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这样一个状况,木村先生已经是没救了。

  暮目警官立马叫道:“高木,快联系总部。”

  “啊,那个,暮目警官,海上是没有信号的。”高木很无奈的回答暮目警官。

  阿笠博士带着孩子们出来一探究竟,面对木村先生的尸体,几人被吓得哑口无言。

  “这个大叔,真…真的死了诶。”元太打着冷颤,牙齿嘚嘚作响。

  “阿笠博士,这里是现场,快把小孩子带出去。”暮目警官说道。

  柯南上前观察着,附近并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尸体也看不出有明显的外伤,握着枪的手还没有完全僵硬,再加上房门原本就是锁住的,普通人看来会立马认定这是自杀。但是血液已经有些黏着,右侧太阳穴的伤口附近也没有烧伤的痕迹,那么有可能是某人开枪后再将现场伪装成自杀,木村先生会出现在这个房间也是一个疑点。

  暮目警官说道:“这应该是自杀吧,高木,你马上去联系山中小姐,就说船上发生了命案,立即回港,这段时间我会和毛利老弟将现场保存完整。”

  高木点了点头,便奔出现场。

  “等等呦,暮目警官……”柯南想将自己发现的疑点告知暮目警官,但接下来的话却被小五郎打断。

  “暮目警官,现在就断定被害人是自杀身亡,未免有些太早了吧。”

  “毛…毛利老弟,难不成,这是他杀吗?”暮目警官一听小五郎这话,立马激动起来。

  “先来听听我的推理吧,犯人先把被害人约到这间房间,也就是2-C室之后,再将其杀害,尸体太阳穴的伤口处没有烧伤的痕迹,这说明当时枪口并不是抵着被害人的伤口发射的,如果说真的是被害人自己开的枪,一个将死之人,未免也太计较了。之后犯人将现场伪装成自杀之后,在血液还没有凝固的时候用枪声将我们引来,再断定这是自杀事件。”

  暮目警官兴奋地说:“原来如此啊,不愧是毛利老弟,那么密室是怎么形成的你也明白了吗?”

  Tw酷+匠W网|)永久免‘$费)看小J说}5

  “啊?密室,我居然忘记了。”小五郎摸着头回答说。

  原本以为毛利叔叔功力大增的柯南,看来很失望的样子,暮目警官继续说:“总之,先去楼下调查一下与死者有关的那几个人吧。”

  走出现场,灰原低声问:“怎么样,工藤,应该不是自杀那么简单吧。”

  “嗯,是有一些疑点,接下来还要继续调查。”

  暮目把所有人都叫来到了大厅之后,准备进行详细的询问调查,现在这个点把他们叫出来,自然是抱怨不停。

  “我睡的好好的,到底要干嘛啊?”

  “把我们集中到大厅究竟有什么事吗?”

  …………

  暮目警官咳嗽了一声,示意安静,接着说道:“刚才的枪声,各位应该有听到吧,我们发现你们几个的同事木村先生死在了二楼的C室,死因是太阳穴中弹。”

  空气在一瞬间凝固了,似乎几人都不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话。

  “木村老师,怎么会?”

  暮目继续说道:“而且,尸体当时还握着一把疑似凶器的手枪。”

  野原老先生咳嗽了两声,说道:“那,这应该是自杀吧,不过我想问一下,您是何许人也?”

  暮目警官亮出自己的警察手册,举在众人面前。

  伊达先生大惊:“你是警察?”

  “没错,我是米花市搜查一课的暮目警部,旁边这位是经常协助我们探案的侦探毛利,另一个和我们一起来的是我的部下高木刑事。”

  西园寺小姐说道:“毛利?难道就是那个名侦探,沉睡的小五郎吗?”

  小五郎整了整衣领,说道:“没错,正是在下。”

  伊达也说道:“我就说怎么看您有那么些眼熟,原来就是那个经常出现在电视和报纸上的侦探先生啊。”

  野田已经不耐烦的吼道:“既然是自杀,那干嘛还要把我们找来啊,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暮目瞪了他一眼,问道:“野田先生,;你好像一点也不在乎啊。”

  “这……”

  小五郎上前说道:“其实在现场,我们发现了一些疑似他杀的痕迹,野田先生,死者可是你的同事,但是你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大正常,该不会是心里有鬼吧?”

  “我……我才没有啊。”这一说把野田逼得说不出话来。

  西园寺小姐也在一旁扇风点火道:“哎呀,野田老师,我记得你有问木村老师借过钱吧,最近好像还把你逼得很紧的样子啊,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吧?”

  暮目又向前一步,瞪着他的眼睛问道:“这是真的吗?”

  野田开始变得有些胆怯,慌慌张张地说:“我,我是有问他借钱,但是我最近就能还了,真的,我真的没有杀他啊。”

  暮目退回,向其他人说道:“总之,等这艘船靠岸后,再联系该市的警署前来调查,在此之前,谁也不许离开房间半步!”

  这刚说完,高木就已经跑了回来,喘着粗气说道:“目…暮目警官,我已经找遍了整艘船,不仅是山中小姐,我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什么!”

  伊达这时候说:“这么一说,当时我们上船的时候,除了服务员,好像也没有看到其他船员诶。”

  暮目警官有些不安起来,说:“这是怎么回事?其他人应该不可能不在船上才对啊。”

  照这么说的话,那么现在,柯南一行人似乎正在一个漂浮在海上的铁笼之中,他们还并不知道,正有人在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灰原把柯南拉到一边,有些不安地说:“现在怎么办,看来我们已经被困在这大海之上。”

  “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这应该才是那个人真正的挑战,他要我们在明早之前,解开这一桩密室杀人。”

  暮目警官很快就有了对策,他吩咐小五郎以及高木,分头寻找船员,自己负责在对其他人进行询问调查以及房间内的物品搜查,但这似乎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

  西园寺说道:“搜查?警官大人,你这是在把我们当作嫌疑人看待吗?”

  伊达也觉得这么做不妥,“就…就是啊,听到枪声的时候,我可是好好的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啊。”

  老先生木之下倒是通情达理地说:“木村老师可是刚刚去世,既然警察同志说有可能是杀人事件,那么各位应该也不希望自己和一个杀人犯在一起吧。”

  “野原先生说的对,你们这些人毕竟是和死者有关系的人,就算不作为嫌疑人参考,也要照例录取口供。”

  柯南拜托灰原之后,决定利用这段时间重新调查现场情况。又回到了原来的2-C室,被撞坏的房门依旧是一片狼藉。尸体被一条桌布盖住,地上的血迹已经完全凝固了,柯南还是始终没有想通为什么木村先生会陈尸在这个房间里,钥匙不应该在青语小姐那里吗,如果是偷来的钥匙,那这个房间究竟有什么意义吗?

  正思考着,柯南尖锐的眼睛瞥到了墙角的一小撮的烟灰,弯腰掂起一小块,稍稍摩擦过后,断定是最近才留下的,这么说来,那个人跟事件看来有某种关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