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 四幌酒家 下

  进了大堂,迎面是四块相连﹑上显飞龙在天﹑下山猛虎﹑松鹤延年﹑和一个很奇特吃钱神兽的屏风。屏风后是大堂,并排的大圆桌,一排五桌有两排。

  面靠里边的墙上,相隔一丈多远的距离有一扇扇的木门,漂亮精致。

  目见雕琅毫刻,花鸟山石,春夏秋冬,各不相同烫画木门有六扇,而在临街这边也四间,时不时传来吵闹声和劝酒声。

  堂倌笑脸迎来,显然跟队长和小胡子‘华英雄’很熟,可见他们也是熟客,〝两位老哥带兄弟们这是刚从外边归来吧,正好最近大师傅有了几道新的菜肴试档。有优惠活动,各位兄弟可已尝尝鲜〞。

  冬寒,是第一次来这么大的酒馆。一进门就有平常年节的香味,都忍不住咽下几次口水,队长和小胡子要了一间临街名为‘晨露’的雅间带大家坐下。

  队长和小胡子又出去点菜。冬寒也出去洗了手,上前去看个新奇,掌柜的是位五十多岁的老先生,面善多肉,眼睛精明唰亮。

  其后墙上空格里有一尊两尺多高彩瓷的财神,瓜果在前,小指粗的香,还在燃着。下边放着许多外形各异的酒坛。

  掌柜的没开口,而表情却是先笑,给人一种和蔼亲切的微笑,然后点头,态度无限的好。

  〝各位?今天来点啥随便点,店里没有咱去买,尽可放心!〞这就是四幌酒家和别的酒家不一样的地方,品质高,而且你能说出来,镇上有的就能做出来,大师傅是个很有经验的老把式了。

  然后,叫过堂倌〝给两位的雅间泡壶我的那‘大红袍’浓些,给送过去!〞〝瞧好吧您哪。〞堂倌很机灵,四面玲珑。

  队长和小胡子对老先生点头拱拱手,看向其左墙面上挂着的菜牌,墙面上有一块块长方形十寸长,六寸宽原色木牌上,写着菜名。上面是用毛笔小楷写的濹字,上一排菜名下用红笔点了一个点,是镇店的招牌菜。

  第一道,决堤沧海。

  第二道,鱼跃乾坤。

  第三道,鸾凤涅火。

  第四道,龙卧浅滩。

  第五道,四喜发财。

  望着菜名,气势磅礴,好像风舞云涌。

  又好像不是酒楼象是书市,老先生真是深藏不露啊!心思细腻,深晓人心。看着这气势,就想挨个试试。可钱也到位,上面一排的价钱在旁边标着三十铜板,好家伙!普通人家近大半个月的开销。

  雅间的设计也是巧妙。临窗口的一面有薄雾似纱布罩窗,街上人影若现,一边的墙角有木制漆红的衣托。三面乳白带微黄的墙上有豪家雅客们的字幅,红线挂墙。这三幅应该是一群五湖四海的挚友团聚所提。

  其一是,酒肉穿肠而过,是情。

  其二是,醉生梦绕今宵,是意。

  其三是,五湖四海一家,是浓。

  看其意,应该是在外的好友归来相聚,有豪爽、欢心和亲切。情景也好似在眼前一般。

  队长和小胡子点好了菜,堂倌也早就把泛着热气褐红色的茶给大家斟满,白瓷兰花的大号茶壶摆在桌边,一会拿来队长点的两坛比较中档四斤装的‘北地烧’的老酒,还有冬寒和保连专用的果酒。

