗽了一声,将他们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他说道:“高岛先生并非自杀,而是遭人杀害。”

  众人听闻,先是一惊,川谷紧接着立刻问道:“老先生,您说的是真的吗,高岛他真的是被人杀死的吗?”

  “好好,你们先不要急,就让我来说说事件的真相吧。首先被害人的死亡时间大概是在今早十点至十二点之间,而家中的电话答录机留下了三条语音留言,听川谷先生以及泽川先生所说,那么顺序大概就是泽川先生,我,接着就是川谷先生。”

  他们听了都点点头,荻野警部问道:“的确是这样,那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也就是说,在泽川先生打来电话之前,高岛先生他就已经离开了人世,但你们不觉得这其中少了些什么吗?”

  “少了什么……”

  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努力回想着自己是否漏掉了什么。

  “荻野警部,麻烦你再把之前的录音放一遍好吗?”

  她点点头,从那位警员手里接过了录音设备,打开了开关。

  「呲——喂,高岛啊,之前我问你借的五十万,现在我有能力还了,要不这样吧,中午的时候我来找你一趟,把钱还你。

  “看样子结束了,继续下一条。”

  呲——半崎,我是阿笠啊,不好意思,因为出了点状况,我们大概在晚上就能到你那儿去,到时候你可别认不出我了。

  “这就是您的留言对吧。”荻野警部问道。

  “诶,对对,就是这条。”

  “这样一来,还剩下最后一条。”

  呲——高岛先生,你今天是身体不舒服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研究所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安排给你放一天假吧,你可以在家好好休息。」

  “听完了吧,现在你们能察觉到究竟少了什么了吗?”

  荻野警部忽然喊道:“是时间,漏掉了时间。”

  “时间?”

  “没错,就是时间,你们难道都没有发现吗,房间里除了客厅的那只挂钟,还能发现有不少旧时候的小玩具,用器之类的,高岛他是一个比较怀旧的人,就连那只座机也是一样。那只座机也是老式的,上面根本就没有显示时间或是日期。”

  荻野警部一听,连忙来到那只电话前,托起来仔细地看着,发现真的没有显示时间。

  “这上面……真的没有时间。”

  “没错,是没有时间,这也就是为什么刚才放的那段录音中,电话答录机的语音留言都没有说出时间,而凶手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企图为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

  “阿笠博士,你快说吧,杀人凶手究竟是谁?”荻野已经等不及了,她催促道。

  阿笠博士举起自己的右手,接着向前面一指!

  “凶手就是你——被害人的同事,泽川先生!”

  随着博士这一指,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那个目瞪口呆的泽川。

  泽川他一脸惊恐,慌慌张张地说:“别……不要开这种玩笑好不好,我干嘛要杀他呢,我也跟川谷一样,认识他才不到一年而已。而且你告诉我,我究竟是如何利用这个电话机的!”

  阿笠博士继续说道:“荻野警部,麻烦你将电话机背面的翻盖打开,看看里面那盘磁带是不是放反了。”

  荻野警部小心翼翼地将磁带从电话机里取了出来,她惊奇地发现,这盘磁带真的是倒过来的。

  “泽川先生,你在行凶过后,却正巧赶上了我当时打来的电话,你便得知今晚会有人到来,但同时你也发现了这个巧妙的办法。你在现场自顾自留下了留言之后,试着将磁带取出,又倒置放了回去,这样一来,你的留言就到了我前面。”

  “胡说八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有什么用处吗?”

  “是没有什么用处,今天你并没有工作,同时你家住的离这里也仅仅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再怎么做你也没办法制造出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哼,那不就成了,再说了,我根本没有做这种事情,我也没有杀害高岛,你刚才说的都是胡编乱造出来的。”

  “是不是胡编乱造我不知道,不过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你会从被害人的书房里拿走那个奖杯呢?”

  他猛地倒退了一步,呼吸的频率加大了不少,却又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

  “什么……我不清楚你在说些什么?”

  博士冷笑一声:“我想,差不多也该到了才对。”

  现场外头老远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报告,警部大人,我找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