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落在城墙上的尘问己顿时心头一紧,一阵扑面的杀气直取他的后心,正想着回头,身边有过一丝光影闪过,一声“嘭”地响声在玉门关的上空再次响起,原本松了一口气开始出城的人们又突然的散开了。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城墙处,只见两道身影的都像被定格了一般,直直的停在了城墙上。

  忽然间,两道身影都向后退去,尘邪右手持着佛无心挡在胸前,面带难色;另一道青色身影则是双手负在身后,脸上有着些许的笑容。

  看到青色身影落定,尘问己握着流光的手就更紧了。“神盟盟主来我剑门关,真是有失远迎啊!”

  听了尘问己的话,游天依旧神色淡淡,“有失远迎?不,还是给了一个不小的礼物给本尊的,不是吗?尘家大少!”说话的时候,游天的目光虽然看着尘问己,但话却是对着尘邪说的,“想不到尘家大少的念力也是如此的了得。”说完,还对尘邪笑了一笑,只是这笑容中却不到一丝的暖意。

  “盟主远道而来,不知所谓何事?”虽然心中知晓游天的目的,但尘问己依旧笑眯眯地问着。

  “远道而来自然是有要事想告的,”说完从身后拿出一块青色玉佩,轻轻一掷,玉佩便飞落在尘问己的面前,“三爷不如自己看看。”伸手接过玉佩,不明白游天的意图,尘问己只能自己去探究,将念力输入玉佩,大脑开始接受玉佩中传来的信息。

  尘家子弟擅自出关,挑起大陆纠纷,私与魔族来往,凭此三则,神盟判以尘家全族灭门,以儆效尤!

  再三确认了玉佩之中的内容,尘问己苍白的脸上开始出现丝丝笑容,“擅自出关?挑起大陆纷争?私与魔族来往?哈哈哈……”一边笑着,一边将玉佩抛向尘邪,“邪儿你看看,我尘氏一族,时代守护剑门关,不知有多少族人因此丧命,现在倒好,神盟就因为这莫须有的罪名判我全族灭族,真是可笑啊!”接过玉佩的尘邪还没来得及识别玉佩中的内容就被尘问己的话震惊了。

  尘家灭族的原因竟然如此荒唐,擅自出关,尘家自从祖辈来到这剑门关起,每一代人都拼死守护着这片土地,数不尽的尘家人因为念兽的攻城而死,多少尘家人又因为魔族的偷袭而丧命!最后的最后,为了一把所谓传说中的断剑,尘家竟要为此赔上全族的性命……

  “盟主以这样荒唐的理由就定了尘家全族的罪,不怕引起其他五大家族的不满吗?”尘邪右手紧握着传讯玉佩,身子挺出,毫不畏惧的看着游天,“这种罪名,我尘家人不服!”说完就高举右手,在游天的面前,将玉佩捏碎,手掌展开,粉末从掌心滑落。

  2看正$(版R章节上\酷:◎匠网oQ

  嘴角依旧微微勾起地看着尘邪的所有动作,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但尘问己却在不知不觉中挡在了尘邪的面前。“盟主的话既然已经传到,那就劳烦盟主回去告诉神盟的诸位,尘家宁死,也不会认这个罪。”

  “哈……认不认罪?有意义吗!”游天向前跨了一步,“三爷既然知道了这个消息,那游某人就顺带再去趟尘家祖宅,通知尘家家主好了。”话音刚落,一阵清风划过所有人的脸庞,游天的身后便出现了一支军队,庞大的气场突然出现在玉门关的上空,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这些人,就由三爷代我照顾了!”说完就消失在了玉门关的上空。

  望着天空中黑压压的一片,尘问己的心中已经一片冰冷,神盟果然是动真格啦,连压箱底的神卫军都动用了。信步走向半空中,与队列整齐的神卫军对视,右手握着流光,深呼一口气,抬起肩膀举着流光对着神卫军。

  “剑门第一关玉门关,此处乃是兵事重地,外来军队就此止步,入境者,死!”用念力吼出这一句话,尘问己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充满了一股捍卫家园的正气,就像每一次念兽潮来袭的时候,所有尘家的子弟全部都武装起来,一起为了自己的家园而战那样。所有人都在消耗自己的念力,都在不断地挥洒自己的汗水和血泪,但每一个人都不觉得孤单。尘问己知道自己是为何而战,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出征的时候,父亲对自己说的一句话:当你拥有要守护的东西,你就获得了无穷的力量,什么战无不胜,什么一往无前,只要你想,一切都可以!

  “当年大陆上两名名气不小的锻造师共同得到了一块流啸陨铁,两人商议后决定由兵器世家段家为两人分割这块石头,段家铸造师在切割的时候发现流啸陨铁中含有少量的陨星石,于是就询问两人是否需要要重新决定分割的方式,毕竟陨星石的存在会使得武器本身的坚硬程度升高。

  流光的铸造者认为应该重新分割,但狂啸的铸造者确认为只要自己的锻造技术过关,区区的陨星石是无法对自己的武器产生影响的,于是便私自告诉段家铸造师继续分割就好。”说到这里,尘问己重新看向半疯的游虎,“也正是因为这少量的陨星石,流光本身硬度早已超越了一般的武器,相反,狂啸的硬度就远远地弱于流光。”讲到这个份上,尘问己相信游虎应该已经明白了流光与狂啸的差距到底在哪里了。

  “……哈哈哈哈,没想到老子最后竟是输在了一点陨星石上,哈哈哈哈……”忽然伸出右手,握着残破的狂啸,送进了自己的左胸,一口鲜血再次从他的口中喷出,“尘家三爷,输给你,老子也服了,只是可惜你终究不能守住这玉门关啊!可惜啊……”说完,猛地将狂啸拔出,鲜血如泉涌般的从伤口射出,游虎也直直地倒在地上。

  “唉……”尘问己摇了摇头,正想回到城墙处,却发现游虎的脑袋上方漂浮着一颗蓝色的晶体,正是游虎的念力之晶。看着不断旋转的念力之晶,尘问己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原来你这样想,”右手将游虎的念力之晶吸附在自己的手中,转身附下身子将原本被游虎握在手中的狂啸捡起,“我会帮你修好它的。”对着游虎的尸体轻鞠一功,又飞到了城墙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