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场雪,在十月初刚来就悠悠而落。

  每年的十月初,都会有一场或大或小的雪,预示着秋去冬来。

  再有把个月就是又一年的冬猎季节。而现在也正是捕鱼的好季节。河水里较深的地方准备过冬的鱼也聚在一起,天气一天一天的变冷,水下的鱼会大量的进食,以长足了体重准备过冬,也不会东游西跑的,一网撒下去都会有不菲的收获。

  当然,网眼是比较大的那种,也就是斤八左右或是以上的,小的不会捕捞。也有小鱼,那种是长不大的种类,一般是初夏季捕捞,现在的季节很难找到,这时的鱼是冬寒家乡这边独有的寒带鱼种,肉质紧凑细腻,纯野生很鲜美,价钱也是不菲的,冬寒只吃过一两种还是不大的那种。

  好像叫细鳞鱼,和滑子鱼。烧汤清炖﹑红烧那就是个没得说。

  冬寒家的人都不是猎民,第一次捕鱼的邻人会给要好的亲朋好友尝尝鲜,家邻四舍的关系还是很淳朴的,何况爷爷也是个医者,谁家没有头痛脑热的,小来小去,就不算什么钱财了,但人情常在,小村不大,那家有大事小情的,大家都会伸手援助,村情传统还是很纯善的。

  这时节也算是忙季了,主要是猎民捕鱼忙。而一般人家就忙着储藏过冬的蔬菜了,多的还要卖出去,也能换来一笔收入。

  冬寒的穴窍又有了突破,体内的气流也壮实了许多。

  第四个穴窍与下丹对应在后腰处,可说是很关键突破,手感是凉的,但身体里却是暖流阵阵流淌。

  冬寒现在也不太怕冷了,好像身体里有火炉在烧。四肢的灵敏度也是提高了几倍,眼睛视物也超前清晰、深远了。

  腰力也超强的增强不少,冬寒估计十四五的青年,应该不费事就能摔翻了。

  而〈三字真言〉也有了点苗头,在修炼口诀的同时,默念真言其效果是叠加的,进步很快。而所谓的能窃视人体微光,冬寒也明白了。

  无论人还是生物、花草、树木其体表都会发出各不相同的微光,由其在夜间,就像动物在黑暗夜里用夜灯看,会有亮光一样。

  双诀并用冬寒的眼前视觉更加的真切细微,也能看的更远,鞭法也能随身舞动,虽威力不强,终归是能连贯了,也不会老是拿自己的身体做把子了,还是那根麻绳,爷爷的材料已经凑齐了,就等匠师忙过这段,就帮冬寒打造,冬寒也根据自己的情况稍微的改良了一下。

  早上体能﹑炼体,晚上静心修炼心法,时间还是不缓不急﹑一早一晚的过。冰封的河面上能看到下面水流的游动,厚的地方有半尺厚,第一场雪没有存下多少,土地的表层也冻得干硬无比。

  与夏季相比,林间通透了许多,树上挂着零散的几片枯叶,南归的大雁和过冬的候鸟早在雪前飞走,没有绿叶的遮挡,一窝窝的鸟巢在树上和河边枯草处显现了出来。

  公学的学室里也升起了火炉,有专业的炉工在先生开讲前升火,加足废木料。上午就不用在管,女孩子也穿上各式精致的反毛皮装,都是比较轻巧的,毕竟还不是三九天。都像小公主一样。

  而先生所讲的学科进度也快了不少,就快冬猎了,也就要休假了,还要复习一下,就要终考临试,来检验大家所学的成果,明年要开新的科目,时间对大家来说还是比较紧的。

  和往常一样,先生离开后伙伴们都聚在一起东扯西唠的胡吹乱侃。

  正所谓;少年不知愁滋味,这时有别的学室的小兄弟过来,那个叫小彬子的因家里比较富,是镇上做小买卖的,没事给大家弄点小零嘴打打牙祭,也因为身体比较瘦小大家把他当弟弟待。

  看脸色不太好看,大家就问咋回事,他说在昨天回去时,在路上碰到几个小痞子要他弄点钱花花,说今天下午来拿。

  嗯!这不是打脸吗?正愁闲得慌呢?

  g|酷.匠7e网+永nQ久●免V3费看N小D6说

  问明白了几个人的高矮胖瘦,知道刚好是我们前批退公学的和几个地方上的比我们大不了多少小混混。大家开始计划,着手准备人手,他们是不会进来的,而是在外面堵,我们分成三批,一批七八个分开走,一个人陪着小彬子,大家相距不远,几个穿肥大衣服的拿几根烧火的废材,方的﹑圆的﹑有一尺半长短掖在衣服了,告诉小彬子要钱没有,要动你,你就往回跑,剩下就是我们的事了。

  一切就绪,大家情绪高涨,少年那是怕事的年代。

  下午,按计划小彬子和一个兄弟在中间走,前三五丈远有七八个稍壮实在前边先过去,装着与小彬子不熟的样子,后面也隔着三五丈远,分左右两边走,公学外,路两边是将近六尺高的围墙,堵住前后就能把人围堵住。

  冬寒在右边的一伙里,衣服里拿着一根圆的烧火棍不长,手上带着软皮手套,装书的挎袋有别的伙伴背着,浑身打理紧靠,不显山不显水的走在人群里。

  前行不到半里,在一个岔路口处有东倒西歪靠在墙边的有一群人,穿着各有不相同,一个个嚣张跋扈,离老远就瞄着小彬子了,大概八九个,身高比我们都是稍高一些,有的在镇上常能看到闲逛,大概十几岁的样子,都属好吃懒做的一帮没事在公学外转,弄点胆小的学员零花钱,这次是碰到我们身上了。

  和计划的差不多,小彬子还没到跟前就有个瘦高个摆手叫他过去,前边的七八个已经走进岔路里,这时走的很慢,后面的两帮也慢慢的跟上去,那帮人没注意到这是个圈套,根本没注意我们的存在,只见小彬走上前去刚说几句话,那瘦子就台起手要抡他耳光,他反应也快,见他抬手,转身就向后跑,前面的伙伴不知谁喊了一声,“兄弟们干了。”

  呼啦一下,二十来号人一起围上去,两三个弄一个,上面烧火棍下面一顿小片脚,一顿乱炖,只听道〝噗、噗﹑哎呀。〞的叫骂声,还有威胁声,不一会地上蜷缩着五六个双手抱着头,还有几个灵敏的连跑带摔跑出老远,地上的人被这顿爆踢都不敢动了。

  大家看着跑的那几个用烧火棍指着喊,“你妈**的,记得我们这帮人,谁都敢欺负,一个也别碰,碰一个就碰一帮。”

  也许是太突然给弄蒙圈了,光顾跑了,那些人也不理这帮人。

  其实他们要比我们高些的,单对单我们还真不定行,可惜小屁孩一个个虎超的,没轻没重,乱棍还能打死虎呢!谁不怕?

  第二天,大家以为他们会来堵门,也叫兄弟中有哥哥和朋友在外面厮混的人来震场子。好像是离着老远小痞子们望见就没过来,公学他们是打死也不敢进的。还有高一级的人,不管熟不熟只要进来肯定是一致的踹出去的。要不然先生也不让啊!谁他妈不护犊子啊,我修理打板行,你们碰就不行了。

  前后几天,事过轰然。

  也许知道大家也是有后台帮手的,这事也就不声不响的过去。

  可一小帮的声势却有了,为此小彬子和几个比较条件好的还弄了一顿不错的小聚会。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