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时38分大仁市垃圾场上还没有完成一天工作的人都被赶走了,警察不光在面积有五平方公里的垃圾场都拉起了警戒线,还把这一片的公路给封了。

  一个出租司机愤愤不平地指着里面,“凭啥他能过?”

  守在路上的交警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就是因为他才要封路的。”

  “他?”司机嗓门更大了,“开个破面包他是个啥啊?总统啊?”

  “收垃圾的,”警察说的话差点儿没把司机噎死。

  “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投诉你?”

  “不信拉倒,”警察不理他了。

  开心皱着眉看这种情况,“马的,疯了吧,捂这么严实我怎么办?”

  一个水晶球在上百号警察和群众的注视下清理垃圾?这事儿可以上全世界的奇闻榜前五名了。

  可要是让那些人自由来回——似乎更糟糕。

  这里的情况与奖南不同之处太多了。

  秦云贞让他表演魔术不是为了让他扮小丑,他必须在这里制造一次奇迹,如同在奖南时制造的奇迹一样,可以给投资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奇迹。

  “当别人的干儿子可真不容易……”开心嘀咕着,再次把车一头扎进一个垃圾堆,把远处想看热闹的交警吓了一跳,等看到那车自己从垃圾堆里退出来才松了口气。

  “我艹!这货没事儿玩这一出是想吓死谁呀?”

  在被挡住的车纷纷调头的时候,一辆加长劳斯莱斯停在路边的应急车道上,白朗铁青着脸坐在里面,“装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你一个晚上能玩出什么花样儿来!”

  他老婆倒是挺平静的,拿着个平板电脑,调了个视频递到他面前,“看看吧。”

  白朗只瞄了一眼就不耐烦地扔到一边,“美丽,你还真信哪?还不是奖南那点儿破事儿!不看。”

  “就是他弄的,”有点儿风尘色,说话也轻柔中不带一点儿气势,跟白开水一样,名字也起的像个土鳖,白朗虽然表面上烦躁的谁的话也听不进去,两只眼睛却表明他很认真在听她说话。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白朗满脸的不信邪,“胡弄人的把戏老子从小玩到大的,就他?我听说以前还是个收破烂儿的小屁孩儿,三餐都不继的玩意儿,转眼还能改天换地啦?”

  “他以前是收破烂儿的,”美丽纠正他,“现在他是大秦集团兰开斯特分公司特聘的技术副主管,要是你看不起这个称呼,那秦云贞的干儿子总够分量了吧?”

  “啊?”白朗提高了嗓门儿,“就他?”

  “就是他,”美丽还是那种云淡风清的样儿,“大秦集团的任何一名董事都从不随便认干亲,不管他今晚是不是弄出点儿名堂来,你最好还是想想怎么跟他搞好关系,最起码不要得罪他,听说秦云贞很维护这个干儿子,在奖南的时候还因为他跟自己的亲侄子起了冲突,现在那个侄子已经失踪了,你不是最精通这类的勾当吗?自己想想后果是不是你可以承担的,要是你还是不听劝,别带上我。”

  “好啦,知道啦,”白朗大咧咧地,“应付这种鸡窝里飞出来的凤凰我最有经验,钱,女人,房子,车子,一样一样儿的招呼,不怕他不栽在我手里。”

  “那个——”白风突然弱弱地在一边发声,“我前天跟他有点儿小误会。”

  “嗯?”白朗扭过头,脸色微变,“马的,你个不成器的东西,我特么还纳闷儿今天你小子怎么这么老实,又惹什么祸了?”

  “那个开心,”白风的声音更低了,“昨天的时候,争一个马子——”

  “啪——”白朗狠狠抽了他一耳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让你干什么了,这些年?啊?不求你给我长脸吧,最起码别给我找麻烦,结果怎么样?我特么——”他说着就要再打,把白风吓的朝一边缩。

  “这是个机会,”美丽在一边轻轻地说。

  “机会?”白朗看她,“啥机会——哦,你的意思是借道歉的机会——拉关系?”

