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风日,宜出行。

  尘土微浮,车马迢迢。

  几年来虽没和兄弟老三常在一起,在当年结业后,偶尔也是在一起小聚一下,玩耍几日,也就分开。

  也是时见时不见的,不见时候要多些,他东跑西跑的,还是比较野性的。

  经过闲聊,看出了这些年他的经历丰富了许多。也去了好些地方,人也不象当年那样的毛躁,也少了那年少的轻狂,多一份成熟,少了些那份顽皮。

  老三,家兄四人,其排行在三。

  这几年四处闯荡,见多识广,交友甚多。就拿这九个人来说,有五六个都和他相熟。而冬寒不怎么在镇上跑动,除联队的队员和师兄弟姐妹来往相聚,没太多的在外边跑过,所以交际没有他广泛。

  这次的事情也只是个契机,冬寒的功法和技法都到了界点,不能寸进。

  就如一个瓶子已装了一半水,可这时水源没有了,得想办法寻水去,小镇上已没有能让冬寒进步所需的灵气和契机。要想再进升,就要去寻找更适合修炼的地方或是方法。

  其实,前两天的事,在小镇上实在是个小事,不过就是花两个铜钱,也就是过去的事。

  打架斗殴,没出重伤或伤亡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且冬寒只是个丛伙。

  一句话用些铜板而已。主犯已伏,有没有冬寒到案已不是主要,主要是那人后面有官,冬寒出手的那人,也和冬寒相似也是个丛伙,不过就是带着他的事一并给办了,立了官谍留了案底。

  说白了是他捡了个便宜,这也是冬寒平生第一次遭难,也算是无妄之灾。

  本来事都完了,那小子却拿出了属于禁器东西,小兵器官家不太问,但大型的武器是官府,登记在册的。

  来去出处都有记载,如果出了事要一查到底,寻到根源追究责任,本来就是小胡子在一个朋友的那个官所借来的,那能露在外面,更何况在斗殴之中呢,所以小胡子给了他一个耳光,才会有冬寒后来的四脚。

  冬寒虽心境还算成熟,但也是正当年少,事到临头,不及控制,事后想来,也是后怕。

  还好力道使用的恰好,要不真不敢想象结果。

  心神一颤,回归时下。

  身边的老三,也知道冬寒的事情,就开导冬寒说;〝别放在心上了,跟哥比你那就是小儿科。〞不过冬寒还真是知道那事对他来说,那真就是小菜一碟。

  因为,不太经常在一起,相聚也是匆匆。当初老三的顽皮是出了名的,在外和闲散的痞子一起东摇西跑的闯荡。

  小打小闹也没少出,‘山上’也进去了两三次,记得最惊心动魄的事,是他有次不知为什么事,去了一个离家几百里外的一个叫‘强图’的小镇办事。

  头两天没什么事,第三天,不知怎么被当地的两个痞子给盯上,两人一壮一瘦,高矮相间,脸上都是市井的流氓气,实属没事找事,有事溜滑,欺软骂妇的那种人。

  看老三孤身一人,就上前耀武扬威吼道;〝喂?野鸟哪来的,到了地头,可拜了垛口了?〞其实就是想弄两个铜钱花花。

  老三皱眉,心想这是想要钱啊!

  那不是找茬吗?不过还是平声说道;“兄弟在这里办点私事,三两天就离开。在贵地也只是一走一过,行个方便吧两位!”

  那壮的横肉抖动,贼眼凶光闪现,心想这人不开事啊,就凶狠狠的说道;“不管你那来的,今日内你离开,不然再见你就别怪我们不客气。”老三不言语看了那二位一眼,转身离开。

  转天,老三去集市花几个板子,卖了一把前尖后方的轻便斩骨刀,也就是百姓人家的斩菜刀。

  他心想,〝既然是想找茬,那就看你们运气了。我不过是个过路的鬼,既然你想让鬼缠身,能躲过最好,躲不过就看你们的本事了。〞说来也巧,在集镇上与那两个来了个对头碰,两人一见老三就气势汹汹奔了过来,在市集人多施展不开,也不便退走,老三转身向偏僻的地方就跑,等跑出小半里远也就难见路人了。

  这时那壮实的也就离老三有丈八远,他到是够敬业的,也是铁了心想吃定老三,所以跑的真挺快的。

  看老三跑他来劲了,这家伙象打了鸡血似的狂追,突见老三伸手入怀,停步转身就抡圆了斩骨刀照脑袋就下去了。

  那壮汉一愣,倒也机灵,也是一个紧身突停,稍愣后转身就想往回跑,那刀都抡起来了,能叫它空了吗﹖紧追上两步一刀就下去了,‘噗’一刀那人后背就开了口,见了红了,老三一个前扫腿,〝噗通〞那人就来个狗抢食,爬在地上还没来的急起身,老三窜上去照屁股就补了一刀,起脚搂头盖脸一顿踹,虽没练过,市井的招式老三不用学,那时上公学时就会了。

  等地上的伙计满身溅血,躺地不动了,也就几吸时间。

  回头再看那个瘦的,那小子一见便是一个机灵,在离着几丈的距离停下,在他反应过来后就转身狂奔而去。

  老三也没追,这是非之地不可久留,也转身就跑,客店也不能再回去,寻得时机,搭乘货车两天后跑回到了家中。

  中午一高兴就喝多了,可那边当天就报官了,一查查出老三住址,早就有官谍传过来了,家里的捕快早就给盯上了,老三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心想那么老远,不会有事的。

  那想酒后人家就给围上了,都多了,还管他是谁啊,谁上他跟谁操呼,都是本镇人,人家也没下重手,用大布袋一套,往地上一按罩后背一顿板子,往小号班里一甩。

  (更q新P(最J快{上%;酷匠c网a

  这事,是后来老三自己说的,他说在里边趴着睡了好几天呢。

  他虽东跑西跑,但心肠热,人实在喜出头,因此也吃过不少亏,冬寒劝过他,可毕竟不总不在一起。或许有些事也只有经历了,才会让人成熟的快些吧。

  车轮咣咣,前路弯延通天际。

  听老三说是镇上有人在那边做事,回来招募一些人。大家年龄也都相仿,还有一个是学友的弟弟,来时还托付老三照拂一下。

  相视点点头,冬寒也没有往下问。自己不过是散散心,长长见识而已,在方便的情况下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所谓天涯之路,始于足下。再远的地方,只要起步就会离着越来越近。

  接下来就是白天赶路,晚上宿店。都是那招募之人安排,估计他是有好处拿的,谁会白干事呢!

  是夜,冬寒登上店房的露台,晚风微凉,不过越往南就稍微暖和些,老三和同乡在闲聊。

  夜空深遂,口诀运转。

  意想空明,心境安宁。

  远空一片宁静,引导星光入体集于双目,双目微有些胀,口诀运转,夜空虽是高远,却如在眼前般通透无遂。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