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个大概,合上收好,这里可不是看这些秘籍的地方。

  老三他们也陆续的起来,大家需要的随身用品还没有卖,下午要出去买齐,明天就要出发,估计那里没有这些东西可买。

  晚饭,是在客栈的大堂吃的便饭,夜晚也没有再出去,大家都早早的回屋准备明天的行程。

  是夜,星斗点点,推窗远望,夜空里有些薄云,大半个弯月,有一个很圆的光圈围着。

  那是风圈,明天看样子会有风。也不知是怎么形成的,但这是小时侯爷爷就教过冬寒的。

  看Q正版E)章r节上酷n匠U网0I

  夜色有点冷,一个房间的人都已睡下,冬寒也关窗上床。

  …………

  清晨,领头早早起来出去雇聘车马,大家也相续起来,吃罢早饭,收拾妥当。

  稍后大家伴风而行,风不是很大,但尘土也是满天飘浮,一路悠荡出了‘河塔城’后就是蟒山翠林,这边的山要比来时路边的山高得多,树木也繁密不少,许多都是叫不上名来的树种。

  听领头的说我们去的方向是一个叫‘韩家集’的新建的小镇方向,离‘河塔城’有百十里。

  而大家此行的目的地,就在两地当中的地方,然后向右手方向拐向山里去,估计要在六十里的深山里。

  他还跟大家说,那里以前是一个人的地方,现在那人故去,就是由两个儿子在管理,也就是老子不在了,压不住了。所以后来就进来了有五六家采金的,而我们就是那个李姓兄弟所招募的伙计,而来时大家也谈好了是先付报酬,再做事的条件。

  在家的时候也已经付了一个月的铜钱,也就是在家两个月的收入,也算劳有所值。

  车行至日中时,大家也看到了,那条岔路,由主路向深山老林里延伸而去,车行刚开始时道路还算平坦,越走越是颠簸,而路边的树也渐渐又高又壮起来,到后来已经遮住了天空,阳光只能从树叶的缝隙里洒下几缕,视线变的幽暗下来,而在大路上的风声早就听不见,掀开窗帘,入目都是看不见顶的老树,时而还会传来不知名动物的怪叫。气氛也有些压抑起来。

  如果一个人走还真是瘆得慌,好像进了原始森林,若是没有道路,就连方向都摸不清。

  一路东遥西摆的颠簸中,走了近两个时辰,终于到了大家脑海中的金沟。

  但见一个大的树丫形的山沟,大家所在就是两个山沟的交汇点,这边已没有了古树两边都是陡峭高山崖壁,中间有望不到边的山夹沟蜿蜒而上,到处是黄泥砂石,和发黄深水坑。

  沙土东一堆,西一溜的就象挖好的陷阱,象似开山炮炸过似的,在其中,有去每各个山沟不到一尺宽的泥路,踩的光光的。

  拿好随身的物品,大家排成排,领头的告诉注意不要落到水坑里,那个坑洞都有一两丈深,而且就象锅的型状,不会游水就会一直往下滑,都是以前挖金的金坑,看着就象一个张嘴的野兽在窥视着路过的每个人。

  排着队一个接一个,小心地往两个相交岔口右手边的那个山窝走去,窄路高低不平,左拐右弯,头一次走着很是费力,也不知到吃的用的是怎么运进去的,有的地方的路边,一脚宽就是黄澄澄深水坑,真是如履悬崖。

  大概走了一个时辰的光景,终于看到了人,粗布的短衣,穿着草鞋,各个都象黑炭似的,有的头上戴着草帽,拿着方头的铁锹,很象似在筛沙子。

  一锹一锹的把一团团的黄泥,往一个斜着宽一尺、一丈长的木板槽里放,上边有不知从哪引来的水流在冲着木槽里的黄泥。

  板上有一楞一愣象梯子似的横木条,有好几伙人,应该不是一家的,相隔的距离也不等,每帮人七八个到十一二个不等。大家象看猴子似的看冬寒他们,冬寒放出心念,他们身上没有真气感,虽然肌肉壮实,但都是平常的老百姓。

  离人不远处,大概有半里远有几处木头拼起的木房,外面摔着羊草和泥合一起的草泥,这是在森林里一种很平常的建房子的方法,也是就地取材,方便实用冬暖夏凉,相隔几十丈不等。大的有三处,还有几处小些的。

  房子后面二三十丈远就是陡山悬崖,角度接近直上直下的悬崖有几十丈高,上面有郁郁葱葱植被探出崖面,就象大山的帽子。

  而两旁的山没有那么陡峭,呈现缓坡状,林木茂盛,向里面也只能看到几十丈远,树木粗壮稠密,上面翠绿,下面黝黑。

  也许是,是山窝的原因,这里的树木要比外面的绿得许多,偶有枯叶落下。其中有的雪松有两三人合抱粗,五六丈高,估计是长了几百年了,整个地形就是一个死胡同形,而且满目是深坑,土丘,去了房子附近有几丈平地,就再没有平的地方。

  而两边的高山,和木房后面的崖壁,也让人感到非常的压抑,就如进了虎口牢笼相似,回身望向来路也是一眼望不尽的土丘水洼,好像是天然的屏障。

  收回心神,冬寒大致熟悉了一下地形,根据在典籍上看到的,黄金的形成是非常的复杂漫长,而且也不好寻找。

  一般在上古时期都是河流的河道泥沙的淤积沉淀后形成金源矿。

  再经过细沙顺水沉积於结和地下不同的矿物混合相融而成,如稻米般大小不等,其形成至少要几千万年,到上亿年。随着河道干枯,地貌突变沉寂在一层软泥之中,其开采出来的都是毛金,也就不是很纯,要经过提炼才能达到纯度不等的黄金。

  来到一个中等大小的木房前,领头的叫大家把随身物品放下,找没有被褥的空床先铺上。

  说是床,就是用几寸粗的木杆,一排长长的通铺床,山里人叫通铺,人挨着人,木屋后墙面有一扇二尺的草纸窗微微透过一点微光,让本来黑暗的屋子不那么阴冷。

  老三找了靠近门口第二三的位置铺上了被子,由于冬寒走的急没有带那些东西,所以接下就是和老三睡在一起。

  上公学时大家也经常在一起吃喝玩乐当然也包括睡觉,不过条件和这时不同而已。

  铺好床铺,冬寒出来,在屋前望向下面干活的地方,已是午后,红日稍微偏西,但还是让人流汗,领头的人大概去叫人烧饭,大家一路颠簸还没吃中饭,一个个精神都不太好。

  直到现在,大家还没看到所谓的东家,这一趟不知后果的淘金之旅也就要开始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