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

  冬寒的后脊梁汗都流进了裤兜里,这也忒逼真了。

  就是玩命啊,好在冬寒没有露出最后的底牌。

  抬头扫了一眼所有人道;〝小子不懂规矩,还望各位前辈和那位姐姐海涵,若有不到之处,权当小子没见识,初来宝地,让个各位前辈费心了,冬寒在此一恭倒地,正所谓先者当达,达者为师。冬寒自当兮兮听教,尊尊不懈。〞所有人都微笑点头,那‘枯影’上前一步嘴一抽,也不知是笑还是什么表情,说是笑要比哭难看。

  〝嘿嘿!小娃娃嘴巴比小神算还要厉害三分,以你现在的修为能力,在谷里已进前三也不为过,还在那给我们灌迷魂汤,老夫刚刚在你手都死过一回了。还在那玩什么迷魂阵?小心我们这帮老家伙们,踹你个星光灿烂。〞说完,大家都笑的哈哈地,那婆婆接着说;〝枯影,在几十年前略败我手,一直就不曾在外有过败绩,不知是多年不出手了?还是现在的大陆的年轻人太威猛妖孽了,他说的不假,若论杀人伏击,在谷里他只在老身之下,在大家之上的。〞〝这也许是老身的修为高的原因,他既然承认吃了你的亏,无论怎么说你的功法和各方面的能力是没有一点水份,但老身也感知你功力尚浅,而且招数变化不多,缺乏警惕,以至于自己身陷被动。虽然你出手干净,反应快绝,但阅历的不足已显现出来。日后要虚心受教,常言道莫让今日的无知,变成明日的懊悔。〞冬寒再见礼,婆婆说出冬寒的軟筋,冬寒到现在还没有学过一套短刀的技法,完全靠基本功和在生命受到威胁时的本能来应付的。

  招式不够狠历,而九节鞭人少时,用起来也很是吃亏的,它属于软兵器进攻让人难防,但防守就要逊色的多了,虽然镖可瞬发自如,但人家要是有上好护甲,或只要护住几个要害,冬寒就再难建寸功。

  可见冬寒还有许多的不足之处。

  从‘枯影’老人家的话里,冬寒也明白了,老人家虽是心黑手辣,倒也算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尽管那不知是笑是哭的表情有些找抽的感觉,但依然可见其人也算磊落。能在小辈面前道出实情,需要的不止是勇气,还要一颗不虚伪妒忌的心才行。

  冬寒向枯影抱拳,〝多谢前辈手下留情,冬寒会铭记于心。〞冬寒再次的问道;〝老前辈,是怎么进的屋,现在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答案,而那第一道剑气,也是留手的。要不然那被子必留下剑孔。不过那生命受到威胁的感觉还是很逼真的。〞冬寒那一刻,心里只有一件事,进攻放倒他,要不然就是自己倒下,果叔说的没错,他的身法很特殊就象鬼影,要不是屋子小,那么,真就是没什么一点胜算了。

  婆婆也点头,如果真要是杀手,情况就要危险的多。

  枯影前辈并没有回答冬寒的问题,这时婆婆开口说话了。

  〝好了,都回去吧,一切既往如常,大家好睡回去休息吧,至于你的问题以后多跟枯影走动走动就会知道了。〞冬寒点头。

  也更大家互相点头,冬寒看着他们回屋,这时才放松身体,差一点就坐到地上,后背的冷汗嗖嗖直淌,突然一放松,浑身都乏力,内气虽没什么消耗,但体力和精神都在高速运转的过程后,呼出这口气,身体就象被吹圆的气球放了气,没有足够经历和实践,所谓的镇定那都是假的。

  冬寒差点就堆坐在这里。当时唯一的目标就是保命。别的早抛到脑后去了。

  有些事只不过说说罢了,因为在当时已经没有了想法了,也根本不及去想了。

  …………

  运转口诀,恢复那因紧张而稍微疲劳的身躯。

  半盏茶,恢复过来,夜色黑幽无月,从不大的圆顶上空疑望星夜,星空致远,直通幽处。

  那深黑的天宇触目可及,又虚无飘渺。

  运起,星夜〈神光诀〉,在经过一场拼命的激发法诀和功力精进了一些,也多了一层真解和见识了法诀真正的奥义实效。看来还是缺少那种致死地而后生的考验啊!

  冬寒回想了刚刚战斗,找出自己的不足。也研究‘枯影’前辈的进攻后退的线路,不过就是不明白他是怎么出现在木屋里,门是从里面插着的,窗户也没有开起,就算从窗口进来冬寒肯定能提前知道,虽没有外放心神,但小屋里有外物出现,是逃不过冬寒的警觉的。

  不过冬寒也知道了,身体里那道紫气对危害自己生命的反应是灵敏异常的,好象有自动护主的功能。

  √看*k正@%版_x章pg节》上s酷)@匠Y\网

  看来明天要去婆婆那找一本,近身短刀的技法,还要向‘枯影’前辈请教他的杀手身法,拧了一把毛巾擦了后背,上床。

  这次练功习法诀的同时外放心神,别稍后再来个回马枪,又要被动了,虽然知道不会有生命危险,但那种被动的感觉,让人很堵的慌。

  清晨,一丝光亮从上面的穹顶漏过,谷里还是黎明前的一点黑暗,很奇特的景象,上面是亮的谷里是黑的,有点像八卦图。

  冬寒活动筋骨,练拳踢腿,舞鞭修炼法诀,打了桶水,漱口擦面穿着妥当,就向着果叔的饭堂走去。

  果叔已起床,正在淘洗一种乌黑的糙米,冬寒知道这叫‘黑米’单独吃口感不好,要与米仁,豆类同煮熬粥,也算是药粥,黑米入血健发,米仁除体内湿气,一般的豆类都有顺气通肠道的功效。

  果叔叫冬寒升火,今天煮三宝粥,高粱锅蒸如一个松软的大锅盖,然后再切成一块块的,几道自己腌制的酱菜,还有用山珍丁熬制的下饭酱,酌着新鲜的绿叶菜真是营养全面。

  大家都陆续过来,冬寒挨个打招呼,那‘枯影’也跟冬寒打招呼〝娃娃早饭后,去我那,我们爷俩研究一下昨晚的战斗怎样?〞〝好!全听前辈的。〞冬寒正想怎么开口呢!他却主动上来了〝不瞒你们说,我一夜都没睡好啊!就是想不明为什么我会失神,就是不得其解。〞看着老人家,他还真是坦白,都说做杀手的心细如麻,看着这老人家,就知道了在研究失误的原因,估计也是以为输的不明不白,才要弄明白原因。

  其实,破解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不要看对方的眼睛,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可以外放心神,眼睛在这个时候说白了都可以不用的。

  要不‘枯影’怎能在小黑木屋里能够知道冬寒的身位,出剑,剑剑狠辣,直取要害呢。

  眼观是一方面,但武者的感知对武者本身是很重要的,说的深切一些就是心神的预知力,到了他们这个境界这些都已经自然的形成了。

  宁静的吃过早饭,谷内已经大亮,谷内怡静,没有雾气,冬寒帮果叔收拾好碗筷后,就去了婆婆的那木屋。

  冬寒要先找一本短刀的技法,先练起来,要不进攻的招式太单调,也没有大的招法,冬寒最近主要研究一下有关于短刀的技法。

  来的婆婆门前,还没叫门就听到婆婆说道;〝你进来吧娃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