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洛咖啡厅中,斑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他欣赏着外面的车水马龙,不一会儿,他点的两份三明治,以及一杯香浓的咖啡就递了上来,小梓亲切地笑道:“请慢用,斑先生。”

  她回到了柜台,安室忙中问她:“那个人,最近常来波洛呢,你认识他吗?”

  “诶,安室先生,你不知道吗,他是毛利侦探的远房亲戚呢,由于某种原因而暂住在毛利侦探的家中。”

  安室停下了手中的活,转而看向斑。

  bx看正5)版章节T+上酷匠{B网_

  “哦?暂住在毛利老师的家中,看样子又有新的伙伴了呢。”

  妃英理的律师事务所门口,放着一份绑着彩带的礼盒,这会儿,英理才和她的秘书栗山绿来到了办公室。

  “咦?妃律师,你看,门口有一个盒子。”

  自然,英理也已经看见了它,她将怀中的五郎交给小绿,弯腰将它拾了起来,在眼前前后翻弄着。

  “奇怪,外包装上都没有署名,难道是个人寄送的吗?”

  “那,拆开来看看嘛。”小绿有些激动地说道,“该不会是那个人送的吧。”

  英理摆了摆手,“不会是他,他昨天就接到委托到一座岛上去办事情了,兰和柯南也是一起的。”

  小绿笑眯眯地看着她。

  “诶,看来妃律师你还蛮清楚地嘛。”

  “哼,我只是推翻了你刚才的猜测罢了,免得你又胡思乱想。”

  她轻轻地推开办公室的门,将礼盒放在了桌上,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解开了上面的彩带,心想着,这到底是谁送的呢。

  刚才轻飘飘的感觉让她已经有些奇怪,然而打开盒子,里面仅仅放着一张纸,她讲对折的纸打开,读了起来。

  “律政界的女王,尊敬的妃律师,在听闻您的事迹之后,我对您的崇拜感愈加上升,若有幸,可否与您会面相谈,今晚十点,地点是米花公园,希望能够在此等候您的到来。”

  小绿凑上去看了看,她问道:“没有署名吗?”

  “没有。”

  “那真是奇怪,妃律师,你打算怎么做?”

  “反正最近我空的很,去看看又如何,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担心会遇到有人对自己不轨吗?”

  “…………”

  三日月岛上,前任村长的祭奠是在晚上举行,一些名望人士已经穿好了黑色的西服,以示对前任村长的尊重。

  柯南独自一人来了办事处,在小五郎出门办事前,他就已经在他衣服的领口内贴上了一枚纽扣型的窃听器。他在柜台前一跃,便轻易地够上了柜台。

  “咦,你是跟在毛利侦探后面的小弟弟,怎么了吗?”

  “哦,是毛利叔叔让我来调查一些事情。”

  “哦?毛利侦探拜托你调查事情,那还真是了不起,说吧,是什么事。”

  “那,昨天那具尸体,查出来是谁了吗?”

  “这倒还没有,毕竟我们岛上也没有什么先进的仪器,要查出来,还是很困难的。”

  “是吗。”柯南显然有些失望。“那么,今天是前一任村长去世的日子吧,虽然有些不吉利,不过你能告诉我他的死因可以吗?”

  “这个呀,其实我也是新来的,这样吧,要不你随我去档案室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新发现呢。”

  他将档案室的门打开,而柯南也紧跟在他的后面。

  “说实话,我也是东京人呢,早前就听闻毛利先生的大名,能有幸见到,还真是有些莫名的喜感呢。既然是毛利先生要调查的事情,我自然义不容辞,不过千万不能和别人说哦,这可是违反规定的。”

  “哦,是这样啊,那真是难为你了。”

  “呵呵,没事没事。”他伸手将门边的开关打开,昏暗的档案室便亮了起来,“那么,我来找一下当年的档案,你就待着不要乱跑哦。”

  他在架子前数着年份,一步一步地走着,终于在其中一个架子边停了下来,开始翻找起来。

  柯南也不闲着,他看着这一个一个架子上摆放着的琳琅满目的资料,不经意间伸手翻看了起来,但都没有满意的信息。

  他瞥见了一本档案,上面标记的是「外来人员入住登记」的字样,凭着自己的直觉,他翻到了两年前的前后。

  咦,原来不仅是吾妻先生,就连御守先生,原本也不是岛上的居民,说起来,那个人还是在村长去世不久后才搬进来的。

  “哦,我找到了,这上面写的是村长是在这一天坠崖而死,可是,因为海水湍急,岛民们打捞了一整天,也不见村长的尸首。”

  “坠涯而死?”柯南露出吃惊的表情来,这说法,之前就已经听过了呢。“难不成,村长是自杀的吗?”

  “当时有目击证人指出,村长是在崖边****之后,再坠崖身亡的。”

  「什么,自·焚!跟当年的案件简直如出一辙。」

  柯南惊恐的神色险些吓到了他。

  “喂,小弟弟,你怎么了吗,是不是哪里不对?”

  「对了,说不定查一下六年前的案子,会有什么新发现。」

  “喂,叔叔,你有听过三岛圭太这个人吗?”

  “三岛圭太?我是有听别人说过,这个人着了魔的,死了也要拉别人入地狱。”

  “死了也要拉别人入地狱?那可不可以找出六年前的档案来。”

  “六年前是吗,好的,我找一下。”

  「果然是这样,这两起案件绝对有什么关联之处,等等,这么一想的话,那一封委托信,岂不是案件的预告函吗?我将从炙热的烈火中重生,这指的不仅仅是三岛圭太一个人,可恶,为什么我没有早点发现。」

  “嗯?好奇怪呀。”他摸着后脑。

  “叔叔,怎么了吗?”

  “六年前的档案是有,可是上面怎么找都没有三岛圭太这一个人呢。”

  「这,怎么可能呢,那个人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三岛圭太的确是在六年前死的,这究竟……」

  他猛地翻起手里的登记簿。

  “六年前……六年前……在这!”

  他立马从这一年开始往前翻,直到翻到了第一页,他始终没有找到「三岛圭太」的名字出现在簿子上,他开始大口地喘息。

  「这!这怎么可能呢,这个人,简直就像是蒸发了一般,完全消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