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擅入者,死

  当尘问己带领着剑门关的所有尘家族人对抗神卫军时,飞速赶到的尘远却被井泽封住了识海。心急的尘远不断指挥着自己体内的念力向自己识海中的封印冲去,一下又一下,额头上已经是满满的汗水,但封印却没有任何的松动,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哪怕尘远拼尽全力依旧无法跨越。将目光移到井泽的身上,“解开禁锢!”尘远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的平静。

  井泽的目光没有任何的波动,淡淡的看着天空中的战斗,一抹深蓝在无尽的黑色中游荡,每次流光闪过,都有一道血红划过,随后便有黑衣人如同断了翅膀的孤雁般掉落,生死不知。“我拒绝!”轻轻地瞥了尘远一眼,空中的战斗愈发激烈,蓝色的光芒闪动的速度开始变慢,黑衣人掉落的频率也减缓。尘远听到井泽的话语并没有很大反应,反而说道:“你没有资格拒绝……这是命令!”

  身为织月宫的少宫主,自从月神闭关后,织月宫的大小事务都由尘远处理。一年来,织月宫虽然没有强大到可怕的地步,却也是比一年前强上了不少。虽说月神并没有想要壮大织月宫的力量,毕竟在整个失落大陆,只有冥神才有对抗她的力量。但是织月宫的强大与否却对尘远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右手握住月神令,缓缓抬起胳膊,将月神令呈现在井泽的面前。

  看到眼前透明的月神令,井泽不得不将目光从上方的战斗中收回,月神令现,犹如月神亲临,井泽单膝跪地,右手置于左肩,神色恭敬:“恭迎月神降临!”听了井泽的话,尘远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解开禁锢。井泽只得起身,将右手在尘远的脑后轻轻一抹,原本设下的禁制就被解开了。

  庞大的念力从识海流出,经过身体的各个部位,运起念力使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飞速的赶往天空的战局。然而身体刚刚腾空却发现半空中的战局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来闪动的蓝光已经不再变换位置,反而是一直处在一个位置,虽然有不断地剑花挽出,但黑衣人掉落的数量已经几乎为零了。

  心中愈发的焦急,奈何自己的修为有限。正想着帮尘问己脱身的方法时,只听见天空中划过一声剑啸,银色的光芒亮彻了阴暗的天空。立刻抬头望向光芒的出处,只看见一名银袍少年持剑站在尘问己的身前。少年右手持剑,左手并作剑指,手中的宝剑闪耀着耀眼的光芒,正是原本一旁在观战的尘邪。

  尘邪挺身挡在尘问己前方,右手持剑指着面前的神卫军,左手抬起做维护状,目光冷冷地扫过四周的神卫军,本来上百人的神卫军现在还有一大半之多,神卫军的修为都是念宗级别的,使用的武器也都是中品的。本来以尘问己念王的修为再加上手中的流光,对付念宗是没有任何难度的。但是神卫军毕竟不是普通的念宗,他们是一支有修为的军队,军队就意味着里面的人能够相互合作,相互援助,并且人数众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尘问己凭着自己重伤之身能够撑这么久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怕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看到尘邪抽剑挡在自己的身前,尘问己的心中涌过一阵感动,我尘家的男儿都是好样的,但紧接着便是恼怒:“不是叫你在一旁观战吗?还不滚回去!”尘问己大声朝着尘邪吼道。尘邪并没有转头回答尘问己,依旧冷冷地看着四周依旧规整的神卫军,“尘家子弟,可愿随我杀敌!”铿锵的声音响彻了整个玉门关,原本跟随尘问己对神卫军发动第一批攻击的子弟已经不到一半了,但回答的声音却不弱于第一波的冲杀:“愿随关主,死守玉门!”尘邪听到回答后,嘴角扬过一丝冰冷的笑,长剑虚划。

  “剑门重地,擅入者,死!”说罢便猛地冲进了神卫军中。闪一道银光,杀入敌军,破敌千万,染一身桃花。

  酷匠网W永久免S费Wk看小wt说)…

  尘邪从一开始冲入敌营到后来又回到尘问己的身前,用时不过数秒。银白色的盔甲有了些许的黯淡,原本闪耀银光的宝剑也被鲜血沾……尘邪胸口的盔甲上划过一道长长的剑痕,那是一名神卫军拼上自己的性命在他身上留下的。那名神卫军死前眼中闪过的不甘尘邪看的一清二楚,是啊,他拼上性命只为了重伤自己,然而最后原本应该重伤的人却因为穿着无垠铠甲的缘故分毫不伤,这叫他如何甘心。尘邪嘴角带着些许的苦笑,从九岁开始镇守玉门关起,自己手上不知染上多少多少念兽以及魔族的鲜血,然而同族的鲜血却是从来没有的,现在为了家族,自己倒是开了一次先例。

  不过……那又如何!尘邪握着佛无心准备再一次的冲刺,然而握剑的右手却被紧紧地抓住了,回头静静地看着尘问己。

  “邪儿,听小叔的一句话,回到城墙上……”此时的尘问己已经重伤的说不出来话了,但他的手依旧死死地抓着尘邪,没有丝毫的放松。

  “小叔……你现在这样根本无法战斗的,还是你回去吧!”说着,就试图用左手掰开尘问己的手指。

  “不,你听小叔说,玉门关城墙上有一道阵法……咳咳……咳……”尘问己的口中溢出了一丝鲜血,“一旦玉门关失守,你……你就用自己的血液在城墙上……写下玉门二字,噗……”

  一口鲜血从尘问己的口中喷出,正当尘邪失神之时,尘问己已经运气念力将尘邪送回城墙的上面,自己却御剑向神卫军飞去。反应过来的尘邪不再固执,而是盘腿坐下,运转念力之晶补回自己消耗的念力,目光偶有扫过空中的战场,眉头紧锁不送。

  半空中混乱的战场开始慢慢变得明了,阴暗的天空被鲜血浸染成了暗红色,战争从午时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东方的天空已经透出了微弱的光芒,但处在那个战场的人们,无论参战与否,内心对尘问己都保持着十分的敬意。

  尘问己在空中停下,环顾着四周,眼角忽然流下了一颗泪珠,留在战场上的就只剩下他一个了……神色悲痛,和尘邪一起留守玉门关的子弟大都是年轻一辈,许多人的年纪不过只比尘邪大了几岁,现在他们却全部都躺在了地上,玉门关子弟一共两千人,现在全部身陨。尘问己的身体微微颤抖,看着地面上成片的尸体不断地摇头,左手不断收紧,一丝鲜血从手中流出。再抬头时,目光没有了原先的痛苦,有的只有麻木的空洞。流光划过手心,一串血珠飞泄在空中,在流光的光芒下折射出妖异的光,“吾以吾身,化以长剑;吾以吾心,化为剑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