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一年生的草药和农作物已下土了十几天,有的已嫩芽尖尖。

  原野绿意盎然,虽没有雨水,但冬雪的润泽已够自然的原野披上绿装,远处牛羊悠然的进食青嫩的小草,也快到了牲畜产仔的季节,也到了雄性牲畜决斗频凡的时节,时有一方经过奋战不敌逃跑的,口里流着长长口水,跑到边缘瞪着眼呼哧呼哧的喘息着,寻觅着下个对手。

  自然的法则就是这样,能者居之,强者有优先的权利延续下一代,而雌性家畜则悠游自得的啃食着可口嫩草。

  药田和农田里有一群群的人们在锄草,人们说笑着,讲着邻里的趣事。一切安然如画。

  冬寒早训归来略晚了些,拿着点心就一路狂颠疯跑,要是晚了就要罚站了,前脚进门,铛铛的撞钟就响了。

  要好的学友跑过来说道;“睡蒙圈了,看你火烧屁股是的。”是要好的几个学友之一的小三子外号‘三猴子’特皮实,我们互叫小名,冬寒瞥了一眼,手扯着胸前的单衣来回抽动着让空气入内流动,感觉凉爽些和三猴子走向学室,路上说了个小谎,越过原因,问他你怎么也刚到,他家在镇上比冬寒家要近很多,“我离老远就看到你狂飙,以为后面有狗追呢!”冬寒看着他“你是不是想我抢了狗的骨头了。”笑着杵了他一拳就跑,他在后面也追了上来。

  公学是所有友谊开始的地方,在一起就是开心,还有几个学友玩的很好,有同室有临室的。三五成群的是先生主要关注的对象,学室有啥事,当然是坏事多些,总有一两个身影在里边,因为太‘驴’了,许多先生都能叫出大家的名字来,惹火了先生也会挨几板子,痛并快乐着的时光很快。

  九月末,年少的情感经几个月的升温,其中也一起群殴过几次,人多的地方就有争斗,哪怕小屁孩的地盘上也是的,当然冬寒与大家同样的都是像平凡孩童一样,只是保护好脸上不挂彩,身上挨几下也无妨,灵活一些恰到好处就好。

  人说‘战友’的情谊最珍贵,年少的孩子,一起玩、一起疯、哪怕一起挨扁,然后再找回来。

  就这样友谊经过几次初战的胜负后,洗刷了许多不太合群的人,当然团伙里也有不适合战斗的人,有的写字好些,没事还是在一起的,还有的家里富足点的,没事弄点好吃好喝的,大家平时就在一起厮混。

  在一起都不会挨欺负,也可互助,比如有人帮着写先生交代的学问见解,那是学的好的事。互助互利呗。蚂蚁多了还吃象呢!

  反正二十来号人在学组里至少是表面上的小霸王,其中玩的最好的就五个人,也就是大家在公学已外也经常的在一起‘皮’的时间较多,而尔还凑点铜钱吃一顿,一次不知谁弄了点果酒大家喝完后就学古人的桃园结义,插了香拜了兄弟,这也是冬寒最初的同党就形成了。

  老大,家里是官家的,条件好些家里空间也大,没事都在他家厮混,小名铁柱,爱眨眼,小长脸,还算帅气。

  老二家要远些,家境不太知道,大饼脸,小名韦新,老三就是三猴子了,瘦猴脸,身体也瘦,我俩关系要近些。老四最魁梧了,黑脸小名四海,老五就冬寒了,瓜子脸近看不如远看帅,胖瘦适度没太大特点,就是最大的特点。

  都说友谊要花时间维护,在公学以外只要是能玩耍的时间几乎在混在一起。

  冬寒在村里的发小黑林子是冬寒在家邻中的铁兄弟,年少的友谊不是看利益的,只凭喜欢合的来就会亲密无间。

  早晚,冬寒还是在默默地训练自己的身体,穴窍的第三个也要灌通了,那〈三字真言〉也在自己和疑香的努力下弄明白了,悟懂了也在习练,但没见什么成效,鞭法也能练些简单套路,身上也经常的有淤青,而那口诀的进度还没有往下看,因为要九穴全通才可看出下面的口诀。

  不过,冬寒那种轻灵的感觉可进步不少,能清晰的看到三丈内小草的脉络,以及一丈内小草脉络里液体和气泡在走动的细微变化。也能坚持一盏茶的时间,爷爷安神汤也经常的饮用着,心魂比以前强了很多,用功的匮乏感也快速的补充回来,就是需要点时间,而随着口诀的精进,用的时间越来越短。

  …………

  日月如梭,欢颜美。

  岁年如圆,来往还。

  春雨如甘,满春绿。

  秋风如刀,割满天。

  秋的脚步,已接近尾声,各种收获的果实﹑草药﹑农物,该入库的入库,该上缴的也准备妥当。各家的储藏室也修缮完整,粮药丰足。

  田野里在收尾人们,虽劳累但都笑脸欣慰,收成丰足,民安国顺,是百姓永远的心愿。

  s酷,F匠网'永^g久免☆q费\;看¤小N说d

  不管你在意﹑或是不在意,仔细或茫然,岁月就在那,无论辉煌和平凡,我们都是岁月中的尘埃,大浪淘沙洗不尽,也会在岁月中泯灭无踪。

  枯叶而尔划过林间空隙,撒落在晨阳的地面,冬寒从修炼中醒来,晨练结束。那瑟瑟的落叶在冬寒的宁心中孤寂的飘落,一丝明悟在心里划过,来往反复,循环不断。

  天道亦如此,秋叶的离去,是为了活着的树干更好的活下去,悲凉中却是生机暗涌。

  一路回想,刚刚的感悟,却没有了往下的意境。也许是还没有到时间,也可能是功力不够的原因,白天的厮混很快过去,晚饭后爷爷与冬寒在离家不远的林间。

  夕阳的余晖火红,晚风习习,爷爷现在白天当值,晚上陪着冬寒练些柔韧,协调和难度高的腿法,人身的各个器官是有记忆力的,晚上不亦做太激烈的运动,但是,是修炼协调﹑柔韧最好的时候,慢跑了几圈,活动开来,练了套鞭法,冬寒也跟爷爷提过鞭的事,正在筹备材料,准备为冬寒炼制一套九节鞭。

  目前还在用一条绳索代替,爷爷关注口诀多一些,也许是平常少见的原因,对冬寒很是严格,第四个穴窍已有了跳感,相信不会要太长时间就能通过。

  有微凉的气感在体内流动,那宁静的心魂感知的长度也在不断增加着,一切都在很順利的进行着。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