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岛上近几年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请问,你知道三岛圭太这个人吗?”

  “请问,昨天你又去过现场吗?”

  “请问,您的家中有人失踪了吗?”

  …………

  小五郎挨家挨户地询问着,但效果并不是很好,半数以上的居民都不愿意配合,小五郎询问的方式也不大对,哪有人会去问「你们家有人失踪吗」这样的事呢?

  奔波了一上午,笔记本上也只不过多了几行文字,他长叹了一口气,心情低落,自顾自地在狭长的小道上慢步,走到了一家便利商店。

  他从西裤的口袋里掏出了两张面额一百的钞票,摆在了柜台上,“老婆婆,给我拿包烟,什么牌子都可以。”

  老婆婆看了一眼低落的小五郎,她笑着走到货架边。

  “怎么了,大侦探,案子就这么不顺利吗?”

  “唉~”他又叹出了一口气,婆婆已经挑好了一包烟,交到小五郎的手中,将柜台上的两张纸币放进了一边的抽屉里。

  小五郎拆开外面的包装纸,很熟练地抽出了一根烟,两指一夹,将它摆到嘴边,嘴角轻轻地咬住烟蒂,从兜里掏出了打火机。

  “来,这是你的找零,拿好喽。”

  婆婆双手并拢伸出,小五郎将其上的几个硬币拿走,随手放进了原本的口袋中,同时吐出了一团烟雾。

  “有什么难题吗?”婆婆仍旧笑眯眯的。

  “唉~”他再一次的叹气,“老婆婆,你知道的,昨天晚上的事情,现在的难题是,村民都不肯帮助我。”

  “嗯。”

  “收到一封委托信才来到此地的我,就连委托人的面都见不着,街坊邻居都问了一遍,到现在连死者的身份都差不清楚,可恶的村长居然还禁止报警……”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礼,立马停住了滔滔不绝的口舌。

  “抱歉啊,婆婆,我只顾自己抱怨。”

  “呵呵,没有关系,来我老婆子这里抱怨的人不差你一个呢。”

  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接着说道:“噢,对了,那个家伙今天倒是没有看见呢。”

  “婆婆,你指的是?”

  “跟你一样是个老烟枪,他每次来买的烟,就和你手中的一样,不过今天可还真是没有看见他呢。”

  “那,婆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详细地给我描述一下吗?”

  一听这话,小五郎突然有了干劲,嘴里的烟还没抽完,就飞快地掏出笔记本,就等着婆婆张口了。

  “嗯……他呀,高高瘦瘦的,体型跟你差不多吧,平时看见他总是嘴里叼着根烟,而且还是一副很孤独的样子。”

  小五郎感觉脑海中渐渐浮出一个人影来,由原来的模糊变得越来越清晰。

  “那个人,是不是平头,年纪大概也和我相仿是吗?”说话间,他还有些情绪激昂。

  “嗯,是这样。”

  “好家伙,竟然是他。”

  小五郎奔跑起来,他将烟头往路边一吐,眉头紧皱地看着手中捧着的笔记本,还差点儿给一个骑着单车的老大爷撞上。

  “走路这么不小心啊!”

  他并不在意,一个劲往前奔跑着。

  「又高又瘦的男子,无意失踪,与村民关系不密切,难不成……那具尸体是他吗。」

  他回想起了那个在旅馆的登记处,余光中的那个靠墙孤独的抽着闷烟的人,他的名字是——古川隆。

  而小五郎刚才的对话,早已经被柯南悉数听去,他按去眼镜上的按钮,将窃听切断。

  「把一个人的资料全数抹去,能够做到这种事的,恐怕就只有那个人,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不成他的死,也是另有隐情吗?」

  8更#b新最\快m上}0酷匠网*

  或许正如小五郎所说,「有光的地方必有黑暗」,这个村子,正被黑暗所笼罩着,需要一位勇士,让那光明重见天日,想来还确实有些抽象。

  他一边走着,一边冥思苦想,却没有料到,自己已经进入了某人的视线。

  “啊,是柯南。”

  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沉思,这个熟悉的声音,不用想,他一抬头,便看见小兰已经站在了他的跟前。

  “小……小兰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兰双手叉腰,脸上多了一分怒色。

  “哈?这应该是我的台词吧,一大早你就溜的没了个人影,我可找了你好久你知道吗?”

  说着,她拉起柯南的手,准备带着他回到住处,柯南原本有些抗拒,但也毫无用处。

  此时此刻,小五郎已经回到了昨日的案发现场,尸体已经被人给抬走了,就这么放在村头,太不吉利。

  小五郎暗骂,这可是犯罪现场,没有官方的允许,竟然随意挪动了尸体,他觉得头大,举起手来扶着额头。

  雨过后,地上还有几处积水,在原本尸体摆放的位置,留下了一摊烧黑的痕迹。

  现场唯一留下的,就只剩下了这一摊痕迹,小五郎现在最想要做的,是揪出那个让他来到此地的秘密委托人,如此,事情才能够一片清晰。

  围着这黑色的渍迹走着,他又回想起昨天三崎的话来。

  「火光里面有一个立着的人影。」

  为什么死者当时是站立着的,这说明他当时还有意识,但是又为什么不呼救,难道他喊不出来吗,亦或者……

  小五郎的脑中浮现出了两个字。

  「自·焚」

  即便如此,一个人再怎么求死,生理机能的反应是抗不过的,皮肉组织在火焰中被烧的逐渐蜷缩,痛苦是必然的,但是一声不吭,显然说不过去。

  就在他踱步的当口,他能感觉得到,脚下有着某样细小的东西。

  他轻轻地挪开自己的脚,看似艰难地将脚底拼命地向上翻去,上面粘着的,是少许的白色粉末,而脚下的那一处,也正是它们的聚集地。

  他在另一块儿的地面上,将鞋底的粉末悉数蹭下,蹲下身来,食指轻轻地在地上抹去一些,拇指与食指搓揉了两下,颗粒真的非常的细小,同时还坠落了不少,他的嘴凑了上去,那是一阵干涩。

  “这是,石灰吗?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很快,他的余光已瞥见了某个黑色的物体,滚落在距他几米外的枯草之上。

  他快步上前,将那物块小心拾起来,那分明是一小块煤,在四下摆弄的同时,他的手上染上了不少煤炭灰。

  “喂,现在该不会还有人家在烧煤吧。”他嘟囔了一句,这么一个玩意,恐怕与案件没有什么关联吧。

  他随手一扔,让它仍旧安静地躺在那凄凉的枯草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