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泽带着尘远来到了尘家祖宅,昔日庄严的宅子此时破落不堪,地面不再是记忆中的干净,门前洒着鲜血,族人的尸体三三两两的堆在了一起,眼前的一切刺痛着尘远的大脑,终于还是迟了,家族……消失了。躲在暗处的尘远紧紧地握着拳头,牙齿咬住嘴唇,生怕自己发出声音被神盟的人发现。眼神没有离开尘家大门,一群人从门内走出,尘远注意到是神盟的三位神座,这三个人是神盟最高地存在,到底是什么人值得这三个人押送,突然目光死死地盯住走在中间的那个老人,没错,那正是尘家的现任家主,尘远的爷爷——尘和!老人的脸色尽管惨白的没有任何血色,但除了眼中化不开的愧疚与悲痛外,没有丝毫的屈服,他的头颅依旧高高的昂着,如果忽略了那份悲痛,你只能感到那是一个睥睨天下的老者。

  x酷t匠网G首8;发#

  似乎是感受到了尘远的目光,尘和朝暗处望了过去,继而嘴角露出了微不可查的笑容,谁说尘家被灭族了,哪怕尘家所有的人都死绝了,还有一个人依旧活着,只要他还活着,尘家就永远存在着!

  尘远的耳畔突然响起了一声温和的声音,声音显得十分的虚弱,“孩子,我知道是你回来了,血脉的牵绊的是不会错的。我很高兴你能够回来,让我这个老头子见到你最后一面,”老人缓缓地叹了声气,“尘家在我的手中断送了,爷爷很是愧疚,但还好你还在,所以,你要记住下面我说的话:尘家并没有完全的消失,有一部分族人被送到了守天关,他们在那里继续坚守着祖训,继续守护着天幕;而你,要用你的力量,带他们重新回到这里……”声音渐渐的消失,但尘远心中却燃起了点点的星火,尘家,迟早会重新站在剑门关的土地上。目送着爷爷被神盟的人带走,尘远没有移动半分的脚步,哥哥要自己回来寻找魔残魄,但自己过去却从没有在家族中见过这把剑,之所以敢断定那是一把剑,那是因为自己年幼的时候爷爷曾对自己说过,等自己长大后就送自己一把可以同佛无心相媲美的剑。尘远不知道魔残魄在尘家的哪个地方,兵器排行榜上也没有关于这把剑的任何消息,甚至,都没有人知道世界上有一把这样的剑。但尘远却从不怀疑,尘邪临终前的话死死地烙在尘远的心中,不论是否找得到,他都必须去尝试,神盟既然是为了这把剑而来的,那么……就绝对不能让神盟得到它!然而,上天就像没有听到尘远的祈求一般,尘家大院顷刻间化为了废墟,这一下,莫说是一把剑,就是是一间房尘远都寻不到了……

  失落地离开了剑门关,尘远独自一人四处游荡着,身后背着尘邪的那把佛无心。自从离开剑门关,尘远就对自己的人生感到无限的迷茫,他想去找自己的父亲,让父亲到神盟报仇,或者说,他想自己为尘家报仇,因为爷爷当初是托付给自己一人的。突然,尘远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子看着井泽。

  “从现在起,你不用再跟着我了,回去告诉师父,时候到了,我会回去的。”

  “是,宫主说,此次大变,须从长计议!”

  “……我知道了,你走吧!”尘远自顾自的点了点头,丝毫没有在意井泽说的话,因为他心中十分的清楚自己与神盟的差异,就凭现在的自己,别说手刃仇人了,恐怕连仇人的面都见不到。要想报仇,自己必须足够强大。全天下人都知道,尘家小少爷是月神的弟子,神盟却仍旧敢灭尘家全族,这证明他们根本不畏惧月神对他们复仇,或者,月神不能对他们轻易出手。想到这里,尘远心中也差不多了然了,失落大陆中的几大势力在表面上都是安然相处,尽管背地里有许多的摩擦,但很少有这样直接的冲突,而如今这样的做法,无疑是神盟对其他势力的宣战,必定有很重要的事情使得不得不神盟采用这样的方式。

  正打算施法离开的井泽似乎想到了些什么,有转头对尘远说道:“少宫主,两年之后你还有……”话还没有说完,尘远已经挥手离开了,风中夹杂着些许声音传入了井泽的耳中,我知道了。双更献上,以此弥补之前偷懒的过错,保证以后每周四准时更新,希望大家多多打赏,多多推荐,我会更加努力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朽妖说:

  以后早上10点更新改到了下午5点,希望不会耽误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