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声音在尘邪的耳边响起,就像一道惊雷劈入尘邪原本混沌的脑海,使得他整个人都冷静下来。没有半分的犹豫,尘邪将面前的人拽到自己的身后,目光凶狠的紧盯着面前的人群。尘远顺势靠在尘邪的背后,两个人紧紧地靠在了一起,感到尘邪握住自己手腕的手正在颤抖,尘远用力地回握了他。得到尘远的示意,尘邪开始慢慢放松自己的身体,此时的他没有了原先的凶狠与害怕,但目光中依旧带着决绝。

  “你不该来的……”尘邪和尘远两个人背靠背的在半空之中,“哪怕你来了,你也不该出现!”

  “哥,我做不到!”尘远手中的七星闪过七道红色的光芒,光芒嗖的一声冲入神卫军的阵营中,宛若游龙彩凤,“小叔就这么在我眼前消失了,”七道光芒在神卫军中划过后又回到了七星剑的剑身上,缠绕在剑身上的光芒突然乍起一道火红色的光芒,似乎是在相呼应,神卫军中间也升起同样的光芒,“没有后路了!”光芒开始以七星剑为中心旋转,原本平静的战场又产生了骚动,神卫军之中不断地响起喊叫声,光芒所到之处,必有鲜血为其殿后,神卫军在最开始的被攻击之后慢慢的开始抵挡光芒的扫射,更有甚者已经冲到了尘远的面前,然而一道银光却肃杀挡在那些人的面前,只见尘邪挡在尘远前方,右手剑指,佛无心笔直的立在冲出来的众人面前。

  “我倒是想看看,有谁能从我的剑下过去!”话音方落,银光暴涨,比之前的红光更甚,不同于红光的面积广,银色的光芒只有细细的一道剑光,然而这道细细的剑光却比红光更加的凛冽,就像一条剧毒的蛇,这条蛇就像有人控制一般,从敌人的脖颈处迅速划去,紧接着被伤到的人双眼凸显,从空中坠落。

  红色的光芒与银色的光芒相互辅佐,两人在神卫军中倒是没有再收到半点的伤害,似乎战场的胜负已经开始慢慢的分晓,玉门关中的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着这场战争的结果,井泽的目光从尘远出现在尘邪的身旁时就一直没有移开过。井泽虽然不能对神卫军出手,但只要尘远遇到一丝危险,他都必须立刻救下尘远。双方的念力都在不断地消耗,尘邪却在忍受着无比的痛苦。玉门关大阵,可用尘家嫡系血脉启动,一旦启动,献出鲜血的子弟就会慢慢的缺血而死,所谓的缺血而死,并非指鲜血流尽,指的是精血会被引导到大阵中,好让大阵能够运行。尘邪能感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消失,在最后的生命里,他必须保证自己的弟弟能够安然无事。此时的尘远凭借七星在重重人群中显得得心应手,这是他从沧州岛出来后的第一次对敌,虽说是借用了武器的法力,但尘远本人依旧对自己充满信心。直到身前的人直直的从空中坠落……

  “哥……”尘远反手将剑送入面前敌人的腹中,附身向下冲去,不断的加速,可是依旧无法触及到失去自救能力正在坠落的尘邪,尘远的心中一片的焦急,完全忽略了身后一大片的神卫军,没有注意到一道刀光正紧追着自己的背后,“噗!”尘远狠狠地吐出一口血,原本不断靠近的刀光准确无误的打在他的后心,没有时间回头看自己究竟是遭了谁的暗算,因为这一次的受到的冲击拉近了自己与尘邪的距离。紧接着尘远就伸手揽住了正在下落的尘远,“哥?你怎么样……”

  听到尘远的话,尘邪艰难的摇了摇头,恍惚间看到尘远嘴角的血迹,“远儿,咳咳……”正想说些什么,一道急冽的刀光进入尘邪的视线内,情急之下尘邪用力转换了自己与尘远的位置,随后刀光便生生的打在尘邪的背上。尘远感到挡在自己身前的人身体剧烈的抖了一下,瞬间就想到了是怎么一回事。不管尘邪对自己说的话,尘远运转念晶加快了自己下落的速度。在两人落地的同时,诸多的神卫军已经将他们围在了中间,没有理会周围的危险,尘远直直的盯着怀中的人,眉头皱起,嘴唇也在不断地发抖,整个身体都在不住地颤抖……

  怀中的似乎感受到了那急切地目光,颤巍巍的睁开了自己双眼,首先进入眼帘的是自家兄弟关怀甚至害怕的目光,“不用担心……咳咳,”嘴上说着无事,嘴角却溢出了丝丝鲜血,“不会有事的。”

  “你别说话,我叫人救你,”说罢,转动脑袋四处寻找着井泽的身影,他记得自己出岛前师父给过井泽一枚续命丸,但现在他却找不到井泽的影子,越是着急,整个人越是害怕,“井泽……井泽……”回答他的除了簌簌的风声,只有无尽的寂静。

  左手被尘邪抓住,尘远低下脑袋看着尘远。“别叫了,你拿着佛无心,咳咳……”手中的力道慢慢的减弱,“找到……魔……残魄,将两把剑……咳咳,融合,”尘邪的目光渐渐地开始涣散,“就是神盟找的东西,切记,保管……”话语还没有说完,握着尘远的手缓缓地失去了力量,脑袋也失去了支撑,歪倒在尘远的怀中。

  酷t●匠网唯1一z正dN版c,2y其t#他N都iA是R盗◇版w

  “哥?”晃了晃怀中的人,尘远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兄长,“哥——”,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在玉门关的上空,仰着头,眼泪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转却始终没有流下。似乎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尘远支撑不住跪在了地上,右手紧握地七星也“哐”地一声掉在了嘴里,许久之后,尘远原本空洞的目光开始有了些许的神色,将怀中的尘邪慢慢的放在了地上,右手跃动着一丝金色的火苗,火苗触碰到了尘邪的身影,风吹过,尘邪的身体消失在了尘远的面前。起身拾起地上的两把剑,尘远向周围望了望,低声道:“出来吧。”随后尘远的身后就出现了原本找不到的井泽,佛无心横在井泽古铜色的脖颈上,剑锋一分一分的被送进井泽的皮肉中,他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像自己感不到半毫的疼痛。两人又相持了许久,最终尘远手中的佛无心无力地垂下,四周散发出悲凉的气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朽妖说:

  昨天有位读者建议我给每一章都加上章节名,我想了想,觉得好像也不错,这样大家可以先猜猜下面的内容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