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依靠尾兽之力,就必然要献出些许鲜血,以柯南的能力以及现代人的体质,要想运用释放出尾兽查克拉显然是比登天还难。

  查克拉刃划破手掌的一瞬,血从几公分长的伤口流出,一点一点地滴在那封印的「影子」冰棺上,一阵「啧……」声,血滴落的地方随即升起了一缕白烟,鲜血在光滑的冰面上滑动着,顺着缠绕着的银白枷锁向上吸附。

  柯南眉头紧促,双唇禁闭,看着自己鲜红的血液从柔小的手掌间滴落至下,一滴,两滴……它们像是有活性一般,向离自己最近的链条滑去,渗入其中。

  冰棺开始微微颤动起来,不,颤动着的是那一条条吸血的铁链,它们慢慢地解开冰棺,顶端直朝云天。

  这时才细数一下,这些铁链一共是十根,它们拼了命地向上拔去,却因为木桩而怎么也不能继续向上,它们便停了下来,转而朝向柯南,像是有眼睛一般,看着他,在空中晃动了一会儿,便直冲向了柯南。

  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使得原本已经面无血色的柯南如同静止一般,动弹不得,站于他后方的万蛇急忙将他往后一拉,铁链刚好抵到他的胸口便没有了延长,但也打得柯南胸口一阵疼痛。

  它慢慢缩了回去,在空中舞动着,柯南捂着胸口退了回去,与众人共同欣赏着这可怕的一幕。

  一条条的锁链似乎是在用力,只见它的没入粗大的木桩的根部逐渐向外伸展,使得越来越长,四处挥舞着。

  万蛇与翎挡在前面,轻松地躲开它毫无目的性的攻击,但却碍于数量而无法接近于斑,而其余人,只是在后面看着,完全帮不上任何人,青语将柯南转移至后方,专心为他治疗。

  「呲」中央的冰块发出碎裂的声音,当中一条裂缝横跨了斑的身体,接着裂痕逐渐分裂出一道,两道,布满了整个表面,随着破碎的声音,它便已经散落一地。

  尖刺般的长发飘逸着,他的双眼仍旧安详地闭着,手脚也只是自然的下摆,就这么浮在了半空当中,在锁链的重重包围下犹如破茧般重生。

  他的身体渐渐地落下来,轻轻的着落在了那冰棺的边缘,原本安详的双眼就这样睁开了,那一对深黑的瞳孔让人感受到了他深不可测的实力。

  !酷N匠3…网H正版h首m发*

  “这里是……?”

  此刻的状况他毫不知情,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是望着对面的人群,余光也瞥见了这火光通亮的火山窟,而在他的面前,翎的那一双写轮眼便显得格外的显眼。

  “这双眼睛……是宇智波的后生吗?”

  翎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看着这个当年的传说般的男人,此刻正与他面对面相望着,随后,他注意到了斑的嘴角有一丝的抽搐,表情也暗淡了下来。

  斑此刻已经察觉,自己的身体产生了异样,千年的封印,已经将他对于查克拉的控制完全阻断,他现在宛如一个普通人,就连最基本的查克拉凝聚也做不到了。

  在斑的各种复杂心理活动时,那十根锁链可不会对他表示尊重,硬生生地从各个方面朝他猛扑而来,斑一个急闪,却不料身体早已没有那么轻盈,这里应该说是他脚掌跳跃时的力道已经远远不及当年。

  一条锁链直冲而来,在他处于腾空之时,一记打在了他的脚踝,使得斑整个人失去了平衡,另几条锁链便趁着这一当口迅速掉头直指他刺来。

  翎跃身上前,将斑搭救下来,一脚踩住冰棺便顺势退了回来,将斑交给了后方的围观群众,欲求迅速离开此地。

  锁链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下子变得暴躁起来四处疯狂的舞动着,将别处的木桩都破坏变成了碎屑,翎与万蛇也不得不向后退了大半距离。

  然而在木桩的内部,一根黑铁桩子露了出来,它的顶端,与那锁链挂钩,一看便知它们本为一体。铁桩子直插地下,开始闪烁银白的光芒,而原本暴怒的锁链,也毫无缘由地越变越粗大,这一来情况便显然不妙,众人转头便跑,由万蛇带前,翎则是守于后方,不时回头观察着这一切的发生。

  只见那一根根变得尤为粗壮的铁链,转而向平台底下几米的岩浆而去,没入了大半截,而这原本表面平静的岩浆也开始冒起了巨大的泡沫,整个洞窟也开始震动起来,惹得他们差一点儿从那窄窄的石阶上坠落下去,下面可是一片滚烫呢。

  要说最冷静的,恐怕也只有守此千年的万蛇了,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他也仍旧沉默着。

  随着震动,顶及壁的石块滚落下来,跌入那岩浆之中,溅起的「水花」时而有一丈高,那几根锁链也渐渐从下面抽了上来,却也毫发无损,而这些锁链的尾部所连系着的,竟然是一尊巨大的人像——外道魔像。

  外道魔像即是十尾被抽离了查克拉的躯壳,虽为一具空壳,但仍具备了强大的生命力。丑陋的头颅上竟禁闭着九只眼睛,一张血盆大嘴如吼叫般张开着,整座魔像宛如巨大的枯木,与仙人的战斗中断掉的十根尾巴,在背后形成了十个突起的柱状。

  就是这么一尊魔像,从那泡沫剧烈的岩浆中缓缓升起,在顶破了平台之后,它便站在了滚热的岩浆之上,一动不动,像是个真的人像一般。

  魔像一现,翎的整个人像是一震,但又有了几度兴奋的神情,这座由斑经历了两极相与为一的森罗万象后,通过以此获得的轮回眼将其从月亮上通灵而来。

  十尾的躯壳,神树的化身,这一庞然大物就这么展现于自己眼前,是任何一个人都想得到的——力量的根本。

  斑见此大喜,它可是维持了自己将近半个世纪的生命,若是通过它来填补自己此刻虚弱的身体,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他快步回头朝着魔像奔去,在众人才刚刚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经由魔像正上方的石阶一跃而下,伸展着双手,企图将要享受一股可怕的魔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