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在东楚的楚轻扬每日都关注着卫旖的情况,当他知道她被赫然掳走后即将嫁往苗疆时恨不能飞奔过去带她回来;当她在白家地牢遇到凶险时他依旧走不开;当她在西岐被人们称赞时他真想站在她身旁让人们看清楚她是属于自己的,姬茗野那个混蛋居然算计着在百姓面前堂而皇之地带她进入太子府,所表达的意思难道还不明显吗?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楚轻扬静静地立于窗前,手中的纸条早已化作灰烬,他看的出来卫旖对姬茗野是不同于一般人的,他们认识的时间也的确比他和她更早,心中涌起了危机感,他如今还不敢以楚轻扬的身份面对她,若哪天被她知道了,就凭她厌恶背叛欺骗的性子定会不理睬自己。

  看|@正O●版章节上@酷\P匠w网

  “主子,八王爷来了。”李奇如一缕轻烟静悄悄地出现在房中。

  “五哥!五哥!你们让开!本王可是五哥最好的兄弟,拦什么拦?我有急事儿!五哥!”楚仪风在外面大呼小叫,楚轻扬不出去都能想象他此时的表情,朝李奇眼神示意,他立时便明白了是何意,恭敬地出去带进了楚仪风。

  “五哥,你这些侍卫也忒没眼力见儿了!我可是有重大消息呢!刚从宫里出来!”楚仪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可想而知他是一路快马扬鞭飞驰而来!“哎!那个谁,倒杯茶啊!我说这么半天连杯水都没有!”

  李奇一头黑线,只得给他把茶到上,这主也真是大爷惯了!他暗自在心头腹诽道,明知道王爷心情不佳,还拿这些事来烦王爷!

  楚仪风畅快淋漓地灌下一杯茶后满足地翘起二郎腿,面上可得意了,“五哥,你知道今天谁去书房了吗?”

  楚轻扬慢悠悠地看他一眼,不以为意地吐出一个名字,“德妃。”

  “五哥神机妙算!那你猜后来怎么样了?”

  “德妃最是会讨他欢心,这次自然也不例外,气消了一半儿之后什么都好说。”楚轻扬风轻云淡地分析,这几年他是看明白了,德妃那点把戏也只有那人会中招!他嘲讽地勾唇。

  “还是五哥高明,看得透彻!不过这次又一点不一样,楚瑜被派去西岐作为东楚代表!五哥你媳妇儿现在可是在西岐呢!估摸着父皇这会儿也应该收到消息了!”楚仪风说到这里也很想去西岐一睹为快,看看他那皇嫂到底有多出色,天下传言西岐太子眼高于顶对美女的要求严着呢,如今却是栽在和硕公主手中了!

  “五哥?五哥?”他见楚轻扬不说话只是站着,面无表情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以为他生气了,毕竟是他的女人却和姬茗野走得近,是谁都不好受!

  “你先回去吧,剩下的我自有安排。”楚轻扬浅笑着,想通之后他就放心了,她的容颜浮现在眼前,等着,你这个不听话的女人!

  “我就知道五哥不会坐以待毙,一定是早有对策!那我就先回去了!”楚仪风这下轻松多了,不愧是他崇拜的五哥,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呢!一定是早有准备所以才淡然处之,沉着冷静!

  楚轻扬在窗前看着他轻快挺拔的背影,老八从小就跟在他身边,那时候其他皇子都欺负他,只有老八毅然决然和他站在一起,说是要保护他!

  后来,他被送去军营,那人的目的他会不明白吗?就是要他丧命于军营。刚去到军营的时候很多人虎视眈眈,在他们眼中他不过就是一名养尊处优的皇子,而且还是不受宠的皇子。里面有朝中不想看自己活着回去的人安插的眼线,无数次的暗杀和下毒,也算是他命大,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沐秋,并通过他认识了他们的师父,在之后的日子他也经常在夜里去找沐秋和师父,在那里他习得一身功夫。

  逐渐地,他以雷厉风行的手段拔除了眼线,就为了给东楚朝堂上有些人一点警告,至少证明了他楚轻扬不是任人宰割的!

  自母妃在他眼前死去那一刻起他就知道有些人这辈子也无法原谅,有些事这生都难以忘怀!

  战场上的鲜血和残酷让他沸腾,引出了他体内亢奋的因子,也只有在战马上和人厮杀时才能感受到自己还活着,不是单单的一具躯壳!

  “王爷,宫里的眼线传信回来了。”李奇将纸条放在桌上便悄声退出了,看王爷冰冷的脸色就知道王爷又在想过去那些不好的事。

  楚轻扬打开纸条,看完后似笑非笑,和自己预料到的果然分毫不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