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I匠网正SI版A首$发2

  在斑即将触碰到魔像的瞬间,一个影子在他毫不知情下朝他冲来,一记重拳打在了他的腹部,将他打到了最底下的一层石阶,自己也跳到了他的面前,冷眼地看着他。

  斑则捂着腹部,竟忍受不住这撕裂般的疼痛,一口血痰吐出。他用手擦了擦染血的嘴角。他并没有说一句话,曾经的神话竟弄得如此狼狈不堪,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次精神上的巨大打击。

  “怎么,斑,都不说声谢谢吗?”

  如此冷淡又带些嘲讽的话显然激怒了斑,他快步上前一拳朝翎打过去,却被轻易的躲过,翎一记侧踢,往斑的腰部踢去,斑赶忙用手抵住,翎便反身一记重踢,在斑那本就疼痛的腹部,这一下就把他踢出了几米远,一般人没有如此的脚力。

  这会儿可不是他们两个人打架的时候,上层的那些人又沿途跑了回来,将他们两人拉开,试图稳定情绪。

  身后的魔像也许是刚刚动了一根脚趾头,整个洞窟又再一次震动了起来,众人扶着地面,以保持自己的平衡。

  青语大喊了一声:“各位,我们还是尽早离开这里吧。”

  “青语小姐说的是对的,这个大家伙可不是我们能对付的。”暮目也是对此束手无策,外道魔像再没有轮回眼的控制下是很容易暴走的,就连实力强劲的忍者都难以应对。

  长门第一次通灵出外道魔像时,以绝对优势打败山椒鱼半藏、志村团藏联军,但它的力量过于强大,因此也给长门的身体带来巨大的负担。

  小五郎和高木两人合力将倒地的斑抬起,跟随着众人一起离开这里。

  那魔像突然大吼一声,强力的声波使得震动愈加剧烈,但时间不留人,他们继续摇晃着前进,却想不到上面滚落下来的岩石已经到了头顶。

  “危险!”柯南大叫一声,但提示的对象却只是看着头顶那块巨大的石块,楞在了原地,它坠落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柯南毫无顾忌地一头将小兰撞开,准备接受它的审判,而这一刻,全被斑看在了眼里。

  「这个孩子,跟那时的带土,一模一样……」

  小兰才总算反应过来自己的呆滞即将导致悲剧的发生,她喊的撕心裂肺。

  卷轴一出,翎咬破自己的拇指,将血液在卷轴上划出一道横,那把佐助曾执手的天布流剑便腾空而现,只在一瞬便将其轻易劈开了。

  “别愣着,快走。”

  在众人加紧步伐的同时,魔像又发出一阵吼叫,背上那凸状物在强力的静电磁场下不断地释放出能量,一道道的雷击如万马奔腾般混乱,将这个洞窟击打得支离破碎。

  一块块大小不一的岩石落于滚烫的岩浆中,溅起一阵阵的波澜,同时石阶也被那雷电所破坏,原本便没有支柱的石阶很快一级一级坠落下去,而那魔像,也在这岩浆的洗涤之下,施展了某个忍术。

  顿时感觉整个地面都开始晃动起来,岩浆的气泡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这并不是由坠落的物体所致,而是岩浆本身在变化着,因为它即将爆发了!

  “不好,火山要喷发了,我们必须赶快到安全的地方去!”小五郎大喊着。

  暮目警官连忙问道:“翎君,这可如何是好,你能施展结界来挡住它吗?”

  “没用的,就算能挡住,火山的喷发延续的时间很长,在结界之中,你们仍旧会因为外界的高温而死。”

  他们的分贝都提高了很多,音调也拉长得离谱,免得自己的声音在这混乱的情况下如同岩石一般沉积岩浆之下。

  “水!还可以用水啊。”

  “你真的觉得水可以把这长白山的亿万年积攒的岩浆给浇灭了吗?”翎白了小五郎一眼,表示他这个问题十分白痴。

  “诸位,请和我靠的近一些,接下来我将使用「天手力」。”

  在这关键时刻,他们的好奇心并没有驱使他们多问,他们自己也不想去问,但是翎知道,「天手力」是轮回眼的一种瞳术,只要是在特定的范围内,就可以瞬间让施术者和目标物体进行交换。在近距离的战斗中,只要将自己本身与其他的物体交换,就能瞬间回避敌人的攻击。

  这个术与飞雷神之术有着十分相似之处,其缺陷在于受到空间距离和时间冷却的限制,只能转移特定范围之内的物体,而且无法连续使用,中间有一定的时间间隔。但是这个术的优势也十分明显,首先它不需要任何标记就能移动,而飞雷神如果没有标记则无法转移,在战斗中,事先标记意味着告诉敌人你可能出现的位置。同时天手力最可怕之处在于转移别人时不需要与其进行直接或间接的接触,只需要在施术范围内即可移动对方的位置,这意味着能够将敌人直接转移到自己的攻击上造成无法回避的伤害。

  而此时,万蛇的左眼,也由原本的万花筒写轮眼转变为一只带有勾玉的轮回眼,翎一见这只眼睛,心中便尤为一惊,这居然是轮回眼的最高境界之一——阴魅轮回眼。

  想不到佐助竟把自己的左眼托付给了万蛇,想必他当时也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吧,为了拯救这个被辉夜所诅咒的世界,以及千万忍者的逝去。

  “准备好了,你们不要分心。”

  他的左眼在定位之后,便很快地将所有人转移,使用的频率也大大增高,就算是佐助,恐怕也很难做到,看来对于大蛇丸的求助并不是徒劳。

  在一次一次的瞬移中,众人感觉到一阵头晕,眼前的事物也越来越模糊不清,他们所看见的东西倒映于视网膜上,而视觉所见之物不停的变换,视网膜无法更快地提供画面,使得视觉神经紊乱,而他们,也在这一片迷糊中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天已大亮,帐篷外的雪景表示他们已经回到了最初的地方,而翎与青语,则是在外面守着他们几个。

  一路的昏沉与颠簸使得他们对路上的事物毫不关心,也完全记不得自己是如何回到了船上的,只是觉得浑身疲乏,倒头便睡了去。

  回到米花市是四天后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