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领头的叫大家休息一下,两位东家估计在矿坑监工,因为那东西很小,便于隐藏不是自家人谁也不会放心。

  晚饭会与大家见面,大伙也没事,就叫那个领头的带着大家转一转,那人不是和冬寒他们一个东家,就带着去了他的工区,和自己东家打了招呼,听他说这边还有家乡的人在这里,在这做了好几年了,不过好象岁数比较大,不管怎么说总是老乡在,大家的心算是放下来了不少。

  外人是不许靠近采金的地方的,所以大家也没见到那几个老乡,那领头就告诉大家晚上带着一起来看大伙。

  晚饭时,一个一直在这做工的瘦高个,说是今天加了一个荤菜,在冬寒他们之前有十几个大陆各地来的金工,说着不同的方言,都晒得黑黝黝的,在饭前大家也终于看到了东家之一的老大。

  一个五尺多高,身瘦,脸上略显不健康的黄色,眼神有点阴柔,面部无须有三十来岁,虽然穿的也是粗布短衣,但那双手很白皙,指甲修饰很整齐,手指长,腰间斜挂一柄宝剑,剑鞘看着很精致,好象镶着金线在夕阳的余晖下,有时会闪出一道金光。

  带大家来的那人给大家介绍了一下,那人就向大家看说道;〝大家应该也知道了大概的规矩,我这也不多说,工钱一个也不会少你们的,但大家都要安分点,别想歪心思。本人姓李,也就是你们的大东家,我二弟去‘韩家集’办点事,以后会和大家见面。我想大家也知道本来这一片的金矿都是我们李家的,因为一些意外的原因,才转卖出去。不过在‘河塔城’和‘韩家集’这一溜子不说东面跺脚西面颤,可也算是有头有脸,黑白两道还是能说上话的。所以大家都安生点,行了。大家熟悉一下以前的工友。这个金沟里大概有百十来人,什么人都有,没事不要乱走,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说话的内容,有点威吓的意思。不过来都来了,钱也拿了,想太多也没必要。冬寒放出心念,感触那个东家,身体微光很弱,没有内气的迹象,应该是刚生过病,还没有痊愈,或是身体本来就是羸弱,那把剑就是个幌子。大东家住在大家屋子后面,有三五丈远处,有一幢两个门的小木屋里。

  接下来大家就和先前的工友,东拉西扯的问些没有内涵闲话,但要是再往深问就没有人言语了,也许是不熟吧,大家也没有在意。

  聊了一会,那几个老乡也过来看了大家。去了那个领头的还有三个,三十多岁冬寒一个也不熟,九个人里也只有一两个认识其中的两个而已,不过没关系,俗话说人不亲土亲,大家总归是在一个小镇上,只是年岁不同,活动的圈子也不同,他们出来的早一些。大家问了些不痛不痒的话,他们也没说出些什么来就回去了。

  不难看出来他们就是为了这份不菲的工钱来的,眼见也都是老实巴交之人。

  简单的洗涮一下,老早就睡下,冬寒对这还不熟,也就没出去练功。白天的一路颠簸,也有些浑身乏累。早早的和老三睡下。

  一夜无话,天刚刚亮,就有人起来,就算冬寒练功也就刚刚起来才是,一会大家陆续都起来了,冬寒几个也跟着起来,太阳刚刚有一点亮光,有个同乡就问那个昨晚的瘦子;〝怎么这么早起来?〞那瘦子回身瞄瞄,然后小声说道;〝一直是这样的,没有雨雪天,是常年不休的。〞看他眼里有些哀色,许多人都起来了,也不好再深问。

  吃过早饭,昨天大家都饿了也没注意,今早才发现烧菜的油有些不对味,不是说坏了,而是那不是正常的油。

  好象是镇上卖烤鸭的味道,油中还有调味料的味道,也就说大家吃的是做烤鸭滴的油,不过看东家也在吃也就没人说话。

  东家从他的屋子里拿出几把方头的铁锹,分给大家,在这铁锹就要叫‘金锹’。

  大家拿着金锹跟着工友走,离住的地方有不到一里远,上面是四五丈大小的一个水坑,下边要下挖不到三尺的高度,脚下有类似做陶器一般那种的黄泥,不是很硬,呈不规则平行形,有的地方厚,有的地方薄。

  工友们说那就是金源矿的泥呸,也就是毛金的藏身形成的特殊土层,也就那一层黄泥中有毛金,高了没有,低了也没有,上面的土方清理是个大活啊。

  其实,从昨天进来,冬寒就仔细看过地形,金沟呈现有点像梯田是的样子,有从下往上挖的,也有从上往下挖的。

  最主要的是要有水,冬寒昨天看了个大概,今天在近前,看的很清楚,其实很简单,就是一块一尺多宽板槽上,钉着横梁就象梯子,两边有两块半尺高立着的板挡在两边,长有六尺多。

  最新i章6%节%上酷匠网x

  呈大概五十度斜角型,搭在木头做的高有三尺的木凳上,而下边也不知是什么做的绿色的上面都是象长刺一样的软方毯,连垫在那个木槽下,比木槽要宽些,有两块。

  东家叫〝金毯〞,说是这东西很贵重。

  大家用金锹,把那层含有毛金的黄泥放在木槽里,一个人站在上面不停的踩散,这时侯用一根不知用啥料做的水管,在上面水坑里引水到木槽上,水冲脚踩过泥就会散掉,砂石毛金顺水流下去,经过金毯在留到下面。

  砂石会顺水流走而毛金就会沉到金毯上,因为毛金的比重大,不是太大的水流是带不走的。

  就是这么一到工序,看着很简单,清土是主要的力气活,那带有毛金的泥层不是在一个平面上,时高时矮,深浅不一,要顺着那层泥走。

  接下来就是真正的汗水加时间了,从早上到中午,吃好饭一炷香就接着来,到晚上,大家都第一次淘金也都想看看,最后的工序是什么。

  只见东家,让大家回退到丈八远。先用水冲干净那个木曹,冲的很仔细。然后在拿起下面的两块金毯,翻过来把它连着上面的沙土一起倒在一个木板制的簸箕上,来到水边,用水来回的荡漾,把土和沙泥用水荡掉,很轻,最后在簸箕底下的就是毛金了,有点象小米绿豆似的黄澄澄的,就像大一点沙子差不多,整个工序就是为了这最后看上去也就有七八克的毛金。

  …………

  吃着烤鸭油,流着汗水,朝出夜还的日子过了三天,第三天晚上,一个身高足有六尺有余的壮汉后面跟着一个满脸清冷还算俊俏的女人出现,工友说那是二东家和二夫人回来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