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酷…~匠pf网s首K发

  人说奇人异士难见,可是看见了却已为阶下。

  真是无论风光灿烂﹑还是辉煌狂野,也逃不出那张网。

  那肃杀的一队军人,也应该是经历了战火和浴血的洗礼,眼目中寒光闪现,虽无斜视,但冬寒能感应出那气场的压迫,有如山石般,让人有无法呼吸的沉重,就像面对屹立嶙峋的高山般,心生无法逾越感。

  冬寒突然想起了,武体团的那个师妹‘大飞脚’晓梅。其特点就是腿快,在结业不久,就不知了去向,也不知她脚底有没有几颗星?

  那小妹的腿程很不一般,其长跑步法大,频率稳健,刚开始我们都不是她的对手,就算后来,她也在前五之列,不知是否有了自己的机缘?也不知那师妹的现况可安好?

  心有所想,任务还是要做的。

  队长在一边指导布置,还说了一个以前发生在本镇的轶事。

  据说在近二十年前,‘文吉镇’来了一个腿长,人微瘦,在镇边借租了一个独院,见人不卑不亢,平时做些散工,跑跑腿送送货,也都是附近的集镇,一般都是独来独往的多。

  其人不拘言笑,但喜帮助人,在镇上看到能帮的都会出手相助,也不多说什么。

  一次,一个小童玩耍时爬到近两丈高的树上,不慎掉落下来,旁边有年长的人,听到尖叫,可常人的反应还没动,孩童就一眨眼的跌落到接近地面了。

  就在那孩子在离地接近三尺多高时,大人们都闭上了眼睛,这时一道身影一闪,双手托住四五岁的孩童,放下小童,小童还没来得急哭呢!那人就闪几闪离开了。

  事后第二天,就再没有人见过他了。

  有人猜想,其肯定是侠盗,脚下的功夫非比寻常,也许是踏星之人。其速度飞快,白天还看到人影。要是在夜里那肯定是无影无踪来去自如。出手救下孩子显见其心必是良善。

  也许是有难言之隐,不便显露身份,这只是事后猜测却是无人知晓以后的事情。

  日子和汗水交织着,充实而丰富。

  联队会四天到五天回镇上购置给养,留下守护营地的两到四人,需要提前准备的材料和经费是由公职所的芬姐负责安排,她也是桥联队后勤和经费申的领人员,其人开朗,干练。

  大家的预算﹑经费﹑材料﹑以及预先统筹是由队长拟定,由芬姐申报路政处。每个铜钱的出入去处都会入账,她也是统筹大家薪酬发放的人员,由队长统计原始人员和做任务的天数,由芬姐核算两人一致签名,上缴财政后,我们才能拿到铜板。

  芬姐就是那个第一次交名单时,在记着什么帐的那个人,是后来接触后才知道的。再到后来又知道了,她是疑香的姐姐,疑香去读好的公学,听芬姐说学好后会去做女先生,也告诉冬寒她回来时会告知冬寒,因此关系又近了一层。

  唉!真怀念,那公学时终考偷看的情景。那时,还不象现在,如今还用看吗,书里第几页有啥都知晓了,冬寒嘿嘿的傻笑,却被安德的顺口溜给打断。

  安德师傅也有小胡子只是小一些,每天用那双咪咪的单眼吊线,看着滑稽可笑,造型精致的木盒里缠着带着濹汁的细线,一支石濹制的细笔时而在手里、时而夹到耳朵上,嘴上吹着流氓哨,没事来两句屁嗑,是队里笑点之一。

  他定型打线,锯手下料,我们就按照料来拼组,凿钉。铁钉有两种,一种是细的钢钉,一种是小指粗的铁打的八寸铁钉。

  有直的和两头弯的,象梳子架两头吃力的,土语(八钜子)专用来勾钉四个角的角钉。一般的涵洞其制作方法是,队长量尺寸下图。安德画线,锯手下料,大家组装。

  比如三尺的涵洞,就下三尺的料。大家把它钉成四方框架,一般单车道要四个,两车道最少要六个框架。

  松土后先撤出旧的木桥,然后清两边的土要三尺多些,在清理下面,在四个框架下挖出和圆木深浅的卧底沟,再把框架按沟的距离,在土坑外平整的一边摆好立起。

  两边用四寸厚的挡泥板钉好,象是钉箱子,不过只是两面钉好,大伙穿插着在框架中合力把它窜到里面,与卧底坑契合,下卧底石,铺平,两边也下土夯实,最后上桥面板,铁钉锭实后再下土,下土要高出路面一些它会下沉,过段时间在平一次土就完成了,路基两边是四块拼组一起的挡头板挡好,一边顺进框架后用角钉固定,上下平行,顺路基的角度锯成下滑型,接近地面的地方下卧底石,已起到保护挡头泥板的作用,一个涵洞就成了,一般是先在营地做好框架,实际在操作不要一天就能完成了。

  这样的涵洞一般可用二三十年不会有问题,山洪爆发的几率很小,不是人为,也许还会寿命更长些。

  造桥要新的材料,可也有旧的材料,我们把废木料回收装车,还有废弃铁钉都回收,一起回收到营地。经一两月的积累,就会去出售给镇上的铁匠。

  废木料大家也挑出好的运回营地,谁家需要就给谁家,当然是要撮一顿好的,不能让兄弟们白干不是。出售了废料,腰包鼓了,有钱了首先也要弄顿好的了。

  正所谓;〝民以食为天,兵已粮为先〞。

  队员都是比较良善安分的人,几月的相处没见他们赌过钱﹑耍色子。都是好良民,吃点好的﹑喝点好的,是人之初欲,也是本能。对佳肴的向往冬寒也是舌尖舔唇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

  还记得九岁时第一次烧菜,是地蛋丝,在加好盐放好水后,总觉得不对,少些什么,记得母亲才下锅时,都听到〝呲啦〞一声的,怎么冬寒没有,后来才想起来没有放油,又加了油在上面,是大豆炸的,没有烧,就浇在上面,它就在上面飘着,俗称‘后老婆油’,到熟的时候吃在嘴里还有生油味,那就是第一次做菜,不过兄弟两还是吃的精光。

  大家一般是上午做个简单的任务中饭后回镇上要近一两个时辰路程,队长申领材料,我们去处理一两月的废料了,然后把队长申领的材料集中放在库房了。第二天早晨会去采购蔬菜和禽肉,装好材料再回营地。

  晚饭前,队长和小胡子带着我们去镇上,官家驿馆处的酒家,其是接待上边官员和镇上的官员大事小情的膳饮场所,当然也是对外的,镇上也有几家相对小些的酒家,按级别算是平民一些,一般都是挂着两个幌,而我们去的是四个幌的,高档一些,是镇上首屈一指的。虽是官家的,但有谁会嫌弃钱多,而且还多多亦善呢!

  正所谓‘世路难行,钱为马。愁肠欲破,酒为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