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中饭,冬寒随着果叔去帮忙。

  这时的日光,也从谷口上方射下来。

  谷内的灵气,被阳光一照,就象出现幻境一般,看向外面就如海市蜃楼,眼前的事物景色有些恍惚。

  不是看不清晰,而是因为灵泉的水灵气密集产生的折射,似入仙境身在其中如饮甘露。就象昨天刚来时冬寒深深的吸了一口,全身就象沐浴在灵泉仙缈之中。

  说不出的舒爽,淡淡药香,闻着让人头脑,明清怡静,生不出一丝杂念,就想一直停留在这一刻。

  …………

  几位老前辈的技法冬寒也大致了解清楚,冬寒一时也不急着去向他们讨教,因为自己的优势已经尽显,没有什么系统的技法与他们交战暂时也只有是挨打的份。

  现在〝枯影〞前辈,刚刚被冬寒吊起了好奇心,冬寒也准备一个个的攻破,不能一下贪太多,正所谓食多无味,也不能安心的修炼。

  以刚刚交战过程,就能让冬寒好好品味总结一下了,两位前辈的身法都是怪异奇绝,这就是一种无言的身教,是很难得的指点。

  果叔今天的中饭,做的很丰盛,不过都还是素菜,冬寒不清楚是没有荤食还是别的原因,也许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就不会进食荤腥了。

  冬寒问果叔原因,果叔说是好多年古洞里的人都不吃了。自从进来就没有见过血腥,而且谷内的粮食、蔬菜也许是因为灵泉的原因,也有很强的功效助增内气的作用。

  〝到了这个境界,都是浑身百脉尽疏,吃荤腥会产生体内穴脉的淤积呆捏,会使真气不畅,也会产生杂念,生出贪欲,对修炼不宜,当然这并不是绝对的,主要是不想再谷内有血腥出现。〞〝也不会对你们两个禁口,其一是在谷里不可杀生,也没有牲畜家禽这类活物,是因为在这清宁之地,不能有污秽之物,染了灵地的祥和。〞〝等会饭后,你拎一桶泉水去洞外。那灵禽身宽体大,上下起落在谷内不方便,连个落脚的地也没有,而且谷内都种着,药材和谷稻也损坏不得,那药材可都是你鬼医前辈和大家的命根子!〞〝以后突破之际,还要用鬼医的丹药增进功力,不至于内气后续不挤误了突破,内气不足那就惨了。〞〝还有就是跟那守山大鹏熟悉一下,它不会攻击从里面出去的人。增进一下沟通,它虽不会言语,但是精明乖巧,接触时间长了,你就会明白了。〞〝喔!我稍后就去,您放心。〞冬寒心想难怪,那个大鹏怎么一直在谷外呢﹖原来是不方便起落,可不是吗,那家伙的头就那么大,身体一定超出了想象。

  中饭的菜,是果叔清早饭后自己磨制的如白玉的大豆原浆,再在锅中熬沸点卤,放在四方的木框里铺上细纱布放入稍凉大豆原浆,近几个时辰的冷却,白皙的豆腐块还有余热。用油两面煎黄,在和小油菜一起烧色泽分明,咸淡适中,看着就是一种视觉的享受。

  一种原料,果叔就做出好几种菜肴,没动筷就让人食欲大增。

  饭后,跟婆婆打过招呼,在果叔那拿了一个木制圆桶,问过果叔一次的份量,就顺着那出口向外走去。

  一入洞口,冬寒就运起神光诀,也不像来时那样的小心,很快就出那道隐蔽的山缝。

  谷外的世界没有什么没变,唯一的感觉就是宽阔。

  虽是山峦叠起,古树参天,但大自然真实的景色还是让人心胸开阔,没了那种一抬眼就看到岩壁的憋屈感,不象谷里那样狭窄,当然灵气是不能和里边相提并论的。

  冬寒一露头,那双鸡蛋大小的巨目就紧紧的盯着冬寒,冬寒扬扬手中的木桶,那双眼睛才好象缓和了一些,不过还是没有动,在那巨巢边盯着冬寒。

  冬寒心想,怎么不见动静,看看四周都是巨树,空间不是很大,而那巨巢离地要有四丈高,冬寒一次卯足了劲倒是能跃上去,可拿一桶水就吃力不行了,想想拿出随身的麻绳,冬寒突然想起了圣手前辈的那透明的线,有机会淘弄点轻便不占地方,但现在就勉强对付一下吧,一头扎在木桶上,拎着另一头运功向上纵去。

  巨巢附近树杈都有大腿粗细,冬寒还没露头那鹏鸟就站了起来。

  冬寒刚向巨巢里一看,那如巨大镰刀般似有闪闪寒光的巨喙就向后缩,那象似木桶粗细的脖颈上羽毛就都乍了起来。

  看着威风凛凛,被那双寒光的厉眼一望,冬寒差点掉下来,赶紧后退几步,一只脚搭在一个手臂粗树杈上稳住身形,再仔细观看。

  只见方圆两丈半大小的巨巢,黄草绒绒,俩根似小腿粗细巨腿,被似黑铁的不规则的表皮裹着,看不到它埋在绒草里的爪尖。

  体高有近六尺,浑身羽毛黒中略带白色的绒边,油亮反光,看着就威武压抑,翅膀上的长羽毛层次分明一层一层的叠摞紧密,翼尖处几根长羽好似利剑,在两边垂着。好像随时都要挥过来,整体一看,威武精神,再加那双圆眼,很大很黑瞳孔,一会大一会小紧盯冬寒,就象盯着一只猎物。

  冬寒赶紧把麻绳头掖在腰间,双手张开示意什么也没有,然后也不管它听不听的懂就说道;〝老兄﹑或是老姐不要误会啊!我是来给你送水的,我们以后是一家人啦!〞说完,冬寒伸手抓过麻绳把水拉上来,然后慢慢的靠近那个巨巢边外围,找一个比较匀称的三角树杈把木捅放上去,后退回到原处,伸手示意可以喝了,然后静静看着。

  那巨鹏没动,就那么紧紧的盯着冬寒,好一会,冬寒心想可能太近了,我再向后退退,它还是不动。

  没法子再后退,可能是太紧张了,冬寒一个不小心差点滑下去,身体在树杈上左右乱摆,马上提气才稳住身形。

  那双巨目随着冬寒的身体晃动几下,然后微微的闭合了一下,就好象人在耻笑一般。

  冬寒一看就明白了,看不出来还会看笑话,不过这么高摔下去,冬寒还是有机会反应过来的,不过让这个傻鸟看笑话,冬寒心里有点小郁闷。

  它又不能跟你沟通,也不知明不明白冬寒说的话,有气也没处发去,关键怕弄不过它,它可不是那些老前辈知道轻重,要是不小心来一下还不知会怎样?

  想想还是安稳一点吧,找了个树杈多的地方安稳的坐下来等吧,反正还早呢!

  j酷8匠网p唯一{G正2o版dc,其他Zq都《是盗版

  冬寒转头看向远处,这颗树虽不是最高,但它处在山口边,地势好,去了山缝那边,三面都在眼下,连绵几十里都在眼里,很是开阔,看向远方,蒙蒙的绿意已渐渐多了起来。

  清风徐徐,午后的烈阳四周有一圈彩光在高空中洒下来,稍有些烤人,不过人在高处还是深山中,感觉清凉适度。

  森林的气息萦绕,天高林广,山野相连。顿时让人心思通达,就像自己是一颗树,身在其中,完全融入了这片天地之间。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