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急急地回京就是因为楚云祁的召见,而事件的中心人物便是太子楚凌非和三王爷楚瑜,一山不容二虎,斗争是难免的,从前也是常常发生,不过这次事情闹得比往常大了些。

  太子党四处敛财,收受贿赂,底下的官员同样地私相授受,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皇帝也是知道的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最近因为干旱少雨,偏远小镇的庄稼都干死了闹了饥荒,朝廷拨了赈灾款送往灾区,太子底下的人胆子也着实大,连灾款都敢拿!

  楚瑜一向和太子不对头,早就想拉他下位了,这下子可算是抓住大把柄了,于是制造了些事件趁机把事情捅破到楚云祁面前,他当然是不出手的而是利用一名深受其害的小官员,否则意味就太明显了!

  楚云祁得知后自然是勃然大怒,在早朝之时当着众官员的面就教训了太子一顿,太子自是态度诚恳的认错求的他的原谅,说是底下的人管理不当有些心术不正,他本身是一点都不知情的,还列出一系列的可能性来证明自己不会傻到去贪污赈灾款。

  太子本就受宠,皇帝听完后转念一想又觉得他说的对,于是只让太子在府中闭门思过,吏部调查后证实太子和该事件确实没关系,涉事的官员收押看监后便被抄家了,所得的银子全部收归国库,赈灾的银子也拿回了紧跟着就送去了灾区。最终太子的紧闭也取消了,楚云祁让他把底下的人管好,要任人善用。

  本以为这就结束了,谁知道三王爷楚瑜又出事了,有女子拿着状告他的万人签名书要求告御状,在皇帝面前该女子将事发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原来有人打着三王爷的名号在偏远的山村中大肆屠杀,还掳走了年轻女子,至于做什么众人都是心知肚明的,除了卖入妓院还能卖入哪儿?女子甚至拿出了楚瑜随身佩戴的玉饰,这下人证物证俱在,楚瑜是有一百张嘴也不知从何辩驳。他表现沉静,只说了一句,“儿臣被人陷害,这等丧尽天良的事儿臣没做过,求父皇查明真相还儿臣一个清白。”

  'X酷8匠网^正/版\首发y

  楚轻扬静静地看完全程,不用猜也知道最终的结果就是替罪羔羊会背上所有黑锅,楚瑜最多不过损失几名官员,可他却是逃过了制裁。

  一时间朝堂风起云涌,太子党和三王爷党水火不容不相上下,人人都怕殃及池鱼所以一时京城人心惶惶。

  几日后查明了事件的来龙去脉,早朝上,楚云祁宣布了结果,果真如楚轻扬猜测一样,和楚瑜无关,是他手下的人不检点,做些出格的事,一样的迎来了抄家灭门。

  楚云祁借此将话头转向楚轻扬,问他对这些事件的看法,摆明了就是将火往五王府身上引,果然楚凌非和楚瑜都狐疑防备地看着他,“鹬蚌相争,渔人获利”中渔人不就是楚轻扬吗?他借着太子党和三王爷党之间的竞争在中间打压了他们的官员,这其中不正是有他出力吗?否则赈灾款的事为什么有名不见经传的小官员知道且有胆量捅上金銮殿?弱小无力的女人为什么有能力得到万人签名状且平安进京还告成御状?

  现在沉下心来思考就不得不怀疑其中有楚轻扬在暗中操作,毕竟他们曾经都派人暗杀过他,那么多仇怨摆在眼前,他如何会不抓住这个大好机会?

  楚轻扬运用一贯的做法,疏离冷漠的样子根本不在乎他们怎么想,只淡淡地回应,“儿臣愚钝,听从父皇指教。”一句话将楚云祁和其他人要说的话都堵了回去,他倒是聪明,把球原封不动又抛了回去。

  原来他召自己进宫就是为了将自己卷入这场风波中,那楚云祁还真是高看他了!对那个皇位他楚轻扬还真是不屑一顾!用不着这么小心地试探和防备他!

  “王爷,公主的消息传来了。”李奇再次拿起飞鸽进来,这已经是今日第三次收到消息了,不得不说,真是多事之秋!

  “放着吧。”楚轻扬从思考中回过神,语气冰冷。

  过了会儿,他从鸽子腿上取下纸条,看完后他满意愉悦地笑了。既然她想先把柏桑送回来就送回来吧,而且她一直以来都知道肖夏在暗中跟着她并传递消息给自己却不反对,是不是证明她对他是信任的?

  思及此,楚轻扬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立马出现在她面前,将那个日思夜想的小女人狠狠拥入怀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