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离开方家酒肆,没走多远那丰磊就开口说道:〝我说兄弟,听你刚刚那话的意思,是想有什么行动吧?不过这样啊,你干啥我不管,就是要带着我一份。〞冬寒看着他一笑,〝我能干什么,就是好奇而已,这帮人不是表面上那么的简单。〞〝嗯,通过今天你这么一说,倒也是那么回事,他们四处露头似乎太活跃了,显然不是想做些生意或者是相互通货那样的调调,到底是有什么目地呢?〞〝所以啊!我打听他们的落脚处,等会去暗中看看,还有些什么人,都在准备干些什么事?〞〝看起来是不关我的事,你也知道前几天的事,再加上今天的事,哪怕我不在意,也要了解一下对手的情况不是?〞冬寒没有说晚上的事,就连那个老者也不知道那个托蒙国的武者说的什么。

  〝找一家那个会馆附近的酒楼吃饭,也方便勘察一下。〞〝好的,兄弟。我一会叫人去通知他们几个,我们先去看一下。〞冬寒点点头。

  这间会所的门面到是奢华豪气,是有许多分店总部的气派。

  只是不知是那帮托蒙的武者是暂住的还是和他们是一伙的。

  旁边有许多各色酒家店铺,丰磊对这方面还是很熟悉的,他带着冬寒来到一家和那个客栈相对的三层酒楼,在三楼要了单间,正好是隔路向望。

  伙计送上茶水,开始介绍店菜。

  〝嗯,这个先等一会,我们还有人没到,你们店里有没有白水黄鸡,大师傅能做好这道菜吗?〞〝公子爷,您算来对地方了,这是最近本店老板特意花钱请人来做这道菜的,这不正在试菜呢,看看客人的反应如何,你的第一份可以免费试吃,希望你给个意见。〞〝好,那就来一个先尝尝,然后再来四个冷碟,一道甜羹,再来四个拿手菜,要荤素搭配啊,一会可能有女侠来吃,告诉大师傅好好表现,吃的好了本公子有赏。〞说着拿出几块碎银扔给伙计,〝这赏你的,叫伙房先准备着,现在还有些早,听着信,好了没事不要来打扰我们,你在外边候着就行了。〞〝谢谢公子爷,小的这就去知会一声。〞伙计颠颠的跑下楼去安排。

  〝兄弟这里还行吧?正好一清二楚的,在一个看这酒楼的架势,应该不会太差。〞〝嗯,还是丰大哥办事利索敞亮啊!〞〝呵呵,像我们在外面见得人多了,就啥人一看都知道了,赌的嫖的用的是诱惑,在街面上用的是规矩和武力,到这地方就要用点小钱了,干伙计的都是安心过小日子的,能多拿两个,他跑起事来,心里乐呵也上心不少。〞冬寒对他竖大拇指,难得在公子哥中有这么开明的年轻人。

  〝嘿嘿,关键是咱的钱来的省力些,也有些黑钱,你别看我一个人来回的跑,其实我老爹暗中派着人跟着呢!〞冬寒点点头,看出来了,是有两个人跟在后面的,就是没有跟的太紧。

  〝这样,我去叫下面的人告诉老仇他们一声,你先在这喝茶,我再去巡视一下。〞〝好你去吧,我在这等你们。〞这人虽不是太熟悉,还有些痞子气,不过这人和仇冰有一个相似的特点,对朋友直白,只要看中你了,就会坦心相交。

