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说来,伊达先生跟事件应该有某种的关联才对,那么他不正常的举止也就可以说明了。

  柯南又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件,最后在尸体的上衣口袋中找到了被害者本人的房间钥匙,又来到了1-D室,认为这两个密室之间一定隐藏着什么,果然,防盗链已经被挂了下来。

  据光彦他们所说,当时就是从门缝中看见地板上满是血脚印,以及倒在血泊中的木村先生,当然当时柯南并没有看见,即使现在也如此。

  柯南走到走廊的中央,想着这里大致就是当时木村先生所躺的位置,莫非这里才是第一现场吗?如果真如光彦所说,就算当时凶手还在房间里,光彦发现尸体到把柯南找来不过短短几分钟而已,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处理掉所有的血迹以及尸体。

  柯南蹲下身子,抚摸着地板。

  “有点黏?”

  接着,柯南在这整个走廊,发现到处都有黏着过的痕迹。柯南一笑,他已经看透了这第一个密室,果不其然,那个人确实和事件有关,所以那个时候,他的表情有点奇怪。而且他所处的房间,正好在第二个密室的正下方。

  既然如此,这也就解释了木村先生为什么会在那个房间里,但如果他是凶手的,恐怕装置已经被他扔到海里去了。

  “这……这是!”

  在思考中走到了门口,正准备开门离开,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情。

  柯南立马冲回了2-C室,果然如他所料,总算明白了,这个密室的手法。

  “看你那表情,应该是知道事件的真相了吧。”灰原靠在墙边,看着微微扬起嘴角的柯南,笑着说道。

  “嗯,我大致已经明白了,如果我的推理没有错的话,凶手应该就是那个人没错,但是证据暂时还没有找到,你那边怎么样?”

  “四人都没有不在场证明,但那个野田说出,西园寺似乎是和被害者有着某种关系,毛利侦探和高木刑警已经回来了,当然他们什么也没找到,那些人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现在高木刑警正在检查每个人房间里的可疑物品,那个侦探的话,估计又在做什么夸张的推理吧。”

  回到大厅,果然和灰原说的一样。

  “野田先生,你因为债务关系,被木村先生逼得很紧,手头又没有钱,所以就决定把他杀害,这样的也用不着还款了对吧。”

  “胡说八道!我要是凶手,开枪后到底是怎么逃走的啊,不是会被你们抓个现行吗?”

  “那……那么西园寺小姐,凶手应该就是你吧,木村先生逼你和他结婚,因为你不同意,木村先生就想把以前的事捅出来,所以你为了封口就杀害了他,不是吗?你作为女性,身材也非常好,身子比较轻盈,逃跑起来应该很快才对。”

  “瞎说什么?什么叫我是女性,跑起来就快,这是什么逻辑啊?我在学校的时候,体育课可是一直倒数的,我说你,真的是侦探吗?”

  “这……”毛利叔叔果然变得哑口无言。

  高木回来,说道:“暮目警官,我在1-C室的房间里,发现了这个。”

  高木将一个类似录音机的匣子放在桌上,接着按下了播放键。

  “砰!”

  “这……这是!”暮目警官立即质问伊达:“伊达先生,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我……”伊达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

  小五郎拍手叫道:“原来如此,枪声是为了吸引我们,因为你的房间在现场的正下方,如果把装置置于天花板上,在我们听来声音就好像是从2-C室传出来的一样。你杀害了木村先生之后,将消音器处理掉,接着用这个装置制造不存在的枪声,好让我们尽早发现尸体,并对命案产生错觉,我说的没错吧,你还有什么话说吗,伊达先生?”

  “不……不是的,我没有杀人,相信我啊。”他拼命地替自己辩解着。

  高木继续说道:“对了,野原先生,我在你房间里找到了这根拐杖,估计是但是急着把你们找来,慌慌张张的忘记带了吧,来,给您。”

  野原老先生的神情产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但他还是伸手将拐杖接了过来。

  “啊,是,真是麻烦你了。”

  「原来如此,总算被我找到了,最致命的证据。」

  “总之,我们将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将你逮捕,伊达先生。”

  柯南跑到小五郎跟前,低声说道:“小五郎叔叔,我刚刚发现2-C室有洋子小姐的VD哦。”

  “什,什么!”小五郎在一瞬间冲出了大厅。

  “喂,毛利老弟,你要去哪啊?”

  柯南对其他人说道:“小五郎叔叔说,要你们所有人都回到现场去。”

  ——2-C室——“洋子的VD,到底在哪里呢?”小五郎四处寻找着,似乎完全不在意一边的尸体。不过与此同时,柯南已经瞄准了他,随即按下了麻醉针的发射按钮,小五郎也应针而眠,靠在了走廊的墙边。

  “毛……毛利毛弟?”

  “警部大人,刚刚在我进这个房间的时候,就已经看透了事件的真相。”

  “真的吗,毛利老弟!”暮目大呼起来,大概如他所料,沉睡的小五郎再次出现了。

  “先让我们来理清这整个事件吧,首先是1-D室,木村先生自己的房间,步美,你来说当时发生了什么。”

  “是,当时房间的门并没有锁上,但是防盗链还拴着,然后我们就从门缝里看见,木村先生倒在血泊中,周围还全是血脚印。”

  暮目大惊:“真…真的吗?难道说那里才是案发的第一现场吗?”

  柯南说道:“不,暮目警官,这两个密室,其实是出于两个不同的人。”

  “不同的人,难道还有共犯不成?”

  “制造第一个密室的人,就是被害者木村大野田本人。”

  所有人都因这么一句话吃了一惊,柯南看向伊达,继续说:“伊达先生,你好像在发抖啊,是这船上太冷了吗?”

  “不,不是的,我没有。”

  “接下来就让我毛利小五郎来说明一下吧,伊达先生,其实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之后你和木村先生商量,准备给我们来点余兴节目,随后就出现木村先生倒在血泊中的一幕,为了方便收拾,除了身上的血,其他的应该都是红色的贴纸才对,光彦,元太。”

  这时两人搬来一个纸箱,在众人面前打开,里面是剪好的“血脚印”以及“血泊”的贴纸,一罐红色涂料,另外还有一身沾满涂料的衣物。

  “这就是木村先生的密室手法,伊达先生你知道服务员会给他送来饭菜,于是准备和她一起发现尸体后,让她来通知我,再与我们一起发现尸体消失的一幕。只不过,你没有想到的是,来送饭的却是三个孩子,更令你感到意外的是,他们并没有把我叫来,而是单单叫来柯南。”

  见伊达先生站在原地,一声不吭,柯南继续说道:“不过你既然要让尸体消失,就一定有第二出戏,你把木村先生叫到2-C室之后,交给了他一把仿真枪,当然音效是由你自己解决的,木村先生只需扮演尸体,等我们发现他的时候吓我们一跳,你大概就是这么跟他说的吧,墙角的烟灰就是你当时来过这里的最好的证据。”

  “我,我……”伊达先生已经说不出任何话了。

  暮目说道:“原来如此,你用这个方法把木村先生约到这个房间之后,就真的把他给杀害了,伪造了自杀与密室之后,你又用刚才的录音装置引起我们的注意,好为你提供有利的证明,是吧。”

  “不,不是的,我真的没有杀他啊。”尽管说了这么多之后,伊达仍旧保持着否认的态度。

  这时柯南却说道:“虽然一切的线索都指向了伊达先生,但其实,杀害木村先生的凶手,另有其人。”

  fn酷@匠*l网4=唯o一@正版^!,w…其他Q都◎¤是_盗o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