  美丽再次拿过平板电脑,这回不是看视频,而是玩起了切水果,不管是小三上位,还是逆袭成功,她都未免太嚣张了一点儿,偏偏白朗还挺吃这一套。

  真是奇怪的一对儿。

  =====================在远处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注视下,大嘴怪朝后退了一段距离,然后突然加速,朝着海里就冲了过去。

  像愤怒的公牛一样,大嘴怪在垃圾山里冲出一条路,带着满身的塑料袋和滴着汤的发泡饭盒,砸进海里。

  “嘭……”

  老大的动静儿,让看到的人以为自己看错了。

  一直关注这边动静的交警放下望远镜,伸手去抓车里的车载无线电,然后就僵住了。

  大嘴怪居然还在开!它转了一个靠海浪绝不可能推出来的角度,消失在一个高的像山一样的垃圾堆后面。

  在远处的人没有注意的方位,大嘴怪的外壳上多了一层无形的气泡,这层气泡把所有的水都排除在外,却在车身的几个对称点出现了向侧后方的排气孔,一刻不停地把水流往车后排去,作为一个近海临时游艇,它做的非常出色。

  车顶开了一个口,开心爬出来,四下看了看,“嗯,这里可以了,小宝!”

  小宝在车里早有准备,提着一个大麻袋,吃力地朝上递。

  麻袋里是一个个椰子状的东西,只是这些椰子比真实版的椰子小了两倍左右。

  随手掏出一个,开心把它扔进了水里。

  “扑通——”

  (酷4匠网R永=久免Dp费/看\Z小说

  这颗椰子掉进海里,马上又浮了出来,藏在一个薯片筒后边,起起浮浮的。

  开心没有再扔别的,而是紧张地看着自己的手机,上面有一个计时器,正不断地计着时间。

  3分14秒的时候,缩小版椰子一点一点沉进水里。

  又等了一分多钟,一株嫩绿的小树苗从海水里出现,它是那样的娇小,却又那么的刺眼,每时每刻都在成长,而且——它在消化自己眼前的薯片筒!

  原来干巴巴顽强飘在水面上恶心人的薯片筒软成了一团,变成屎黄色的东西分解开来,浮在水里慢慢消失,而树苗则一点一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一会儿的功夫就变得差不多有三十公分高,可是水有近两米多深,也就是说几分钟的时间,这株树苗就长了差不多有三米高!

  “嗯,成了,”开心满意地点头,“跟水晶球里的效果差不多,唯一的麻烦就是蚊虫太多,不知道在这里会不会也有这样的麻烦。”

  这种植物正是在水晶球里开心曾经用来试验杀虫剂的红树,作为海岛标配,它即可以作为固定海岸线的作用,还能净化水质,稀释海水盐含量,虽然在地球上没有哪种红树可以达到分解垃圾的效果。

  说话间,那株红树已经顶着一块塑料袋窜高到开心需要平视的程度,而且那片塑料袋正在破裂,分开,变小。

  “不是这株植物在吃垃圾,”黑洞系统无情地戳破了他的幻想,“是这些红树正好在堆放场附近,处理垃圾的能量辐射让这些植物产生了变异,吸收了部分能量,现在只不过是让这种能量缓慢释放而已。”

  “那也就是说——”开心略有些失望,“在能量耗尽以后,这种现象就不会存在了?”

  “会是一个缓慢衰减的过程,”黑洞系统说,“最多一个月,分解垃圾的效果就会消失,它还是一株红树,强壮的可以生存在污染严重的区域,仅此而已。”

  “看来还是需要多努力啊,”开心略有些惋惜,“我需要更多的种子进行杂交培育,还需要生态环境更多样化的试验场地。”

  “那需要在水晶球内专门进行规划,”黑洞系统提醒他,“随意试验有可能——”

  “破坏已有的生态,了解,”开心顺手把小宝手里的袋子提上来,“全来到喽……”

  “哗啦啦……”

  小椰子全都扔进水里,大嘴怪朝外退去,离开一点距离。

  黑色的海水好像成了最肥沃的土壤,一株接一株的红树冒出水面,扩张着自己的领地。

  开心把小宝拉上车,在海水的波浪推动下,起伏不定地晃悠着,欣赏着眼前神奇的美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山羊啃土豆说:

求追书,求打赏,如果喜欢,请给予一点儿鼓励,谢谢大家。