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 路远

  熟悉了口诀,在仔细感悟两遍,确认没有什么纰漏后。

  收诀入怀,回想口诀的要领,其意甚简。〈神光诀〉就是引星光入目,再加心神感应与〔三字真言〕异曲同工,虽功法不同,其功能相似,只是〈神光诀〉没有可辨五行属性那么基础的效应,两个技法叠加更有珠联璧合,互补所短,亦有更玄妙的效果。

  而〈疑水诀〉,则是外气化型的加强高深的后续功法,也是为什么要开穴扩脉的原因。

  初练,〈神光诀〉引星光人目,冬寒不得其所。要怎样把星光引来,这应该是用意念,或是默想,就如刚开始时冬寒修炼「小丹轮回诀」时一样。

  意想自己在广阔的皓宇中临立,把所有星光吸集于自身,运行于双目,来修炼双目远眺之意,虽明白字义可还不能入其门径。

  不能强迫,以免出岔。

  在回想〈疑水诀〉的练法,内气化型,已可化成随心所想的小型武器,化水﹑化气﹑疑冰就不行了,记得要有水,冬寒先试了试,意想外气化水,并指前伸,指尖显现,几尺长的气形如水一样,不过还是水气的形式。看来还要更深切的体悟一下口诀才行。

  仰望夜空,蓝深的黑暗色,璀星如灯,闪闪又迷醉。

  弯月远挂,丝丝薄云,飘飘荡荡。

  如惊鸿一瞥,流星划过,眼眸中有一丝电光一亮即灭。

  细风拂面,风柔夜静,偶有一声夜间出来夏虫的虫鸣。林间时有发着〝哧哧〞声的蝙蝠划过,夜寂静,冬寒思绪远游天外,如沐浴醇酒般的安泰中。

  不知不觉,遥念起在天堂的爷爷,不知老人家可否转过三世因果,重入六道轮回。

  相合双手遥祝,那边没有尘世间的一切悲哀烦忧。

  神游身外,感触生的来由。

  暗暗谨记要善待自己身边的人,对身边的人和一切都要更好一点!

  假如?

  就算有来生,有你在!而我又去那里找你呢?怎么知道那个就是今世的你?

  心境在神游中,自然天广地阔,心神丰饶爽透。

  心境也会在世事中成长并逐渐的成熟,每一次的突破都会有新的感悟。而每一次突破新的境界,对冬寒的心境都会有很大影响,对武道向往的信念也渐渐的坚如馨石。

  静气,收功回转,家人已安睡,冬寒轻声的洗涮,入梦神游…。

  春意在眨眼间闪而过,秋雨沥沥。冬寒在老先生,有事的时候,也当一把老师傅,还好有底子,队员们还是很满意冬寒的手艺的,虽然只有老先生的形意,少了一分滋味,可勉强还是吃的下。

  做小涵洞时,联队的收获有所下降。那向往的四幌酒家也隔好长时间才能再去一次,这段时间倒是吃遍了小的俩幌的酒家,算是各有不同,每个店都有各色压箱底的好菜,日子在平淡中,如秋千般来回悠荡的过着。

  秋雨过后,深水的肥鱼就成大家的目标。

  在秋鱼浓香犹在的时候,片片的飞雪,轻轻地飘落,催赶着秋风刮下落叶,漫野微白,十月初的这场雪好象每年都会来,只是大小有不同而已。

  今年的任务就要结束,近两年的相处大家已习惯了团队的存在。

  〈神光诀〉已在无数个夜晚中见到了端详,算是已进门了,唯一需要的就是时间的积累。

  〈疑水诀〉也能触水成冰,也只是冰的形状而已,还不能化出冰型的武器来,疑水化气,就是把水已内气雾化,冬寒也知道了所谓的隐藏作用和保护的意思了。

  如果功力足够,可以化冰攻击和防守,而化雾可混淆敌目或隐藏在雾气里,前进后退自如。

  &g酷?匠qx网4唯;一正。,版,s,`其$◇他6y都是ah盗h版;G

  当然,冬寒刚入门也只能化出手掌大小的样子,能藏起一根指头而已。

  至于〈轮回诀〉,还是老样字,没有一点变化,只是那丝紫气已经如一根细线贯穿了经脉和穴窍。

  宁心感应,有点不协调。那根线很显眼,虽是细小,威力却是强劲,如小碗粗的风扬,一丈多远的距离,〝噗〞的一声就给穿透了,比起脱手镖要隐蔽威猛很多,关键它是内气现化而出,使人意外难防。

  而镖,重要是要带在身上无论多隐蔽都会有漏洞的。那平常的腰镖,冬寒在扩展穴窍之后就没有再带着了,在联队有些张目,所有的武器冬寒都没有展现出来,也都在家里冬寒的柜子里边藏着。

  精致的九节鞭也是在回家时才会习练,内气的毫寸难进,让冬寒知道就要离开的步法已越来越近,所以,冬寒回家的次数再减少,尽量少回家,以便让父母双亲慢慢的习惯冬寒的难见。

  他们知道冬寒不会惹祸,也就慢慢的习惯了冬寒不在身边的事情,母亲常说冬寒把家当成旅店,住一晚后就好长时间见不到人影。

  其实,就象谁在远方在招手,让你忍不住的想要去那边是的,冬寒也理不清为什么,但那颗心却已经飘得很远。

  意外发生在联队就要回迁的前几天,在回来的路上,路遇镇上的四五个闲人,有人熟识小胡子就搭我们的车回镇上。

  刚起步没一里远,锯手突然和人起了争执动起了手,那联队的人能让他们好吗﹖〝嘁哩喀喳〞的一顿乱炖,连扇带踹的几吸就给解决了,冬寒没有动呢就完事了。

  冬寒是坐在前面,可就近完事时那个和小胡子相熟的人,却拿出了联队车上的弓箭,只见小胡子给了那人一个爆响的耳光〝啪〞的一声。

  而冬寒也正好赶上,想都没想。他是背对着冬寒,冬寒双手扶着他肩膀,把他转过来,下压,〝啪、啪、啪、啪。〞就是四脚。

  很轻,不过很快,但见那人抬起头后,胸前就一团血花了,小胡子拉开冬寒叫大家上车走人,大家回镇上后当时也没在意,不过夜里冬寒有些心神不宁。

  第二天没去桥联队,中午时见到其他队员,才得知具体情况,对方有一个是镇上官员的亲属,官不小,回镇就报官了,当晚那锯手就进了大狱,因为不熟冬寒家的路,走到一半又回去了,冬寒暂时是躲过了一劫,可事还没完呢,冬寒和队员打了招呼,让其转告队长一声,冬寒要出门。

  回家收拾妥当,留下便条,带好自留的铜板就出门准备离开成长的小镇。

  正好前几天碰到了老三。

  兄弟老三告知要去外地参加一个任务团,去做一个淘金的任务,报酬还算不菲。

  冬寒暂时也没去处,就去与那兄弟会合,还好还没出发,也是还有几个没到位,在等人到齐,在兄弟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人员算是到齐了。

  冬寒除去了那兄弟后,也只有一两个相熟的,都是本镇人见是见过的,不过无所谓,大家都只是求财而已。

  一共九人到齐后,那领头的,雇了上好的车马,上车后冬寒开始了远行,不过是有兄弟相伴在身边。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冬寒雪 说:

  文章中的弓箭,在当时是一把口径枪,也因此冬寒才会出手的,在当时打架无所谓,但是有枪的话,就算没什么事枪也会没收交公的。作者生活在猎民去,那里有真正的猎民,呵呵…本人也是玩过枪的。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