  冬寒和保连这两个喝烈酒不是爬下就是面如红脸屁股,跟关老爷可有一拼。队长随手给了堂倌两个铜板,堂倌来回跑得更是颠颠的。

  队里留四个看护营地的,四个人可成一桌牌局,大家不寂寞,再说也是换着回来的。

  一会堂倌颠颠的边跑边说〝来,让让了,油到油到。〞木白色方形的木制雪松本色托盘擦的锛亮,特大号的圆瓷盘里,下边垫着炒香的圆葱丝,上面是红亮肥而不腻、香中略带臭的大肠,蒜苗﹑青红果椒点缀其中。堂倌报名为‘九转回肠’还有两个赠送的冷拼,伸筷入嘴,嚼劲爽滑不腻,风味浓重,色香味也是恰到好处。

  第二道,‘雪中送碳’,是一种酸红色的果实,占粉挂芡过油,挂糖霜,外白里红,甜酸口味,开胃解酒。

  第三道,‘梦里乾坤’是道滑炒菜,冬寒看到里面有中药淮山片,其菜色泽丰富,五颜六色的,口味咸鲜。

  第四道,就是那‘决堤沧海’了,一个长方形瓷盘上,一个三斤左右的蹄髈红亮微颤,旁边不知用什么做的方形摆放造型如海堤,这边摆着一层整齐的小油菜翠绿似海,用筷子一碰肉酥散那方形的东西翻倒,紅汤围在小油菜边慢慢沁过,似海决堤一般造型独特,香而不腻。

  /酷匠R网F正版_首*x发$i

  第五道,‘关公大战黄泥岗’名字好,就是百姓的长菜,西红柿炒鸡蛋。名字起的真贴切!

  第六道,‘鱼跃乾坤’,是鲤鱼不知开的什么花刀,鱼头鱼尾向上翘起,在长方型的长盘中如要跃起,酱色的汁液附挂鱼身,几片芫叶青红椒丝点缀其中,这个菜鱼眼要队长先吃或最年长者吃,以示尊重。鱼头鱼尾对着的人也要喝上一口,大家才会动筷。

  第七道,是蔬菜。

  最后是一道坑人的汤,名字起的老霸道了。

  叫什么‘心痛的感觉’汤鲜﹑浓﹑黄登登的,上面几粒葱花,里面有数的几根很平常的山菇,剩下的啥也没有了’十几个板子就这样没了,要不是大家的积攒的废料的公款,那真的会很心痛。

  当然大家没人在意这个,就是好奇而已。而到底是啥汤,关于心痛不痛,没人去关心。

  也正是有时好奇害死人啊,你自愿点的,再说好(háo)吃好喝的人不会去计较。

  清醒的就冬寒和保连了,酒过五巡,小胡子低头不语,这是恰到好处的表现,有胜的梳头动作也开始了,其他划拳的面红脖子粗,有的在合计晚上去哪潇洒。

  两坛酒见底,只剩杯中酒,到了这时他们基本不动筷了,连点心都不吃了。小胡子抬头,手比划着说道;“练武人,看你的了,上、都吃光,全部光光地。”

  冬寒在队里最小,饭量说第二的话,他们是而尔才能上榜首。喝几口果酒,不知是啥原因就更能扫荡了,酒多了就不行了。

  筷子翻飞一会也就基本见底了。从那以后,冬寒就成了他们的扫菜小弟了,他们先吃先喝冬寒用果酒作陪,常说的话是;〝来,喝﹑喝﹑举起杯谁怕谁?喝﹑喝,你们喝!〞冬寒起的是活跃酒桌气氛,也没人和冬寒喝,怕丢不起人,都是斤八的,冬寒两八的就失去扫菜的作用了。

  呵呵…不过这是个肥差,但也有痛苦的时候,他们喝多了要人照顾,体形瘦的还好。有次队长的弟弟郝林就喝多了就冬寒摊上了。

  冬寒和胖哥,一个一百八九的魁体,一个一百一二体重,比冬寒还高半头。大家喝到快完事,不知谁家有点事,大家起身就都跑了,冬寒和胖哥在后,在酒桌上还看不出什么,可一出门一见风胖哥就不行了。

  那俗称是:〝见风醉〞的表现。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