  这种大的城池,能碰上这样的朋友倒是冬寒的幸运。

  因为离晚饭还有一会,冬寒就静静的看着对面,现在这个时段来往进出的人不多。

  也不用一直看着,再说冬寒认识的也就青虎帮的那几个,别的人就算是找他们的冬寒也不知道是谁。

  因为响午之前的修炼神识,冬寒心力还不是很充裕,也就没有外放心神,趁着这机会赶紧恢复一下。

  〔三字真言〕默念行气静心,冬寒心神外放就是因为修炼着真言才有了,可以感应到几里以外的事物,还可查看人体特征。

  后来《天蝎诀》中的〈小天轮回诀〉突破和〔三字真言〕相辅相成,所以感知才更加的远一些。

  不过什么事都有个极限,在外放心神时,不能太远太长的时间,这种消耗过后人的精神会有些萎顿,所以冬寒只会偶尔的用,要是在近身几丈内倒是没有多大的事情。

  反过来讲,真要是致命高手或是敌人到了近身几丈远,估计啥都来不及了。

  这会冬寒,对那个出现的神识还是比较期待的,一盏茶的时间,冬寒恢复到九成,这时的天色还是很亮,不过对那些闲着或是吃客们来说,这时已经开始踩点寻地方了。

  对面客栈陆续的有人出来走向不同的酒楼,其实一般大些的客栈也都有酒菜,不过要是总在一个地方吃喝,总有厌腻的时候,所以一般清早都会在客栈里吃,或是赶路有事的。

  能住在对面的客栈里面,当然不是一般的人了,冬寒仔细看着那些出来的人群。

  一会真就看到了熟面孔,三帮主张威带着那俩个老者,看来那两个是三帮主的金牌左右手啊,他们来的很急,好象有什么急事,一路不停的就进去了。

  l最t新章'J节z9上‘酷_匠网

  冬寒这时可以放开心神,专注的盯着他们了。

  也是来到三楼的一个大的套间,房间里有三个人,一个老者,两个中年人,其中就有和冬寒约战的那个人。

  〝你这次太冲动了,乌蒙?先不说我们才刚刚开始实施计划,就算他搅了局,也要慢慢的来,这中州不是你可以挑畔的,就算你是托蒙国年轻一代的精英勇士,但不要忘了中州地广人稠,能人高手颇多。〞〝再说要是今晚你把那小子给杀了,整个临海城都会知道是我们干的。到现在你们还没查出他的来历,小心捅到点子上,要是坏我教大事你就等着教主的怒火吧。〞那人这时脸上也出了细汗,是啊杀一个小子是小事,就算那小子有些门庭也不怕,但要是他们被人盯上,那可就坏了大事了,看他现在和四海商会有来往,还去方家酒肆,也不知路过还是有意的。

  〝长老,属下已经叫青虎帮去查了,稍后就会有消息传来的。〞〝不管怎么说,这事你要小心处理,万不可大意。〞〝是,属下知道了。〞这时有人敲门,〝进来。〞〝长老?三帮主来见。〞〝请进来吧。〞〝长老好,乌堂主﹑韩堂主好。〞那长老没有站起来,只是点点头,另外两个到是回了礼。

  〝三帮主客气,请坐。〞〝来人上茶。〞〝长老,茶就不喝了,我来是告诉你们要的东西都有了眉目,现在正在采购当中。〞〝哦,麻烦贵帮了。〞〝呵呵不麻烦,大家互利,谈不上麻烦。〞〝另外还有就是,那个小子的来历,只有一点线索,不过还在继续查着呢。不过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线索,我手下正在顺着延津城的线在查着呢?他们也是在那里进入我们视线的。〞〝哦,说说看?〞〝就目前而言,应该不是什么大门派或是大的势力的人,因为他们一直没有去和大的门派联系。〞〝看情形倒是,有可能象是一些隐世的高人的传人的可能性多一些,不过这样要是办起来就要干净利索一些了。〞〝好了,不要猜测了,总之过了今晚无论结果如何,都把他先放一放。〞〝什么过了今晚?〞三帮主诧异的问道。

  那个乌蒙说了下午的事。

  〝嗯,你一说我到想起来了,四方城是方家的老窝啊,那里肯定能有线索,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今晚我再找几个〝血筹〞的人一起动手,来个毁尸灭迹。没有证据谁也没办法往我们身上找。〞〝血筹,是干什么的?〞〝哦,黑煞﹑血筹﹑枉魂阁,是三大杀手组织,只是黑煞现在隐于暗处了,所以明面上,后两家现在风头正盛。〞〝哦,那就麻烦三帮主了。〞三帮主眼色一狠,〝他也是我的敌人。〞〝青虎帮不是那么好碰的,要怪就怪他没有托生好的身家,怪不得别人。〞冬寒一听,奶奶的把你狂的,你要是今晚出现,叫你过了子时,都算老天不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